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祭传

第347章 第三百四十话 驱离

场景:定衍城

“主人,乐公和夏青等人都已经到了,您看是不是现在就去前堂?”

肖氏安放下手里的地图,地图的上面用笔圈了一个大大的圆,“我知道了,郡主现在何处?”

“郡主现在正在陪同荼王在前堂。”

“荼王?”

“是,听说众亲大人在西边巡防还没回来,所以这次军议帝军就由荼王来参与。”

“阙言还真是个忠义之人,竟然让荼王来了。”

“是呀,看这架势,众亲是打算让荼王掌权不成?对了主人,您为何将我之前住的房屋封死了,还让我搬到其他房屋去?”

肖氏安:“哦,我就是觉得你那屋风水不好,可能会影响到我,所以就决定给你换了一个。”

“哈?”

何肖这时走了上来,“主上给你换房屋那是关心你,哪还那么多理由?!”

仆役瞅了何肖一眼,然后退了出去。何肖见仆役离开,低声道:“主上,今日光一上午就有不少人问及小海,怕是有人感觉到了什么?”

肖氏安惆怅道:“小海毕竟在和城呆了十余年,又是弓弩营的副统领,还是不要把他是敌人眼线的事透露出去了。对外就说小海有事临时赶回和城了。”

“是,那弓弩营那边要安排谁来带领?”

“先让岑空去吧……”说着肖氏安站起了身,“走吧,我们先去前堂看看吧……”

说着便带着何肖来到了前堂,当他来到前堂,乐公先起身向他拱了拱手,接着是中土部族的几个族长,夏青正和郡主、荼王谈话,一看到肖氏安也起身向他拱了拱手,“和城王!”

肖氏安点了点头,“夏公子,铁甲兵之事有劳了。”

夏青:“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这时郡主也站起了身,“肖大哥……”

肖氏安看着郡主面容有些憔悴,知道郡主依旧介怀坞城和鬼王葵的事,于是也只是点了点头。

“吉儿……”

荼王此时坐在最靠近中间主座的位置,似乎因为没有让他坐在主座所以有些不悦,此时看到郡主和肖氏安二人眉目传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撇着嘴一脸怒意的坐在椅子上,像是没有看见肖氏安一般。

肖氏安此时也没有理会荼王,而是走过他径直来到主座位坐了下来。

“各位!今日再邀诸位相聚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我方人马日后的方向,想要询问一下大家的意见。”

柯从率先发言道:“现在我方人马已经陆陆续续北上,战线西至旱地,东至平来州连连大捷,穹洛也逃到了流谷,我军的胜利可谓是士气大增,也让不少百姓都重拾了希望!”

乐雷吉:“是呀,目前战况来看我军确实比较乐观,但还是不得有丝毫的大意,穹洛现在虽然逃回了流谷,但流谷作为神秘之地,其中的部族更是所知甚少,一旦穹洛将流谷所有的部族都集结了起来,依旧还是十分具有战斗力的,况且现在仍然还有万余铁甲兵徘徊在丽州北方,如果这些铁甲兵不解决,我们也无法继续西进讨伐穹洛。”

肖氏安:“乐公所言极是,如今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铁甲兵,从目前各军的情况来看,已经很难再跟这万余铁甲兵对峙了,必须找一个完全之策收拾掉这些铁甲兵。”

云子芙看到肖氏安似有一些犹豫,于是说道:“和城王,我等都是应和城号召而来的,如果和城王有什么好的办法就尽管说,我等定当尽全力相助!”

育居良:“啊,是是是,和城王尽管说,我们炎军虽然战场上不行,但其余的事,能办的还是会尽力办好的。”

荼王这时抬眼,语气高傲的说道:“和城王,既然您是联盟统帅,那定然是有作为统帅的本事了,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只要不是让我等跟铁甲军拼命就行。”

荼王的语气带有挑衅的意味,但肖氏安并没有在意,“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好再沉默了,肖某确实想到了一个一举击垮铁甲兵的办法,而且就连地点也选好了,不过……”

“不过什么……,此办法虽然有效,但却需要一队敢死之人将铁甲兵引入。”

此话一出堂内众人纷纷沉默了下来,郡主隐隐不安:“肖大哥,是什么办法,可以告诉大家吗?”

