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学的空想物语

第147章 18.人间清醒

工藤新一跟毛利兰聊得很开心。

两人穿的也比较正式,明显是为了今晚的约会而好好打扮过,男帅女靓,确实吸睛。

忱幸无师自通地躲在菜单后面,暗自观察。

“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服务生问道。

“跟他们一样。”忱幸下巴朝工藤新一那边努了努,压低声音道。

“好,一份情侣套餐,还有...”服务生认真记下。

“等等。”忱幸一听,连忙喊住她,随便在某页菜单上一指,“不要情侣套餐了,要这个吧。”

“您稍等。”服务员微笑着走开。

忱幸平复心情,端起果汁喝了一口,继续侧耳偷听。

“咦,你是铃木财团的...”这时,一个有些不确定的声音在旁边出现。

他抬头看去,是个不认识的富态中年人。

忱幸没吭声,而中年人脸上却浮现些许笑意,“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不好意思,您是?”忱幸礼貌道。

“这是我们社长,辰已泰治先生。”旁边,跟随中年人身后的一人说道。

“我们之前在铃木财团60周年的晚宴上见过的。”辰已泰治笑着开口。

忱幸心下了然,想来是自己彼时跟朋子阿姨在一起,当时有人打听过自己,然后知道了自己跟铃木家的关系。

就如同现在,自己并不认识对方,也不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但不妨碍对方过来打一声招呼,今后跟铃木财团有交集的时候,也有机会说上句话。这大概就是生意场上的门路和周旋了。

“辰已先生也来吃饭吗?”忱幸便问道。

“是这样,我们公司一会儿有个酒会,就在这边的意大利餐厅。”辰已泰治热情道:“土方先生要不要来玩玩?”

“多谢您的好意,不过我还在等人。”忱幸婉拒道。

“这样啊,那就不打扰了。”辰已泰治遗憾道:“下次我去拜访铃木会长的时候,再一起用餐。”

“荣幸之至。”忱幸礼貌一笑。

辰已泰治含笑点头,旋即领着身后几人离开了。

在拐过转角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便淡下去,恢复威严之色。

“社长,刚刚那个年轻人是?”身边,公司部长大场悟好奇道。

虽然东京这边财阀子弟众多,但他还真没听说过方才那人,可看辰已泰治的态度及话里意思,对方竟跟那个铃木财团有不浅的关系?

“是铃木家的子侄辈。”辰已泰治想到那位铃木夫人的介绍,便知这层关系匪浅。

今晚遇到,赚个眼缘就很好了。

“公司以后的事情,还需要你们尽心尽力啊。”他感慨道。

“社长放心。”大场悟连忙道。

辰已泰治点点头,进了电梯。

……

忱幸见工藤新一跟毛利兰谈论起以前的事情后,便抽空去了个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刚好路过电梯间,不经意地一瞥,顿时愣了下。

那是拥吻在一起的两人,个子很高的男人以及妆容精致的女人,虽然灯光有些暗,但仍能看出他们的投入,在唇齿分开时,还能看到那暧昧的拉丝。

忱幸颇感新奇。

但也只是看了会儿,他便打算离开,可就在这时,电梯无声打开了,高个的男人仍按着女人的后颈,与她接吻,但另一只手却拿出了手枪。

在忱幸的视线中,带着消音器的枪口一瞬明灭,男人继续吻着女人,眼睛直直看向电梯,等到电梯门自动关上,才揽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伴离开。

杀人,果然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忱幸收回目光,甩了甩手上残留的水珠,往回走去。

而回到座位后,发现工藤新一跟毛利兰竟像是在深情对视,一个害羞犹豫,一个温婉等待。

好像是男方打算说什么。

忱幸记得灰原哀的嘱咐,怕这家伙真忍不住把真相说出来,便要起身阻止。

然后,就听到了一声尖叫,声音是从电梯间方向传来的。

忱幸动作顿了顿,拿起刀叉,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努力吃着自己点的极生牛排,下刀还能看到殷红的血水渗出在洁白的餐盘里。

那边,工藤新一脸上犹豫更甚,但还是道:“其实,我想说...”

“听说电梯里面死了人呢。”有人说道。

“报警了吗?”

“小兰,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工藤新一努力装做不在意。

“听说用的还是手枪。”

“是我们社长被人用手枪射穿了脑袋。”又有人道。

工藤新一表情为难了一瞬,“我想说的是...”

“好啦。”毛利兰抿唇,柔和笑道:“其实你明明就担心那件命案,别硬撑了。”

“没有。”工藤新一尴尬道。

“哼,我才不像某某人呢。”毛利兰托着下巴,促狭道:“我就在这里不躲也不逃,你还是快点去吧,大侦探。”

工藤新一心底软了下,第一次在案件之前有了徘徊。

“快去吧,趁我现在还没有改变心意。”毛利兰轻笑道。

工藤新一轻呼口气,“小兰,不好意思啊,那我马上就回来。”

“嗯。”毛利兰笑着点头。

看着匆忙的背影,她心想,笨蛋,我会一直等你的。

另一边,忱幸虽然有些饿,但还是没能强撑着吃光牛排,最后喝了两杯果汁压了压,不放心地起身去找工藤新一。

……

警方随后便赶到。

高木警官在了解了大致情况之后,向目暮警官汇报:“死者名为辰已泰治,58岁,据说是个游乐器公司的社长。发现尸体的那三个人都是公司的职员,因为回公司拿几样忘记的东西,所以发现了尸体。”

“忘记的东西?”

“对,因为据他们表示,他们公司今晚在这家餐厅举办了成立20周年的创立酒会,忘记的东西就是派对用的花束。”高木涉说道:“对了,这个电梯是他们公司的专用电梯。死者说身体不舒服,本来是要回一趟公司然后就去休息的。”

“他的衣服这么凌乱,凶手的目的应该是钱财吧?”目暮警官推测道。

马上,他像是回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道:“这里以前是不是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啊,记得那时候我还是个菜鸟,有个奇怪的年轻人嘴里嘀咕个不停...”

“呃,警官,那时候我还在读小学。”高木涉干笑道。

“让你们失望了,在我看来,歹徒根本不是为了钱行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目暮警官下意识对高木涉道:“对对对,当时那个年轻人就像这样。”

不过,两人立马循声看去,想看看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如果歹徒是以劫财为目的,持枪威胁的话,应该会把猎物带到人烟稀少的地方才对。因为将人杀害之后,他要搜索钱财,在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搭乘的电梯,可以说是最差劲的选择。

另外,如果他是为了钱财的话,根本不用把死者衬衫的袖口给松开,我说的没错吧,目暮警官?”

工藤新一转过头来,语气轻松。

“诶,工藤老弟?”目暮警官讶然道。

“嘘,不要把我的身份说出来!”工藤新一上前捂住他的嘴。

目暮警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刚刚好像看到你这只手碰过死者?

我自听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