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祭传

第317章 第三百一十话 旱地之战(下)

场景:旱地森林

森林里的交战主要都集中在森林边缘,即便在较远的地方看不到交战的场面,但鸟兽奔逃的紧张感却依旧感染着远处的气息。

逐渐靠近,能看到返回的人也就越多,这些人大多是都有了重伤而撤回来的,也有一些因为胆怯逃离的。但这些对于伊达尔来说都无所谓,反而更给了他鄙夷那些异族,傲视群岭的理由。

就在伊达尔兴致冲冲,打算带着药水大展神威的奔向前方时,在他的右侧突然传来了一阵尖锐的角笛声,声音传出的方向虽然距离他们尚远,但那不安的感觉却还是充斥在空气之中。

“老大,这声音好像是旱地异族的!”

“旱地异族?莫银部落?”伊达尔疑惑道。

“不,不是莫银部落,这角笛的声音,好……好像是祖蒙一族的!”

伊达尔一听也是一愣,“祖蒙一族不是反对炎古的号召吗,怎么这时出现在这里?”

虽然旱地和民窑隔着一个华清代,两地之间从无往来,但他还是知道祖蒙一族是旱地最大的部落。

“先不管他们,要是他们敢来捣乱,正好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说着继续带着手下人赶路。

当他们再走出几百米远后,发现前方不远处正有人在相互厮杀,两方人马都是异族装扮,但却都不是民窑的异族,其中一方人数占优正压制着另一方,而且从右侧还在有人不断的赶去支援。

“老大,那好像是莫银部落!另一方从衣着来看应该是祖蒙一族!”

伊达尔停住脚步也仔细的看着,莫银部落的人和祖蒙一族正打的不可开交,而且战况正发展向一边倒的趋势。

“老大,看来莫银部落赶回来护送药水是真的,不然也不会在这里遭遇敌人。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帮他们?”

伊达尔拍了拍脑袋,皱起眉头使劲想了想,最后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也罢,既然是同一阵营的,那就帮他们一把,省的以后说老子不照顾他们,也借此让他们看看我们两族之间的差距。哥几个给老子上!”

伊达尔话音一落,身后的族人便嗷叫着冲上前去。

赛拉族的突然出现让祖蒙一族确实惊讶了片刻,但他们随即就做出了反应,并举兵迎了上去。

然而就在赛拉族和对方刚交手,之前和祖蒙一族交战的莫银部落突然也转身迎着赛拉族而来。

先前那些被祖蒙一族击杀的人,也纷纷爬起来扑向赛拉族人。战况瞬间变成赛拉族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老大!那些人都是一伙的,我们的人一靠近他们就被他们干掉了!”看到眼前的一幕伊达尔一旁的人惊叫起来。

伊达尔此时也看的清楚,就见刚刚还在激烈交战的双方人马,此时却一同攻向他的人。

“狗日的!我们中计了,快撤!”伊达尔刚一转身,就见后面也有人向他们这边靠近。

“老大我们好像被人包围了!”

“丫的,其他那些族都是饭桶吗,怎么会让这么多敌人出现在这里!”

“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说着那人看向伊达尔身后那四人扛着的药水。

伊达尔知道那人的意思,也犹豫起来。

“老大,包围我们的人肯定是旱地那些部族的人,他们一定是跟松佑州还有和城的人联络好了,我们要是再不做点什么就真的完了!”

伊达尔脸抽搐了两下,“好!大不了事后再跟上人解释,去!把兄弟们都叫过来,我们现在就……”他话还没说完,突然抬着大锅的四人,其中一人身后中箭大叫一声倒下,整个大锅直接倾倒,其余三人见状也是一惊急忙扶住大锅,药水在锅里摆动时洒出大半。

伊达尔的心也纠结在了一起,他急忙命其他三人将锅放下。

就在锅刚放在地上,后面便扑上来几人将那三人击杀,伊达尔抬头一看,来人正是阿布拉多和莫银部落的人。

阿布拉多上前就对伊达尔刺出一刀,伊达尔向旁边一闪躲开。

“好啊阿布拉多,我就知道这些旱地的其他异族突然出现一定跟你有关!”

阿布拉多此时也目露凶光,身后的几个族人也拔出兵器凶相而视。

“伊达尔!你重伤我儿,又助纣为虐,今日我们旧账老张一起算!”说完举刀便砍向伊达尔。

伊达尔抽出铁杵迎面阻挡,“好!阿布拉多,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二人你一刀我一杵交战在一处互不相让,身后的族人也各自厮杀起来。

伊达尔的铁杵虽然重达百斤,但用起来十分的笨拙,阿布拉多看出这点,以敏巧还击,几回合下来反而将年轻力壮的伊达尔给压制住了。

伊达尔怒火灌顶,一边嗷嗷大叫一边加强攻势,阿布拉多看出破绽身形一闪,同时刀身横侧从伊达尔的右侧胸口划去。

刷的一声,在衣服被划开的同时,可以看到伊达尔的身上多了一道长长的刀口。

阿布拉多:“伊达尔,这一刀是替我儿子还给你的!”

