兵祭传

兵祭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3章 第三百七十七话 断后(下)

场景:集合大营西南三十里

此时在一条小路上,两边的树木迎风而立,阳光也潇洒的普照着大地,一匹马此时正在艰难的行进着,马的身上此时还插着两支箭,似乎是流血过多,走路的时候还是一晃一晃的,而马上的人此时也是一副经过了大战的模样,身上的铠甲也有所破损,伤口也将一副给染红了。

郡主得知有敌人出现在集合大营附近时,便积极带人前往剿灭,但是却没有想到遭到了对方的埋伏,就像对方知道他们会过去一样。被围困的将士遭到了敌方超甲兵的攻击,几乎全军覆没。

此时的郡主也是深受重伤,她和超甲兵交手,虽然对方的武力远不及她,但是对方的超甲却十分难缠,使得郡主因为超甲中的兵刃而多处遭到暗袭,最后也是经过一番殊死搏斗方才逃出。

郡主因为流血过多此时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最后终于在马倒下的时候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然而就在她刚刚摔倒不久,一队人马就从小路缓缓而至,为首的正是夏青。

夏青一见倒在对面的是郡主也是十分的惊愕,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窃喜。七言跳下马查看了一下郡主的伤势,于是说道:“公子,郡主的伤势看起来很重,应该是失血过多晕倒了。”

夏青:“没想到,和城王因为担心郡主,所以才不让她一同前往阵前,结果还是没有避免郡主迎敌受伤,或许这是老天对我的眷顾吧……”

七言:“公子,您的意思是……”

夏青:“郡主伤势严重,不能在留在集合大营主持大事了,待简单处理一下后,派人送郡主回钜城医治!没本公子的指令,任何人不得见郡主!”

“是,公子。”

夏青:“另外……,好斯基现在应该在钜城吧,那个老家伙最初就是跟随郡主的,以免他坏事,通知邪公,让他带着黑面笑卫一同随郡主回钜城。”

“是,属下明白……”

场景:联盟阵前大营

又经过了一天的交战,攻城依然没有任何进展,肖氏安坐在营帐中,听着后方的来报眉头不展。

“虽然废庭将军第一时间赶到集合大营,但是大营大半还是被敌人给毁掉了,不过好在郡主之前早有安排,才使得粮草没有尽数都被对方毁掉……”

肖氏安面色依旧焦虑,道:“现在还没有找到郡主吗?”

“是,废庭将军已经组织人手,联合夏军的人已经找了大半天,但是依旧没有找到郡主,只是在营外四十里的地方发现了郡主带出去迎敌的将士们的尸首,但其中并没有发现郡主的。”

仆役:“主人,郡主会不会被敌人抓去了?”

肖氏安:“应该不会呀,如果对方将郡主抓去了,就不会冒着被歼灭的风险继续留在两个阵营之间,而是立刻撤离,以郡主作为要挟才对。……毕昌,我们这边也多派人手出去寻找,切记不要让集合大营被攻击的事散播出去。”

“是,主上。”

肖氏安:“另外,不管对方这队人马是从哪里过来的,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是穹洛安排的,我们无论如何都先得把这队人马收拾了,决不能让其他各军知道,不然穹洛也一定会察觉这队人现在已经出现在我们后方,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岑空:“主上,不然让属下带人去吧。”

肖氏安:“从情报来看,这队人的战力很强,穹洛既然敢安排这三万人来断我们百万大军的后路,就一定对他们有信心,我担心废庭带去的两万人和夏军未必能挡住对方。”

就在帐中的众人都陷入焦虑之中时,突然营帐的帐帘被人一把掀开,紧接着拉姆尔达带着郎拓、拿克提等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拉姆尔达表情焦急的来到肖氏安面前,问道:“和城王,我刚刚听到在集合大营的人来报说集合大营今日被人攻击了,而且马静也失踪了,是不是真的!?”

肖氏安看着闯进来的几人先是一愣,然后情绪略微有些低沉道:“是……,现在我这边已经派人到处寻找,只要吉儿没事就一定能找到!”

拿克提:“这么重要的事,和城王为何隐瞒,早点告诉我们我们也可以帮忙找啊!”

郎拓:“我想和城王之所以隐瞒,就是希望联盟各军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和城王应该是顾虑些什么,对吧?”

肖氏安:“确实有些顾虑,所以还希望诸位也能够隐瞒此时,不然我方将陷入很大的麻烦。”

拉姆尔达:“那些我不管,我就想知道,现在敌人是不是还在我们的后面,马静是不是有可能在他们手里?”

