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祭传

第15章 第八话 一夫当关(上)

场景:和城门口

清晨,天色刚蒙蒙亮起,和城的外城大门开了一边,几个人从城中相继走出。

明思先生深吸一口城外清新的空气后,转身抱拳说道:“东德礼先生,我们就在此别过吧!”明思先生站在门口处,身后站着依旧蒙着面纱的郡主,郡主牵着马心事重重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东德礼:“明思先生何事走的如此匆忙,何不多呆几日?”

明思先生:“明思不过是一个过客,如何敢多有打扰,明思在此地打扰了城主多日,还望东大人待明思多谢城主这几日的招待,明思在外有事不得不离开,走的比较匆忙来不及向城主道别,也请东大人代明思向城主谢罪。”

东德礼:“明思先生言重了,既然明思先生执意要走,那在下也不再挽留了,在下也只好祝明思先生一路顺风了!”说完东德礼抱了抱拳,并瞄了一眼郡主,此次郡主前来和城并未公开身份,东德礼也只能当他是明思先生的义女来看待,“吉儿姑娘要是有空随时欢迎做客和城。”

郡主微微一笑,欠身表示感谢。

明思先生:“多日来打扰了城主和大人,来日明思必将亲临相谢。”明思抱拳鞠了一躬,便转身接过郡主手中的马缰绳。两人走出大门上马便去。东德礼在门口看着两人离去渐行渐远的身影便转身走进城内。

在城楼之上,东德礼从阶梯下走了上来,“主上,他们已经走了。”

肖氏安看着远处两人远去的方向,眼神深邃莫测,“知道了……,他们这一走注定这乱世真正的开始,看来我也不能总在和城呆着了,是时候为以后做好打算了!”

东德礼:“前几日北方来信,小王爷琮明已经被派到马彤关与圣军对峙。”

“小王爷……再加上这个郡主……呵,天下究竟会变成怎样的局面呢,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呀!”

东德礼:“那小王爷虽然号称上元帝第一猛将,但面对圣军数十万的大军,这次恐怕也……”

场景:马彤关前

“噗通”一声,一员将领从马上掉了下来当场毙命,小王爷琮明面目冷峻,目露凶光,一杆双头长枪挺在胸前,琮明骑在白龙马上杀气腾腾的怒视着对面的圣军,这时再看马彤关与圣军之间已经有五员将领倒在地上。

葛藤及其他诸将均在圣军当中骑马观战,面目阴沉的异常。

赤松:“这小王爷琮明果然是一员猛将,竟然连斩我军五人。”

葛藤沉哼一声:“嗯——,我军唯独缺少此等猛将,此人为苏、布二贼守关实属可惜,若能加入我军,我军便如虎添翼。”这时一人骑马从侧面来到葛藤面前,此人正是多日前被灭了满门的韩佩义子严岳。

韩佩被斩后,全家满门未能幸免,严岳在其义母的掩护下从府中逃出,后流亡五代加入圣军。

“元帅,小王爷曾和家父是故交,严岳愿前去一试!”

葛藤惊喜的看着严岳,满意的点点头:“嗯,那就有劳严将军了!”

严岳领命后转身来到阵前直向琮明而来,此时的琮明已杀红了眼,见有人骑马而来便横枪冲了过来。

严岳见琮明的枪直刺向自己,便立刻停马,急道:“小王爷!枪下留情,在下并非来挑战小王爷的!”

枪已刺到严岳喉咙前,琮明突然急停马,白龙马“支溜”一声叫,前蹄高高抬起。

严岳短剑跨在腰间,双手紧紧抓住缰绳,没有丝毫应战之举,但琮明刚刚的动作还是不禁让他冷汗直流,只差一毫自己便就丧命于此。

琮明的枪依旧对着严岳的喉咙并仔细打量着严岳。

“你是何人?”

严岳此时冷汗已经打湿了后背,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小王爷,在下严岳,家父乃吏决司韩佩!”

琮明一听韩佩二字顿时杀意已去了一半,指在严岳喉咙处的枪也收了回来,“你是韩大人之后?”

严岳:“在下虽为义子,但义父、义母对在下的恩德却是重如山,义父一家多日前惨遭苏琦狗贼杀害,是义母慈爱命人救走小儿,故此严岳才会在此苟活。”

琮明:“韩大人一家遭遇小王也是惋惜不已,只可惜在我得知消息时已经来不及了,才导致韩大人一家落难!”琮明面露惋惜。

严岳:“在下逃出后立誓要为义父全家报仇雪恨,但是当今天下各州、代诸侯仍养尊处优,无人肯举兵反苏、布二贼,于是小人便北上,在饥寒交迫之中恰遇圣军搭救,故而才随了圣军。”

琮明面色一沉:“哼,此贼军围攻我朝圣地,又举兵进军我朝都城,其祸心举目共睹,虽我痛恨苏、布二贼,但是对于反贼,小王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进行讨伐!”

