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祭传

第357章 第三百五十话 平凡之人

场景:夏军营

夏青看着手里的密函,眉头略微皱起,“阙言在民窑带兵大获全胜?!”

孙师:“是呀,此番敌人除了民窑的残余部族外还有部分流谷的兵马,没想到阙言在民窑的环山岭大破敌军。”

夏青看着手里的密函,脸色阴郁:“这个阙言不愧是平民出身的驸马,果然有些厉害。”

孙师:“贾思延在东面听说也收复了定国,现在整个东面沿海一带几乎可以说都被贾思延占领了。”

夏青:“东面的贾思延,帝军的阙言,果然如邪公所说,和城王就算不在了,我想要掌控联盟大权也没那么容易。”

孙师:“如果荼王能当上盟主就好了,到时公子控制了荼王那就不一样了。”

夏青冷哼一声,“荼王是没用的,现在除了荼王他自己,谁心里不清楚上元帝已经不再是他的了。不过……倒是还有个人,如果那人跟我是一起的,或许就真的不一样了。”

孙师:“公子说的是郡主?”

夏青:“知道郡主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孙师:“郡主被和城军带回和城,但据我们的人消息说,郡主好像已经离开了和城。”

“没在和城,她去哪了?”

“这个……属下还得派人去查一查。”

夏青嘴角边挂起一丝微笑,“如果找到了郡主,就想办法把她给我带回来。”

“那要是郡主不肯呢?”

夏青瞅了孙师一眼,“我什么时候让你问郡主的意见了?”

场景:帝军皇营

荼王营帐内,盘碗潇洒的跌落在地上,劈劈啪啪的碎成了几块,荼王一边撒泼似得摔打着帐内的东西,一边吵着。

“你们这些狗奴才,竟然都不把我当回事!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赵丙从帐外走进来,看着凌乱的帐篷,向门口两个惊吓跪地的侍从说道:“你们先下去吧!”那两个侍从闻声急忙跑了出去。

赵丙来到荼王跟前,“陛下,不知何时让陛下如此烦心。”

荼王皱着眉头道:“你说说这些狗奴才,寡人是什么身份,他们竟然还敢用那些粗茶淡饭端给寡人,难道是在取笑寡人吗!”

赵丙一听看了看洒在地上的饭菜,虽然只是三菜一汤,但几乎每个菜里都有荤腥。

“陛下,请再忍一忍,如今战事未平,节省一些也是没有办法的。”

“节省?寡人是国皇,天下谁都可以节省,唯独寡人不行!”

赵丙:“陛下还是请息怒吧,要不臣让下面在重新准备些陛下爱吃的?”

“不吃!不吃!想想就来气,要不是阙言、和城那边的人,还有异族的那些蛮人,我现在恐怕已经住进定衍城了,或许回到仓兴也说不定,怎么还会在这里遭这份罪!”

赵丙一听脸色紧张道:“陛下,此等话千万别说,现在陛下还要仰仗和城和异族夺回天下,无论如何现在都不能与他们闹翻!”

荼王这时竟露出委屈的表情,“要是姑姑在就好了,寡人也不会这么无聊了!都怪肖氏安!”

赵丙又是一惊,“陛下,千万莫急,现在只要沉得住气,以后天下还将是陛下的,郡主自然也是陛下的。”

荼王:“对了,赵爱卿,没有姑姑的消息吗?”

赵丙:“臣还没有查到郡主的消息,不过臣倒是听闻夏青那边好像也在找郡主的样子。”

荼王一听欣慰道:“夏青?还是夏卿了解寡人之忧啊!”

