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祭传

第110章 第一百零三话 纨绔

场景:天合宝宫城

肖氏安一行人在周竹的极力邀请下,来到了城中最有名的百味楼。

百味楼以百味为肴每天都会吸引不少的客人来此用餐。走在百味楼的门口就能闻到那引人口水直流的香气,走到里面更是高朋满座,好不热闹。

在向楼上走的时候,肖氏安找机会偷偷提醒了郡主,让郡主小心一些,其实就算肖氏安不说,郡主在白乾听说周竹要宴请他们时,看白乾焦虑的表情也猜出了一二,再加上周竹打发白乾离开时,白乾看上去十分的担忧。

几人来到楼上的一个包间,包间十分的气派,在最里边一个方形酒桌两旁,还有两张并排的长桌。

周竹让肖氏安一行人就坐,而自己则坐在那个独立的酒桌前,他先是为刚刚街上发生的事向诸位赔罪,接着又以地主的身份敬了众人几杯,不多时飘香四溢的各种美味佳肴便都端了上来。

周竹:“不知各位从何而来,到天合宝宫城是为了生意还是其他什么事?”

肖氏安:“我等皆是从东而来,其实此次到都州也不过是路过而已,但因为之前与显公大人提到过要到此拜会,所以才一边游玩一边到了这里。”

周竹哦了一声,心中也有了几分熟然,“家父盛名在外,各地都有几个交好的朋友,只是没想到还有像各位这么年轻的友人,想必先生与家父算是忘年之交了吧?”说着又举起酒杯敬了敬。

何肖心中好笑,显公如何攀得上和城王,还忘年之交,实在好笑。

但是周竹却全然不觉,说出这句话的语气,似乎还有点抬举肖氏安等人的意思。

肖氏安干笑的也举起酒杯回敬了一下,就在这时外面走进一个随从,在周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周竹点点头,于是起身说道:“各位贵客既然远道而来就不要客气,需要什么请尽管点,在下手头上有点事要处理,可能要耽搁一会儿,还请各位见谅!”周竹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显得很有君子之气,要不是白乾先前的反应过于明显,他们几人也很难想象到这其中会有什么算计。

郡主和肖氏安会心的对视一眼,“竹公子若有事就请自便,不必在乎我等。”

周竹深施一礼便与那随从离开了包间。

当周竹一离开,仆役立刻起身检查着房间,包括他们所坐的位置也都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肖氏安:“什么东西丢了吗?”

仆役:“既然知道他们请我们而来是有意图的那当然得小心一些,一旦这房间里有什么机关陷阱将我们控制住怎么办?”

肖氏安:“放心吧,这个酒楼是做生意的,不是暗算人的,怎么会有人在做生意的地方设置机关陷阱。”

郡主看着肖氏安气定神闲的样子,到时给了自己极大的安全感。

仆役坐会自己的位子后,觉得还是不对,于是将刚刚的酒壶拿来,仔细闻了闻,东德礼在一旁一边喝着美酒一边说道:“放心吧,酒里没有迷药……,不过,这些菜……恐怕就不能吃了!”

何肖本来夹起一大块肉正要往自己的嘴里塞,听到东德礼的话后,无奈又不舍的将那大肉片放回了盘子里。

这时再看刚刚大口大口吃着美味佳肴的应絮儿,已经渐渐开始眩晕了起来,眼神逐渐的恍惚,最后直接倒在酒桌上了。

东德礼见应絮儿倒了,于是帮她找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趴在了桌上,同时说道:“时间看来差不多了……”

又过了两刻钟的时间,这时门口处传来包间房门被小声推开的声音,接着卞公子和手下的跟班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当看到包间内的人都倒在酒桌前,卞公子立刻大笑了起来,他先来到铜钢身前用力的踹了铜钢两脚,一边踹一边嚷着:“我让你跟我作对,让你跟我作对!”

接着他又来到郡主前刚要抬脚踹,一下子停住了,他脸上露出一副淫笑,“这个小美人可是人间尤物啊,看我之后怎么疼你!”