肖氏安迟疑的看了看一旁的岑空,道:“敌方现在确实还驻留在我们后方,将我们与集合大营截断了,不过……吉儿在对方手里的可能性应该很低。”

拉姆尔达闷哼一声,“可能性低也是有可能的,既然和城王有顾虑那对付那些人的事就交给我们大漠人吧!”

肖氏安一听脸上阴沉的表情顿时畅爽了起来,“莫尔真的要带兵前往?”

拉姆尔达:“马静与我等从小一起长大,情同一家人,如今她下落不明,我自然要前往查看。”

肖氏安:“如果莫尔能带着大漠军前往甚好,如今巨齿城这边肖某无法脱身,而击溃后方敌人寻找吉儿的事莫尔能相助,那肖某也就放心了。”

石旦站在一旁突然说道:“主上,如今联盟各军的兵粮最多只够维持两天的!现在集合大营那边要是运送兵粮过来一定会遭到对方袭击。”

拉姆尔达点点头,“好,两天,我一定击溃对方,区区几万人就交给我们大漠人吧!”

肖氏安:“另外,我觉得敌方突然出现在我军后方很有蹊跷,据我所知他们很早就进入了锯齿城,所以我认为敌方很有可能在地下打通了一个通向城内的通道,而那些敌兵就是从通道里出来的。”

拉姆尔达眼神闪动,“和城王的意思我明白了,只要击溃了那三万敌兵,通道也就能找到!”

第二天,肖氏安依旧如之前那般带着数十万大军向巨齿城展开猛烈的攻势,唯一不同的是大漠军不在战斗的阵营中。

另一边拉姆尔达带着十万大漠军也急速的奔向敌人所驻扎的营地。

奔腾的骏马,随风飘扬的鹰爪战旗,都尽显着大漠人的豪迈和彪悍,然而当双方一交手,拉姆尔达才意识到他错了。

叶带出来的三万异族,除了超甲兵外,还有部分隐村人和空族等十几个流西部族的人,几乎已经囊括了流谷各族的最强战力。

大漠人几乎都是游骑兵,面对如此复杂而强大的兵种,弱势显而易见,这不像在巨齿城前,由其他各军或其他异族跟他们一同对敌。

大漠军在攻打后方流谷异族时遭到了惨重的打击,伤亡数万,最后在几个大漠部族首领的劝说下,不得不撤退做些调整。撤退后,拉姆尔达立刻联系集合大营,同废庭展开包围之势,要一击即溃对手。

又过一天,在大漠军、和城军和夏军的联合围攻下,战况竟真的发生了变化,三军加起来一共近三十万,而对方只有三万。在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殊死搏斗之后,联军这边总算迎来了曙光。

然而就在拉姆尔达认为今日便可击溃敌方,然后彻底的搜寻郡主时,一队以空族为首的越五千人队伍,竟从一侧向拉姆尔达这边的方向攻了过来。

原来在前一天大漠军和异族交战时,叶就发现了和他们交手的是大漠,于是叶也采取了一种十分冒险的办法,以其他兵种吸引对方的攻击,然后让脚力最快的空族绕开敌军直接攻向大漠军的首领。

只要空族得手顺利杀死大漠军的首领,那么大漠便会立刻群龙无首,甚至会溃散撤回大漠。

如此冒险的一招却也确实有效,因为急于消灭对方,且不给对方逃走的机会,拉姆尔达将十万人分成了几队,派出了大部分兵力,留在身边的也只有近万名护卫军。

当空族冲过来时,拉姆尔达便得知自己棋差一招,但是既然已经来不及了,那也只有交战这一种选择,于是他亲自率领近万名护卫军向敌人迎击了过去。

将负重卸下的空族就算长途跋涉也不会感觉疲劳,面对迎面冲过来的游骑,他们身体的敏捷依旧占据着优势,甚至因为大漠人骑在马上,转身等动作做得并不方便,所以空族的优势更加突出明显,只需要闪到对方一侧后后面,就可以轻松击杀对手。

拉姆尔达举着刀也不断的向近前的敌人挥砍,但几次都没有砍到对方,反而还被对方一个飞踢,把他从马上给踹了下来。

落下马的拉姆尔达见状大声喊道:“下马!”