场景:青代某地

巍巍山林,途崖崎岖,寒风瑟瑟,饥肠疲躯。

肖氏安背着一个竹篓在寒冷的秋风中,爬行与陡峭的山林之中,干硬的土路彷如走在石头上一样,一旁的树木,枝叶干黄飘飘而落,而另一边陡峭的山崖巍峨畅怀。

此时走在这样一个地方虽然有些身临险途的危险,但是看着一望无际的山林、树木,那种被大自然环抱的舒畅感却让心情无比爽朗。

面对山崖大吼一声,整个山林都在萦绕着喊声,仿佛是在回应着一般,让人莫名的开心起来。

一个山户这时从对面走来,简朴的衣衫,还能看得出上面很不搭衬的补丁,粗糙的双手和面颊也能看出那山户生活的艰辛,虽然年岁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但岁月在那山户身上的蹉跎却显而易见。

山户背着一大捆柴火正从山上面走下来,看到肖氏安后略微愣了愣。

肖氏安客气的像那山户点了点头,山户看着肖氏安朴实的笑了笑,“您是路过的吧?”

肖氏安:“是,敢问老乡这里可有村落能让在下留宿一晚?”

山户抬头看了看天色,虽然还是白天,但秋季的白昼已经开始缩短。

“哎呦,现在这个时候天就快黑了,这周围可真没有村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上俺家吧,俺家就在山上,离这里不远。”

肖氏安:“若不打扰的话,那在下就先谢过了。”

山户一听笑道:“啥谢不谢的,客人不嫌俺那穷酸就好!跟俺走吧!”说着就带着肖氏安向山下小路走去。

一路上肖氏安了解到这个山户名字叫做王汉,一直生活在山里,家里还有一个老婆和一个女儿,王汉每日上山打猎拾柴,有时拿到山下村子里换些钱,日子虽然过得贫苦一些,但却十分的充实。

王汉带着肖氏安走了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一处山中的小院落中,肖氏安看这是一个三件茅草屋,三个草屋用木栅围了起来,院子里还有一个鸡圈,里面养了七八只鸡。虽然整体看起来并不富裕,但却十分的整洁,有一种极为舒适的感觉。

“婆姨,有客来了,快出来见客啦!”王汉一紧院中就朝里面喊道。

不多时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从里面跑出来,小女孩圆圆的脸蛋,扑闪着大眼睛笑呵呵的向王汉跑过来,“爹你回来啦!”

小女孩的身后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端着一碗清水走出来,王汉抱了抱小女孩,然后走到女人跟前,“有客来了!”

女子这时看向肖氏安并把手里的水递向肖氏安,并向肖氏安点点头。肖氏安见那女子穿着朴实,却十分干净,面容温婉,虽说不上是什么美丽的女子,但也有些秀丽。

王汉:“这是俺的婆姨,她小时得了病不能说话了,可莫要见怪,也没什么好招待的,水是我们从不远的小溪里打的可甜了,客就先凑合着解解渴。”

肖氏安接过碗,大口的喝了起来,“嗯,还是烧过的热水,确实清甜!”

王汉呵呵一笑,“客习惯就好,快些到里屋来,等一下饭菜就好了。”王汉将肖氏安让进屋里,“俺们这寒酸了些,客别嫌弃。”

肖氏安进到屋内看着屋里简朴的设施确实算得上贫寒,但是洁净的地面,整齐的摆设,却还是看得出王汉妻子平日十分的勤劳。

肖氏安这时想起了在平来州时,海姑娘跟他说的话,于是喃喃道:“有人才有家,只要有家人在又何来贫富之分……”

王汉笑道:“客一看就是有学问的人,说的话都不一样。”

肖氏安笑了笑,“其实这句话也是我听别人说的,活了那么久,潇洒了那么多年,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还是从别人嘴里领悟到的,说来也是惭愧。”

这时王汉的妻子开始往桌上端着饭菜,王汉的女儿则跟着帮忙。不一会饭菜就都端上来了,饭是黄面大饼和青菜汤,菜则是焖菜干和腌干肉皮。

当菜都端上来后王汉的妻子则略有羞怯的向肖氏安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女孩去厨房去了。

王汉:“家常便饭,也不知道客吃的习惯不习惯,还望客不要嫌弃。”

肖氏安看了看厨房的方向,道:“王汉兄弟客气了,您能收留在下,还请在下一同共食在下就已经很感激了,怎会嫌弃。在下初来乍到,您与嫂夫人能如此热情,在下感激不尽。到是在下冒然来访打扰了王汉兄弟一家。”

王汉笑道:“哪里,俺们这很少有客来,客不嫌弃俺们就挺高兴了。”

肖氏安:“王汉兄弟一家看着也十分幸福,不要因在下的来访就这么多拘束,不如就让嫂夫人和令女一同上桌吧,这样在下也不会感到愧疚。”

王汉想了想,然后向厨房喊道:“婆姨,你带着妮儿一起过来吃吧!”