那个跟班在身后问道:“少爷,这几个人都怎么处置啊?”

卞公子指着铜钢说道:“那个给我关起来,等我跟小娘子缠绵够了在去收拾他!其他的人装进麻袋里,送到城外丢河里!”

那跟班指了指应絮儿,也一脸淫邪的说道:“公子,这个小娘子能不能赏给小的?”

卞公子走到应絮儿跟前,将应絮儿的脸抬起,顿时也心花怒放起来,“哎呦!刚刚在街上没太主意,这个也挺不错的!”然后没好气的向那跟班说道:“赏什么赏!把这个也给我关起来,但是给我好生侍候着,等我玩腻了再赏给你!”

那跟班听了连忙道谢,卞公子看了看郡主又看了看应絮儿,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兴奋,“一天一个轮着玩,这下可够痛快的了!”

跟班指着郡主说:“可是,少爷,竹公子说把这个给他留着,你要是动了怕竹公子不高兴!”

卞公子:“我管他高不高兴,惹恼了老子他也没好日子过,他想要,等老子玩够了再说!这几个人就交给你了,我跟小美人去里面那屋,告诉下面的人别来打扰我!”说着便要抱起郡主,可手刚碰到郡主,郡主突然飞起一脚,将卞公子直接踹飞到墙上。

那跟班见状也吓了一跳,刚要喊人,手便被铜钢捏住,痛的直跪地求饶。这时除了应絮儿依旧趴在桌上睡着外,其他人都坐了起来。

肖氏安:“城中最好的酒楼十有八九属于城中首富,果不其然!”

卞公子捂着肚子疼得身体只在地上扭着,“臭婊子,你敢打我,你知道惹恼了我会有什么后果吗!”

郡主:“死瘪三,那你知道惹恼了我会有什么后果吗!”

这时楼下传来阵阵嘈杂声,听声音有一大群人从楼下涌了上来,而且似乎是将整个酒楼都占领了一样,不一会儿,白乾带着一队官兵闯了进来,看到卞公子倒在地上哀嚎,而其他几人则好好的站在跟前时,顿时松了一口气。

“还好和城王和郡主,还有诸位没事,不然下官真的万死!”

肖氏安看到白乾满头大汗,脸上担忧的神色犹在,便猜到,白乾在天合宝宫城任职,一定也见识了或听说了不少城中的事,对大公子周竹更是了解,当周竹说要宴请他们时,白乾就知道周竹不怀好意,所以被打发走后边急匆匆的回去调兵,前来相助。

本来白乾刚开始是打算向周竹透漏肖氏安等人的身份的,就是怕周竹不知好歹,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周竹打断,并很快的把他打发了。

肖氏安感谢道:“白将军德行高尚,肖某敬佩!”

白乾也拱手道:“和城王言重了,下官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接着白乾转身向身后的卫兵喊道:“把这两个不知死活的给我拿下!”说完便有几个士兵将卞公子和那个跟班架了起来,卞公子这时还嚷嚷道:“好你个姓白的,连你们家大人都不敢这么对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呵斥,“谁让你们进来的!”周竹一边喝道一边走入包间,当看到被架起的卞公子和站在对面的肖氏安、郡主等人,周竹先是一愣,转而向白乾厉声问道:“白乾,本公子在此宴请贵客,这是怎么回事!”

白乾抱拳回道:“秉公子,属下按显公所托,迎接和城王与郡主殿下,却见到卞公子有不轨行为,故而拿下!”

当周竹听到和城王和郡主几个字时脸上的表情也突然僵了一下,冷汗也瞬间下来,接着他表情一变,忙拱手深施一礼说道“原来是和城王和郡主,恕属下有眼无珠!”

肖氏安和郡主冷眼看着周竹都没有说话,就见周竹来到卞公子身前一巴掌扇在卞公子的脸上,打的卞公子也一脸蒙圈的看着他。

周竹喝道:“和城王和郡主乃何等身份,你这个不知死活的竟然也敢冒犯,把你们一家都搭进去也不够赎罪的!”