肖氏安:“在丽州北境有一处峡谷叫做恭北谷,此谷地势陡峭、狭长,我方人马可先在峡谷之上两侧集石,带人引铁甲兵进入峡谷后以落石击毁铁甲兵,然后再对落单的或侥幸逃出的进行围剿,这样可以让我军的损失降到最低。不过恭北谷唯一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是一个单方向的峡谷,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出口,那也就意味着引铁甲兵入谷的人也将会凶多吉少!”

众人一听皆沉默不语,半晌之后乐公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智军来引铁甲兵吧!”

肖氏安:“智军善于机弩巧括,我还需要智军在这几日赶至运送巨石的设备,怕是不行。”

夏青:“夏军近来正配合西南军收复民窑各地,我想一时也难以召回……”

这时众人将目光看向荼王,荼王见状加盟说道:“看我干吗?我手里可没有什么兵权!”

郡主:“肖大哥,可能用其他动物引铁甲兵入谷?”

肖氏安:“之前我让人试过用家畜引铁甲兵,但家畜在铁甲兵面前就仿佛不存在一般,我想是不太可能找替代的东西。”

肖氏安看着下面众人为难的表情,不管真与不真,此时看来都让他感觉十分的可笑,“各军难以抽出死士我也明白,所以我就想了一个别的办法,这次就想听听看大家的意见。”

荼王一听冷笑道:“原来和城王早就想好了,那还等什么,说说看吧。”

肖氏安:“联盟各军之后的战斗还有很多,所以任何损耗都是需要尽量避免的,既然如此,那何不考虑一下那些成为不了阵前战力的人?”

众人一听有些茫然,但郡主却心里一惊,感到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在一侧的东德礼此时也是一震。

育居良:“和城王所说的成为不了阵前战力的人,具体是指……”

“民窑收归的那些奴隶!”

虽然郡主做好了准备,而且庆幸肖氏安没有打北方流离百姓的主意,但奴隶一词一出还是让她惊诧起来。

其余众人也是如此,东德礼先起身反对道:“主上,臣下反对,奴隶虽然构不成战力,但其中不乏女人和幼子,刚刚脱离虎口的他们若是再陷入此等危急,势必会引起天下公愤,不为天理所容!”

站在门口的仆役这时也跑了进来,“主人,仆役恳请主人放过那些奴隶吧!”

其余个别人也表示反对的态度,但大多数却是低头沉默不语,肖氏安看着反对的众人,心里不怒反而感觉有些好笑,“既然大家都这么反对我用奴隶引铁甲兵,那我就想问问各位,你们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郡主这时的手心也出了汗水,她起身道:“我不同意!奴隶和百姓一样,只不过是一群遭遇了不幸的人群,将他们就那么送去送死,跟葛藤、穹洛有何分别!”

郡主的话本来是希望肖氏安能尽快醒悟,不然就要跟葛藤、穹洛一样成为一个弑杀之人,但是对肖氏安听来,郡主的话却已经将他跟葛藤、穹洛划在了一起,差点也让他怒起,甚至连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一用力都将扶手捏的裂开了。

肖氏安向后靠了靠,冷笑一声,“百姓的命是命,奴隶的命是命,难道将士们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将士们在阵前抛头颅洒热血,为了阻止敌人,为了保护天下苍生不惜一次又一次的赶赴那修罗战场,难道他们就应该如此吗?!那些从民窑救出来的奴隶,绝大多数都是民窑异族的战败者,他们不服从教化,依旧想要在民窑重新建起异族势力,本就可恶,如今让他们做出一些贡献有何不可?既然大家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那就这么定了吧!”

郡主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瞪着肖氏安良久,最后一转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前堂。

荼王见状脸上抑制不住的窃喜,“既然和城王都定了,那还找我们来商量什么,走了!”说完便也起身追着郡主离开了。

夏青一直坐在一旁沉默观声,见状心里更是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军议在郡主和荼王的离开后也跟着散了,肖氏安回到自己的屋中时,想起郡主的话,让他心里一股怒意莫名的涌了上来,一气之下竟将杯子甩在了地上。

让奴隶引诱铁甲兵,肖氏安也不是没有理由,那些被救出来的奴隶,很多都是民窑部族之间战斗而被俘沦为奴隶的,在民窑异族被击破后,他们也跟着获释,可是那些异族人不但没有任何感激之情,反而还要在民窑重新建立异族势力,如今战事未完,一旦让新的不和他们一条心的势力出现,对于联盟来说也是一个麻烦。