拉姆尔达知道对方的厉害,前几日在巨齿城前的交战他们大漠军也和空族对战过,因此他更不敢大意。

听到拉姆尔达的喊声后,众人纷纷跳下马和空族人展开了混战。

大漠人虽然人数上依旧占据优势,但是战力上却和对方差了很多,一般是几个围攻一个,还会搭上两三个人。很快地上就已经倒下了不少大漠人的尸体。

就在拉姆尔达这边陷于苦战时,从前方攻打异族的方向一队人正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为首的正是之前郡主在大漠军营中见到的那个叫洛宁的女子,洛宁和其他大漠部族一样都被安排攻打敌人,但是她却在联军围攻异族时发现了有一队人马正向拉姆尔达的方向袭来,犹豫担心拉姆尔达的安危,于是她便带着数千族人追了过来,当看到这边拉姆尔达也陷入苦战时,她急忙命人去通知其他各部,而自己则带着族人加入了战斗。

洛宁是云桥族族长之女,因为云桥族是一个小族,而且人才逐渐凋零,因此在大漠集结各族人马时,也就只有洛宁能代替病重的父亲率领云桥族,于是她便一直跟着拉姆尔达一路来到了这里。

洛宁虽是大漠女子,但是性格不像其他大漠女子那般豪迈,反而有些温和羞润,加上她柔美的相貌,更是给人一种别样的可爱,之前也有不少其他部族的人前去提亲,但是因为洛宁的父亲身体一直不好,就以照顾父亲为由都推辞掉了。

洛宁虽然平时给人的感觉十分的温柔,但是在战场上,她依然会展现出云桥族的气势,身边的族人虽然没有出众的人才,不过看到一个较弱的女子都能如此,那些男的就更没有理由不拼命了。

洛宁带着族人从空族人的后面一路冲杀,洛宁骑在马上手里提着一把跟她身形极不相符的大弯刀,一边奔驰一边奋力的向两旁的空族人砍去,然而砍中的却也是寥寥无几,但即便如此她的脸上依旧没有半点怯弱,充满勇气的双眼和气势让她也很快成为了对方的目标。

就在洛宁驰骋在马上并用刀挥向一侧的敌人时,对方向后一闪轻易的就躲开了,而洛宁再举刀看向另一侧时,突然眼前出现一根长矛,洛宁急忙抬起拉紧缰绳的手臂,用手臂挡在身前,虽然没有让长矛刺向自己,但还是被对方一棍子从马上抽了下来。

洛宁娇柔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好在后面的族人跟了上来将她护住,才没有被对方趁机杀害。

云桥族的出现着实给拉姆尔达这边减缓了不少的压力,但是空族人的强大又岂是多出了几千云桥族人就能改变局势的。就在这时远处又一大队人马赶来,这次带队的正是郎拓,郎拓本是剿灭敌方的大漠军主将,当听闻这边遭到袭击后便将大军交给了拿克提,而他则带着两万人赶了过来。

混战中的空族人,在面对再次出现的两万游骑时,终于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一方面他们还要跟之前的对手交战,另一方面他们还要应付冲过来的两万游骑。

两万游骑的冲击顿时将空族人陷入了被动,一大半的空族人都被游骑的冲击而斩杀。

洛宁还在跟族人和敌人交战,似乎因为洛宁的出现让对方认为洛宁是什么重要人物,于是纷纷有人攻向洛宁,身边的护卫一个个都战死了,洛宁此时虽然略显惊慌但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她举刀砍向对方,却被对方轻易闪开,然后将她猛力摔在地上,这一摔着实把她摔得有些缓不过来,就在对方举刀正要砍下时,身后一人将那空族人给砍死了。

当洛宁砍向对方时脸色微微有些红润,拉姆尔达此时满身都溅的血迹,看上去有些狼狈,但是依旧给人一种威严赫赫的感觉。

拉姆尔达早就看到洛宁这边被对方针对了,但是无奈对方太强,他一路砍杀也没打倒几个人,好不容易来到了近前刚好看到洛宁被对方重重的摔在地上。

拉姆尔达看着洛宁那充满坚毅的柔美脸庞和饱含勇气的眼神,刹那间竟然从心中产生了一丝怜惜,连心跳也加速了起来,他想起了郡主之前的话,似乎此时才明白了些什么。

拉姆尔达伸出手,说道:“你是叫洛宁吧?战斗还没结束呢,你愿意跟我一起战斗下去吗?”

洛宁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她娇羞的轻轻抿了一下嘴,然后握住拉姆尔达的手……

寒风吹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