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学的空想物语

柯学的空想物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2章 62.三胞胎

像是钝器敲击,在一瞬而过的雷声里,更令人心悸。

“刚刚是什么声音啊?”毛利兰也注意到,下意识看向窗外。

园子惊讶地指着窗外某处,“那里好像有一个人...”

咔嚓!闪电划过,窗外陡然亮若白昼。

穿着雨衣的人,手中的石头一下下砸落,地上分明还躺着一个人!

“啊!”

猝然的惊叫,雨中的人下意识回头,雪白的口罩上沾了溅出的血,眉宇之间俱是凶厉。

“那个人...是雄三!?”绫子难以置信道。

柯南一把推开窗户,翻身而出。

对方没有犹豫,在闻声之后便迅速逃离。

“柯南!”毛利兰不放心,紧跟上去。

忱幸的动作顿了顿,松开按着窗沿的手。

雷雨夜,有人行凶杀人,毛利兰追着柯南出去了,他首要是保护身边的这几个女人。

……

死的人是富泽哲治。

几分钟前还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长辈,鼎鼎大名的富泽财团的当家人,如今沾染血与泥,成了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被冰冷的雨水冲刷,再无声息。

“伯父...”绫子难过道。

忱幸眉间微紧,虽然他也不喜欢富泽哲治,但对方毕竟身份特殊,如今死在这里,对铃木财团也会造成一定影响。

“姐姐,你真的看清那个人,是雄三哥吗?”园子低声道。

“嗯。”绫子点头,虽然那个人带着口罩和帽子,可只是露出的上半边脸,分明就是富泽雄三。

她不会认错。

园子隐含担忧,安慰般抚着她的后背。

“还是先联系警察吧。”柯南瞥了眼尸体的手腕处,那里原本戴着的手表不见了。

话虽如此,可台风过境导致的雷雨阻断了信号,众人心情沉重地度过了一个夜晚,次日警察才赶到。

来出现场的还是不久前才见过的横沟警官。

“你们是说,昨天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富泽雄三在亲手杀他父亲富泽哲治的时候,被你们当场撞见了?”横沟警官问道。

“是这样。”毛利兰点头。

认出富泽雄三的人是铃木绫子,她刚要开口,身后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绫子啊,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多人?”

绫子吓了一跳,匆忙回头,“雄三?”

富泽雄三见她神情不对,刚打算问,横沟警官就是一声大喝:“你就是富泽雄三吗?”

“啊对...”富泽雄三愣了愣,下一刻就被两个人高马大的警员按住肩膀。

“不是,请问出了什么事情?”富泽雄三满脸疑惑,自己就睡了一觉,怎么还把警察招来了?

“你父亲富泽哲治是被你杀死的对不对?”横沟警官直来直去。

“什么?!”富泽雄三先是一惊,随即大声道:“杀死我爸爸?怎么可能?”

而见他有些激动,按住他的警员更用力了些。

“放开我,我根本就没有杀我爸爸!”富泽雄三挣扎道。

这时,一个疑惑的声音传来,“发生什么事了,雄三?”

是与富泽雄三一样黑皮肤的青年,疑惑不解地看着眼前的阵仗。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肤色更深,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

一眼能看出来的是,三人在相貌上有几分相似。

正是富泽哲治另外两个儿子,富泽太一和富泽达二,只不过令人比较好奇的一点就是,富泽哲治皮肤很白...

“大哥,好像出了什么意外啊。”富泽达二轻佻道。

“这下刚好。”富泽太一笑了笑,“我正愁小说没有题材写呢。”

柯南仔细看着三人,脸色微变:这是三胞胎?!

如此一来,昨晚铃木绫子所看到的凶手的真实身份,就有待商榷了。

而显然,横沟警官没有想到这一点,双手交叉,厉声道:“富泽雄三,我现在必须以杀害富泽哲治的罪名逮捕你!”

“刑警先生,请等一下!”绫子忍不住道:“我们昨天的确是看到凶手的脸了,可我们看到的只有他的眼睛跟鼻子部分。”

“什么意思?”横沟警官一愣。

“因为凶手带着口罩。”园子说道:“而且我们根本不知道雄三哥还有两个跟他长得这么像的兄弟。”

铃木家跟富泽家关系是不错,但那是长辈之间,像他们这些小辈是不熟的,小时候偶尔见过几面,但后来因为年龄跟各自成长的环境等诸多原因,几乎没再见过。

所以她真不清楚富泽家三胞胎的事情。

与之相对的,富泽雄三也是在宴会上对绫子一见钟情,说明长大后的两人甚至没有见过面。

听了园子的话,横沟警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向三胞胎,“也就是说,真正的凶手就是你们三人之一了。”

“我昨天晚上还在冲绳岛呢。”富泽达二闻言冷哼,“我是为公司出差,在三个小时之前才坐今天最早的班机到达羽田机场,而且从这里飞往冲绳的最后一班飞机是在晚上八点钟,我要在案发时间赶到别墅这里太不现实了吧?”

“冲绳...”柯南看着这个人,陷入沉吟。

接下来,富泽太一也提供了不在场证据,是在十一点三十四分的电话答录机里的录音,内容提及了昨晚棒球比赛中的全垒打和比赛结果。

--棒球比赛终了是在十一点二十五分,而那场比赛只有卫星电视进行播放,所以没看过电视是不可能知道结果的。

富泽太一低头一笑,看向二弟,“如果凶手不是你我两人的话...”

“啊,这么说就只有雄三了。”富泽达二挑眉道。

“不是的,我怎么可能会杀害爸爸?”雄三连忙道。

横沟警官问道:“那你昨晚的不在场证明呢?”

富泽雄三连带急色,“我昨晚一直待在画室里,不过我有叫一个朋友打电话把我叫醒,时间就是十一点半左右。”

“请别人叫醒你?”横沟警官问。

“对,因为我想先小睡一会儿,然后熬夜把工作完成的。”富泽雄三点头道。

横沟警官皱眉。

就在这时,一个警员进来,“我们调查了今天的乘机名单了。”

“我没说错吧,上面有我的名字。”富泽达二说道。

“的确有你的名字没错,问题是我们刚跟机场确认的飞机抵达的时间,是在三十分钟之前。”横沟警官逼近道。

“怎么可能...”富泽达二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柯南适时道:“是因为台风延迟的吧,昨晚新闻上有播报。”

横沟警官一笑,站到富泽达二身前,“那么,可以请问一下,昨天晚上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富泽达二起初有些慌张,随后索性破罐子破摔,“是东京,我是在昨天晚上回到东京这里来的,回来后就一直待在浩美那里了!”

横沟警官:“浩美?”

“是我的未婚妻,听说她病倒了,我才会担心地去看她。”富泽达二语气松软下来,“我是因为担心爸爸知道我为了她丢下工作不管,才找人替我去冲绳的。这是真的,拜托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柯南看着三胞胎兄弟,微微皱眉,凶手就在其中不会错,问题是谁说了谎呢?

灰原哀走近,忽然道:“昨天晚上,停电了十分钟。”

我自听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