那卞公子一脸委屈的看着周竹,嘎巴着嘴想说又没说出来,周竹这时转身拱手道:“郡主、和城王受惊了,既然家父在府中等候二位的大驾光临,那就请二位贵人随同白将军的护送前往府宅,这人就交给在下处置,可好?”

郡主自然是不会同意的,刚要说话,肖氏安先说道:“既然是冒犯了我等,按照和城的规矩,也自然要用和城的办法来解决,有劳白将军派人将这位卞公子送到城外和城军大营,仆役!”

“是,主人!”

“你也跟着一起去,叫石旦将军好好看管!”

“是!”

周竹一听还想在说点什么,但转头一想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白乾派人押着哭闹的卞公子随同仆役去往了城外和城军营地,而他则亲自带人护送郡主和肖氏安向府宅而去。

应絮儿因为吃了太多的东西,依旧睡着,肖氏安只好让铜钢将她抱到马车里,而郡主和肖氏安这时坐上马车,肖氏安看着郡主的表情知道她还在为刚才的事而羞恼,于是问道:“郡主觉得那个周竹公子如何?”

郡主冷哼一声:“哼!狐谋狼心,与市井之徒一丘之貉罢了!”

肖氏安:“看来,这次都州一行也没那么让人安宁啊!”

当来到州府府宅门口时,显公早已接到了白乾的消息,等候在那里,当看到郡主时,显公急忙下跪磕头拜见,但是被郡主及时扶住了。

显公看上去比上次在秒回岭时又苍老了许多,身体走路时也有些发飘。

进入府中,来到后堂,这里已经摆满了酒宴,肖氏安和郡主看着酒宴相视一笑便找了位子坐了下来。

肖氏安故意调侃道:“没想到一来到都州便连连遇到好事,这酒宴一个接着一个,让肖某都有些不敢入座了!”

显公听了肖氏安的话后面色有些尴尬,他听说了刚刚在百香楼的事,于是端起酒杯道:“今日和城王和郡主入城,下官本应亲迎,却无奈身体实在力不从心,致使和城王和郡主看到了城中不好的一面,下官也十分惭愧,下官就以此酒向二位赔罪了!”说着仰头将酒倒入口中。

郡主:“显公言重了,显公以年迈之躯还在为都州操劳实属不易,本宫看着都心有触动,本宫也敬显公一杯!”说着也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显公:“郡主如此说真是折煞老臣了!”

显公这时又看向肖氏安:“和城王此次到访辖地不知要留多久?”

肖氏安:“其实大多地方都走了,也看到了很多新奇的事物,之后再此地留上三五日也就差不多了!”

显公点点头,“和城王难得到访,可以的话就请和城王多留几日,老臣也可多尽些地主之谊!敢问和城王下一个要去的地方订好了吗?”

肖氏安迟疑了片刻,“还没定好……”

显公意味深长道:“这样啊……如果和城王有了打算就请告诉老臣一声,到时老臣派人护送和城王和郡主。”

郡主:“有城外的和城军在,何须劳烦显公!”

肖氏安:“对了,之前听闻龙古老将军尚有一子,不知是否在显公帐下任职?”

显公一听肖氏安的话,脸上的表情变得不自然了一些,迟疑了片刻后说道:“老夫不知和城王与这龙啸觉也有交往?”

肖氏安:“原来龙古老将军的遗子叫龙啸觉!本王并未与其有过来往,只不过家师五车先生与龙古老将军算是挚交,在下也听过不少关于龙古老将军的事,十分敬佩,所以刚刚想起才问道。”

显公点点头,道:“龙老将军确实留有一子,之前还是我军中一关隘的守将,可惜后来华清军绕七峦山脉侵入都州时,龙啸觉弃关而逃,还为了夺玄勾枪杀了铜起城城主,最后叛逃到了游久代!”

肖氏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惜了……”

寒风吹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