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祭传

兵祭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5章 第二百四十八话 逃(下)

场景:丽州

郡主坐在地上,靠在一颗树边,用牙咬着布条将自己手臂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期间那十几个蒙面人都守在四周看着周围的动静。

蒙面人的首领再次走到郡主身前,拱手道:“郡主殿下,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吗?对方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这里,我们不能留太长时间。”

郡主一脸疲累看了看那蒙面人说道:“你说你是奉你们将军的命令来救我逃走的,那你们将军是何名讳?”

“我家将军并不想表明身份,还请郡主见谅!”

“既然不表明身份,我又如何相信你们?”

那蒙面人犹豫的不知如何回答,郡主寻思了一下,“也罢,要是你们将军想要害我,刚刚你们就不必救我了。”郡主吃力的站起身,问道:“接下来我们要怎么走?”

蒙面人向一旁挥了一下手,一人牵了匹马过来,蒙面人说道:“我家将军的意思是,让郡主不要直接南下,现在南面各处都被官兵封锁了,要想离开丽州,就绕道东南方的凌家关,出凌家关向西南再走半日便到长庆关,小王爷琮明随郡主之后就带人和长庆关对峙,在那郡主逃出去的机会也最大!”

郡主点点头跨到马上,“既然如何让本宫逃离此地,你们都计划好了,那本宫就暂且相信你们一次,我们走吧!”

黑衣人也都纷纷上马,护着郡主一路向凌家关而去。

场景:丽州松洲城

松洲城是距离长庆关最近的城,两地相距不到半日的路程,此时松洲城城中正在进行着严查,不但出入城的人需要检查,就连城中的百姓也会时不时的受到官兵的调查。搞得城里的百姓人心惶惶,生不安宁。

更有一些品德败坏的**,借着机会调戏年轻姑娘,或抢夺商铺的财物,惹得群情激奋,却又敢怒不敢言。

布奇骑着马也带了一队人在城里的街道上巡视着,这时叶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也骑了一匹马向他走来,脸上还露出讥讽的笑容。

“没想到很少出来的布大人,今日竟然如此意外跑到这松洲城带人搜查了!”

布奇冷冷的说道:“郡主现在不知所踪,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如果逃回山岭对我们来说必定会坏了大事,我当然也会紧张一下了,只是叶先生,为何也会来此?”

叶冷冷的哼哼一笑,“布大人还真会说,离开丽州的要道此时都被我们的人封锁了,只要没有人故意放走,凭她区区一个人是不可能逃走的!”

布奇阴郁的看了叶一眼:“叶先生的话里似乎还另有深意呀?”

叶:“布大人,小生听说……在多年前,布大人似乎和五车先生走的也挺近,不知是真是假?”

布奇:“我与五车先生是同类人,走的近些也属正常,这点国执大人也是知晓的,叶先生似乎是在怀疑老夫啊!”

“怎么会,布大人和主上一样都是这庞大计划的发起者,在下只是好奇,随便问问,人家都说五车先生学贯古今,要是能见上一面想必也是受益匪浅吧!”

就在这时街市一旁的巷子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就被三个**拖了进去,那姑娘哭叫着希望有人能救她出来,但是哪里有人敢面对那些凶神恶煞的官兵。

布奇和叶同时看到,都露出反感的眼神,叶策马就向前去,身后布奇冷语道:“怎么?叶先生平时行事心狠手辣,今日竟要怜香惜玉了?”

叶转头露出阴邪的一笑,“我倒是没有救人的习惯,只是有些底线还是不能碰触的,处理了那几个垃圾后,我也会将那女子一并解决掉的!”

看到叶冰冷的笑脸,布奇全身寒毛直竖,他冷哼一声调转马头不再理会。

月关海和月关燕此时穿着一身乞丐般破旧的衣裳,一身弄的又脏又破。

月关海将郡主给他的剑用一个大破布包着抱在怀里,而月关燕则仅仅贴着他跟在身后,二人不敢走在街道上,只能从一侧的墙边一点点的挪动,看上去就真的像两个担惊受怕没见过世面的乞丐,这倒是让那些巡查的人不会太关注他们。

二人刚拐过一个路口时,刚好被布奇看见。

“等一下……”布奇冷冷的说道,话音一落,身后就有人拦住了月关海和月关燕。

兄妹二人见状战战兢兢的看着布奇,月关燕见对面骑在马上的人带着一个无面面具,看起来有几分恐怖,于是便向月关海的身后缩了缩。

布奇盯着二人半晌没有说话,这时身后马蹄声传来,布奇转头斜眼一瞥,是叶回来了,叶此时正在用一块破布擦着他的匕首,布上还能看到一些血迹。

布奇转回头对兄妹二人冷冷的说道:“没事了,小乞丐,快滚!别让我再在城里看到你们!”

二人听到布奇的话后边点着头边向远处匆匆离去。

叶:“怎么?那两个乞丐有什么问题吗?”

布奇不屑道:“乞丐……,这也是我的底线!”

叶若有所思的咦了一声,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场景:凌家关

城墙之上,虽然已是入夜,但弓箭手和士兵依旧严阵以待,一个关中守将和户甲尉站在城头看着远处,几个细微的身影从远处向凌家关急驰而来。

“报!启禀将军,我们的人已经查明,有一队蒙面人护送着一个人正向嘉陵关而来!”

守将脸上表漏出一丝兴奋,“可有查出那些蒙面人护送的是谁?!”