严岳:“小王爷,反贼确实要讨,但是圣军不是反贼而是义军,圣军所到之处从未扰民,而且还爱民护民,围攻虬龙城圣军未废一兵一卒,也未伤害城内一兵一民,此不仅显示出我军统帅对圣主的尊敬,而且还充分的让人们都知道我军是一支义军,虽此刻我军进军甲智,但我军真正的目的是苏、布二贼,并不是荼王。严岳曾听家父说过,小王爷忠君爱国乃少有的栋梁之才,只是因受制于人无力报效君王,严岳虽不才,在圣军中只不过是一个侍从,但是以王爷的实力,若加入圣军不仅会展露身手,而且还可以凭借圣军的力量将苏、布二贼一网打尽……”

严岳的话让琮明有了片刻的动心,但随即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我堂堂的鹿庭王琮明,为了实现自身的抱负竟然要借助叛军的力量,开什么玩笑!”琮明脸色突然一变:“亏你还是韩大人的义子,平日多受韩大人教诲,竟如此的不分是非!那圣军主帅若杀了苏、布二贼,会将已到手的大权全部交给荼王吗?那圣军的将领会听命于荼王调遣吗!恐怕到时又是另一个苏琦、布奇控制朝野吧!”

严岳:“这点请王爷放心,我军主帅乃忠义之人,待讨伐了苏布二贼之后必定交兵返乡归隐田林……”

“哈!这种儿戏之言岂是小王能听之物,我念你是韩大人之后不予你计较,你若弃暗投明我便放你一马,若再与反贼善言我便替韩大人清理了你这个不忠不孝之徒!”

“小王爷!我军深得民心,军中将士皆为穷苦百姓自愿加入的,何为反贼呀!”

琮明大怒:“住口!若让尔等打到仓兴挟持天子,又揽收民心,那我王还如何能保得住,上元帝王朝还如何会延续,尔等贼众绝不可留于此地!”说罢,举枪向严岳砸去,严岳急忙抽剑进行隔挡,“王爷!”

“今天我就替韩大人清理了你这个不忠之徒!”琮明说完再次挺枪相刺,严岳招架了两招自知不是对手急忙调马便逃。

琮明大喊一声,“哪里逃!!”驾马便追,圣军中一将见状驾马而出,“琮明,我侩通已忍你多时了,受死吧!”两个大锤砸向琮明,琮明举枪挡开,没有理会继续追赶严岳,严岳骑马逃回军中,两边士卒将道路堵上见琮明仍纵马追赶,无不胆战心惊。琮明举枪向马前一个横扫千军,挡在面前的士卒无力招架,被打的人仰马翻。圣军没想到琮明会突然只身冲入军中,一时间乱了阵脚,琮明杀开一条血路,直奔众将而来。

众将一惊,其中两人上前招架,琮明将枪横在头上高举,枪左边挡着大刀,右边挡着长戟,白龙马继续前跑,枪也顺着刀、长戟向前滑去,两将未来得及躲,琮明大吼一声,枪的两端同时打在两将的腹部,两人的身子从各自的马上离开被琮明举在枪上。琮明将枪一抖,两将噗通落地,琮明见圣军众将正将一人围在当中后退,料是葛藤,便直奔此人而去。

“元帅快走,这里有我们!”

葛藤大骇骑马急向后军跑去,身后一将挡在琮明身前。

琮明:“贼帅哪里逃!”琮明的注意力全在葛藤身上,并未正视挡在身前的小将,就见那小将将枪头指向身后,待琮明马到之时横枪便扫了过去,琮明立起枪身欲挡住横扫而来的双刃枪,咔嚓一声响两枪撞击,琮明一惊身子向后弯曲,双刃枪顺着琮明的枪滑了过去。

琮明的白龙马继续追赶着葛藤,琮明却骑在马上向后望去,就见刚刚那名小将身披灰色铠甲,手持双刃枪,正准备调转马头,但是却被一些慌乱的士卒挡住,虽身上的装束平平,但依旧可以看出其英姿不凡。

一连和圣军多人交手,给他如此压迫之力的这还是头一人。

白龙马逐渐逼近葛藤,圣军将士大都被甩在后面,无法及时赶到,这时圣军大营内冲出两名骑马的将士,“两人大喊,敌将休伤我家元帅!”两人均持大刀迎了上来,琮明挺枪对准其中一人迎去,咔嚓一下,琮明的白龙马嘶叫一声慢了下来,这时两人一前一后将琮明堵在当中。

琮明:“来将何人?”

“圣军守营军卫将刀!”

“圣军守营军卫莫伯里!”

琮明大笑:“哈哈哈哈哈,没想到,贼军当中将帅都是草包之辈,而守营军士当中却出现了如此勇猛之人,看来今日并非你家狗帅命丧之时。”看着渐渐逃去的葛藤,和慢慢围拢过来的敌军,琮明立刻调转了马头。

将刀:“废话少说,你已到我军中休想活着出去!”说罢两人便举刀与琮明大战起来,正当三人缠斗不分胜负之时,圣军再次大乱起来。

原来城内琮明所统领的禁卫已冲出城外杀入圣军军中,数百名禁卫身手敏捷,堪有以一当十的气势,杀的圣军节节后退。

圣军大败,葛藤回到营后,命全军再后撤十里。琮明由其禁卫护送回城内,双方重新整顿准备明日再战。

场景:妙回岭关口

郡主与明思两人扬马来到妙回岭关口,等在关口的一干人等见郡主已到便一同迎了上来,其中一将军打扮的人单膝跪在郡主身前,“属下兰阿尔特率领妙回岭的一干将士愿归顺郡主,从此以后愿听从郡主调遣,铲除苏、布二贼!”

郡主将兰阿尔特扶起,“少将军忠君爱国不辱老将军的在天之灵!”

一旁年迈的泰中、海加币,以及武将出身的水礼龙、柯从、达平几人也迎了上来躬身鞠礼。众人跟在郡主身后一同向关内走去。

寒风吹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