片刻,王汉的夫人便带着小女孩一起进来了,看到肖氏安王汉夫人恭敬的点了一下头。

二人上桌后,几人便开始用饭,肖氏安看小女孩几次偷瞄那腌干肉皮,却迟迟没有动一筷子,心想想必是因为他的来访王汉一家才拿出了平时都不舍得吃的干肉皮,于是将装着干肉皮的碗向小女孩那推了推。

小女孩见状向肖氏安笑了笑,王汉见状略有惭愧道:“客莫见笑,进来入秋后,山上的野物也少了,所以荤菜就尤为显得珍惜了些。”

肖氏安:“在下倒是有几个打野物的方法,都是朋友们之前闲聊时得知的,恰好在秋冬时节也能用上,不如明日王汉兄弟跟在下一同上山,到时在下教给你,以后秋冬季节也能改善一下伙食。”

王汉一听喜道:“那敢情好啊!……没想到客还懂得打猎,看客的样子,更像是个教书先生。”

肖氏安:“哦,是吗?差不多吧……”

王汉:“客之前一定是个富贵之人吧,从客说话就能看出,不像俺粗人一个。”

肖氏安:“富不富贵倒是谈不上,不过确实过得倒也无忧无虑。”

王汉:“那客是从哪来的?”

肖氏安想了想道:“……北方。”

王汉哦了一声,点点头,“俺听说了,北方现在挺乱的,客应该是逃难来的吧?”

肖氏安:“这样说……,也差不多,确实逃避了些东西才来到这里的。”

王汉叹口气,“现在到处都在打仗,老百姓都挺不容易的,能活着就行啊。来,快吃!”

简朴的饭菜,肖氏安却吃得很舒服,很快四人就都吃饱了,王汉的妻子去收拾碗筷了,而王汉和肖氏安则坐在了院子里,看着小女孩在一旁玩耍。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王汉将院子的门关好,并检查了围栏和鸡圈,确认没有问题后来到了肖氏安跟前坐下。

肖氏安:“王汉兄弟,你们晚上在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山林里面野兽还是不少的?”

王汉:“没事,野兽也是有自己的地盘的,这里是我的地方,一般野兽也不会来这里,就算有一两个打俺们家鸡的主意,只要注意一下就行了。……诶,不过之前确实有一段时间,挺吓人的!”

肖氏安好奇的问道:“是什么事?”

王汉:“前……几个月吧,俺们这山上突然冒出来了不少的人,刚开始俺还以为是从北边逃过来的人呢,后来才知道都是死人!”

肖氏安一听知道王汉说的正是行尸,王汉:“说是死人,还能走能动,你说奇怪不,而且见人就打,老吓人了,有县城的人说是地狱的大门开了,那些都是从阴曹地府爬上来的恶鬼,吓得俺好长时间都不敢出门!后来官兵来了把那些死人都处理了,才好些!诶?客,你在北方也见过那种事儿吗?”

肖氏安点点头,“见过……”

王汉:“听说,那些恶鬼就是从北方来的,也难怪客要逃难,那么吓人的东西,是谁谁不怕!不过好在现在不一样了,只要等和城王率领大家消灭了魔鬼,日子就会再次好起来的!”

肖氏安微微一怔,道:“王汉兄弟见过和城王?”

“那俺哪能见呢,人家和城王什么身份,俺是什么身份!不过俺听说和城王已经带领大家一起对付魔鬼去了,说要不了多久就能把魔鬼都赶回地府里去!”

肖氏安微微一笑,“可是据我所知,和城王只会在乎和城人的生死,对于和城以外的人,就十分淡漠。”

王汉一笑,“那咋能呢,要是这样他干嘛还带着大家去北方对付魔鬼呢!放心吧,俺相信好日子就快来了!”

寒风吹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