“似乎就是最近各处在找的那个人!”

那守将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太好了,本来以为她们不会经过我这里,没想到竟然来了,只要抓到了活的,不但加官进爵,还有黄金万两!快传令下去!按我先前的布置,待她们进关就立刻给我抓起来!”

“是!”

户甲尉站在一旁眼神迷离就像没睡醒一样,面无表情的缓缓道:“如果真的是郡主,将军就不怕日后帝军和和城王会找将军的麻烦吗?”

守将冷哼一声,“怕什么,老子不过就是个小人物,再说了,要是他们打到丽州不是还有别人顶着吗,实在不行老子带着钱跑路,哼哼,这种好机会可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能遇到的!听说那个郡主还是个绝色美人,反正都死活不论了,抓到后让老子好好玩玩然后再交出去,或许也不错啊!”

话音刚落,噗的一声,一把剑从守将的后背直刺穿前胸,那守将瞪着双眼转头看着户甲尉,“你……”

户甲尉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不起啊,你站的位置实在太好了,刚好我又手痒,情不自禁啊!下辈子你再找机会加官进爵吧!”说完将剑拔了出来,那守将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城里的守军见状纷纷要拔剑向他围来,但是随后户甲尉原先在信阳关带过来的几千将士便涌到了城墙之上,那些原关中守军一时没有防备,被杀得措手不及。

户甲尉自从带人随同李唐来到丽州,就被安排到了凌家关,虽然穹洛也并没有为难他,让他带着自己人闲置在这里,可是他和李唐都清楚,穹洛这是故意将他和李唐分开。

当郡主来到凌家关前时借着昏暗的光芒看到城墙上面乱做一团,有人正在上面进行厮杀,这时城门缓缓地打开,郡主心中犹疑不敢向前,身后的蒙面人说道:“郡主,后面追兵马上就到了,快走吧!”

虽然是刚刚入夜,远处追赶而来的人马看不到,但马蹄声和那急促的紧张感却是真实的。郡主一咬牙,也顾不了那么多,骑着马便向凌家关急驰而入。

进入凌家关郡主没有片刻停息,马不停蹄的向前急驰而去,她向两旁看去,一些兵卒手持兵刃站于两侧,同时还有一些兵卒的尸体,以及一些抱着头蹲在墙角的俘虏,似乎这里刚刚经过了一场战斗。

户甲尉站在那些兵卒当中,穿的普通,并没有引起郡主的主意,但是当护送郡主的那些人驾马急驰到他面前时,向他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郡主一路畅通无阻跑出了凌家关,而身后追赶而至的人在到凌家关前城门就已经被关上了。

那些追兵有人喊着:“快开门,奉国执大人命令,捉拿亡国郡主,如有阻拦军法处置!”

此时城墙上面的短暂交战已经结束,死掉的守兵尸体还在城墙上躺着,一个人从城墙上面探出头喊道:“守将大人不让我们开门,你们还是另寻他路吧!”

“大胆,对方可是亡国郡主,尔等若有意放走,就不怕受到牵连吗!”

“我们也是听令行事,这都是守将大人的意思,你们喊也没用!”那士兵喊完便再没理会,而是向从上面走了下来。

“将军!”

户甲尉:“明日午时之后把城门打开,就说本将军发觉守将张大人暗通敌方,放走郡主,现已手刃叛将,然后把这些个尸体都交给他们。”

“是!那还活着的这些人呢?”

“先关在牢房里吧,看住了,有想要跑的就杀了……”

那士兵得令后拱了拱手便退下去了,户甲尉仰头看看天空,无奈的喃喃道:“国辅大人啊,你还真会给我找麻烦,这次怕是摊上大事了……”

场景:丽州通往长庆关的道路

为了抓到郡主,所有通往长庆关的道路都被派人把守住了,几乎每个来往山路的行人也都将被检查。

月关海和月关燕排在人群当中,心里十分的不安。

马里拉克斯背着十字剑笑脸相迎的看着对面的士兵,那士兵拿着一副画像仔细的对着。

后面又一个士兵走上来,“唉唉!别看了,我们要找的是个女的,你看他哪里像个女的,还是个异族人,让他走吧!”

那拿着画像的士兵看了看,也说道:“好吧,走吧走吧,下一个,你!”说着便直向月关海和月关燕。

马里拉克斯一边说着家乡话,一边点头表示感谢,“马拉杜,帕西塔哈拉,杜比……”

月关海和月关燕战战兢兢的走过去,那士兵指着月关海手里抱着的东西,“这什么呀?打开来给我看看!”同时又看了看他身后的月关燕。

“官爷!这……这是我捡来的,寻思着去长庆关卖点银两,您行行好让我过去吧!”

“什么东西啊!快点打开!”说着便上去抢,结果手臂拽那破布时将红樱剑甩了出来,嘡啷一声引来不少人的目光,马里拉克斯这时也转头看了一眼,当他看到红樱剑时目光立刻停住。

“私带兵器,抓起来!”那士兵喊着,接着就有几个人向月关海和月关燕围上来。

二人顿时慌张起来,就在这时马里拉克斯拔剑便迎了上来,他动作敏捷顺畅,将那几个士兵很快就全部斩杀,其他等着检查的百姓见状纷纷都跑了。

当杀了这里的几个士兵后,马里拉克斯捡起红樱剑来到二人面前紧张的问道:

“这剑……你们是从哪里捡到的!”

寒风吹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