伊达尔低头看了一眼不断向外淌血的伤口,呀呀大叫,“阿布拉多,你这个老家伙,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说着一杵砸向阿布拉多。

阿布拉多闪身躲开,同时一刀横刺伊达尔,伊达尔急忙躲闪,但这一闪脚下没站稳,呲溜一声摔倒在地。

阿布拉多冷冷的看着伊达尔,“伊达尔,你别再执迷不悟了,炎古联盟从一开始就打着灭世的旗号,使用的手段也都是非人道的,你要是聪明人就带着你的族人躲起来,不然炎古联盟破裂之时,也就是你赛拉族灭族之日!”

伊达尔呲着牙瞪着阿布拉多,“少跟老子废话,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

伊达尔将那爬起身,但他并没有再次扑向阿布拉多,而是丢下铁杵转身朝着那锅药水而去。

阿布拉多见状也是一惊,急忙从后面追上去。但阿布拉多还是晚伊达尔一步,伊达尔扑倒在铁锅前,伸手就要用手舀起锅里的水,就在他刚把手插入药水中,突然刀光一闪,伊达尔便觉得插入药水的手臂剧烈的疼痛起来。

他低头一看,自己的手碗竟被人斩断,鲜血如泉涌灌入铁锅之中,而那被斩下来的手则漂浮在殷红的药水上面。

伊达尔惨叫一声,抓着受伤的手腕在地上打滚。

在他的对面一个头戴环形羽帽,脸上和身上涂着油彩,两眼眼圈涂着黑色染料的人正冰冷的盯着他,手里一条长链镰刀上还依稀能看到血迹。

“阿布拉多,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带领你的族人搬到旱西,不然也不用受制于人了。”

阿布拉多来到那人跟前,“祖蒙的富尔沃首领,还好你们没有抛弃我们。”

“我们旱地西族一向都很重视盟友,你的求助让我震惊,更让我烦恼,我必须来。”

伊达尔此时脸色因为疼痛变的通红,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瞪着富尔沃道:“原来是祖蒙的首领,阿布拉多……,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炎古联盟对付你们莫银部落吗?”

阿布拉多:“人在做天在看,伊达尔你连是非对错都分不清楚,还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说这些。”

伊达尔仰在地上哈哈大笑,“没想到我伊达尔会被你们给算计,不过就算如此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突然伊达尔翻身倒向药水倾洒的地面,虽然药水大部分都洒入了泥土里,但还有一些水迹滞留在泥土的表面,伊达尔脸贴在地面用舌头拼命的舔着潮湿的泥土。

阿布拉多见状大叫一声不好,于是急忙上前想要阻止,当他来到伊达尔跟前时,就见伊达尔全身开始剧烈的颤抖,喉咙发出哦啊的低吼,身体渐渐的也开始膨胀。

阿布拉多见状一刀刺向伊达尔,刀从伊达尔的后颈斜着刺入他的后背,伊达尔扭曲的面庞突然扬起狰狞的嘶吼着。

阿布拉多惊喝一声向后退开,伊达尔在地上扭曲着,身体也呈现了极为扭曲的膨胀,但随着他身体的膨胀身后的伤口喷出的鲜血也十分大量。

看着伊达尔的样子,那已经可以用极度痛苦来形容了,眼神中的怨恨和痛苦尽显其中。伊达尔一边嘶吼、低鸣,一边扭曲身体,瞪着阿布拉多的双眼充满怨愤,最后身体渐渐停了下来,并再也一动不动。

富尔沃上前看着伊达尔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人形,就如一个巨大的肉团瘫软在地,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徘徊在他的四周。

“这就是你信中说的,喝下那药水后的变化吗?没有亲眼看到真的难以想象这诅咒般的存在。”

阿布拉多:“我也没有想到,他们手里还有如此有违人道的东西,这样看来他们的灭世之说并非虚言。”

莫银部落和祖蒙一族的人很快就将赛拉族压制了下来,没有了伊达尔,大部分赛拉族人也都放下了兵器举手投降。

富尔沃:“我已经派人去联络了和城军,他们也很快就会赶过来,希望在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可以阻止这场浩劫吧。”

远处的一个山峰之上,森林之中发生的一切都被乔左兰看在眼中。

乔左兰看着溃散而逃的异族,眼神当中除了鄙夷再无其他。

“愚蠢的蛮族就是愚蠢,有再好的东西在手里,也弥补不了你们的愚笨。本来还想以巨人药让他们给对方一些沉痛的打击,现在看来全都白费了。”

身后一个小道士道:“上人,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叶先生那边已经派人来好几次催促了。”

乔左兰:“哼!叶算什么东西,我想什么时候走还用听他的?”

那小道士自知没趣的向后退开,乔左兰又望了望下方向异族营地逐渐逼近的人。

“妙雀也是个蠢货,好好的纵尸笛在手,却还能被对方收拾了,可惜了那神物了,要是给我我早就将南方大地踏平,现在恐怕已经在大漠的草原上肆虐了!”

乔左兰无奈的甩了甩浮尘,转身向后,“走吧,好在机关城还在,这次无论如何控制机关城的机会我是不会再让给别人了!”

寒风吹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