仆役跟进屋,见状再次跪下来,道:“主人,仆役再次恳请主人,放过那些奴隶吧,仆役知道主上也是一时气急,但那毕竟还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求主人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何肖这时也跟了进来,见状急忙拉住仆役,但仆役甩开何肖的手依旧请求着。

肖氏安竖眉闭目道:“仆役,别再说了,如果你也觉得我做的不对,那……你就离开吧……”

“主人!我……”肖氏安的话让仆役如遭雷击,眼眶顿时红了。

何肖也急忙劝道:“主上,仆役也是一时心急,您别介意,我现在就带他出去!”说着就连拖带拽将仆役拉了出去。

何肖拽着仆役刚一离开,院子里便有人说话,“和城王在吗?”

肖氏安一听正是邪公,于是急忙迎了出去,邪公依旧坐在他那个轮椅上面。

“原来是邪公,不知邪公驾临,晚辈有失远迎。”

邪公呵呵一笑,“老朽也是因为担心和城王,所以就来看看……”

“让您见笑了,刚刚在前堂想必您也都看到了,其实肖某也是没有办法……”

邪公:“和城王也不必介怀,成大事者,不会因为一时的仁慈而影响了大局的,只要结果是好的,后人是不会有过多的质疑的,就像千年前天下征讨炎古一族,放在当时也不见得是件光荣的事,但对后世摆脱炎古一族的影响,赢得千年的长久来看,却是一件必须完成的轨迹。”

“邪公赞同我的办法?”

邪公呵呵一笑:“老朽已是枯木之年,赞不赞同又有何用,关键是郡主……”

“吉儿?”

“郡主虽然已经将帝军交与了众亲,对之后的战事也不在过多的参与,但毕竟郡主活跃了多年,对天下的号召力和影响依旧存在,如若郡主与和城王意见分歧,导致和城王不能得心应手的去做事,势必会影响以后的局势。”

“吉儿?她不会的!”

“老朽知道和城王与郡主的情义,但有的时候人会因为周遭的局势而改变的,如果和城王不希望这种改变发生,那就尽早做出决定……”说完邪公用手滑动着轮椅转身离去了……

毫不怀疑,邪公的话确实很有道理,郡主虽然现在不理联盟的事了,但是其分量和他这个和城王还是相当的,高于联盟其他所有的各军统领,如果郡主和他产生了分歧,对于日后的布置安排,将会带来极大的麻烦之中。

郡主从因铁甲兵向北,到攻打平来州,再到刚刚军议,无疑都表现出了对肖氏安反对的态度,虽然每次郡主都妥协,但肖氏安也怕,一旦郡主不再妥协时,那会不会就是二人分崩离析的时候。

然而让郡主离开肖氏安也是极不情愿的,虽然二人有争执,但那也不伤害双方的感情,可是如果将郡主支走,那……

这似乎就像一个两难的选择,不让郡主离开,则会让二人之间的矛盾更大,不仅影响战局,而且很可能还会影响二人之间的感情;让郡主离开虽然会让郡主伤心,但结果或许是最好的。

邪公的提醒让肖氏安逐渐焦虑起来……

第二日,一早。

郡主刚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一队和城士兵守在门口,杜清见郡主拱手道:“郡主!”

郡主疑惑的看着杜清和他身后的和城士兵,疑惑道:“杜清,你们这是干什么?”

杜清:“郡主,主上命我等护送郡主前往和城。”

郡主一愣,“回和城?可是我没想要回去啊?”

看着杜清欲言又止的表情,郡主猛然想到了什么,她的脸上瞬间浮现了一丝恼怒和委屈,“是肖大哥让你一早就带我离开的吗?”

杜清微微点了点头。

“他没有再说别的吗?”

“没有,主上只是命我等等郡主一起就带郡主离开。”

郡主知道肖氏安这是要驱离她,虽然这种驱离对于郡主来说并不是永远的,但此时此刻对她来说却是最大的伤害,因为肖氏安再也不像以前那般信任她了。

郡主没有发火,也没有流泪,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般自然,她只是淡然的一笑,头也不回的上了马车……

寒风吹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