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学的空想物语

第108章 107.巷中缠斗

本就热闹的长街因有人坠楼而更加喧哗,人潮汹涌,忱幸追逐着前方的身影而去。

她跑得很快,明明穿着高跟鞋,体能却好得过分。

逼仄的小巷,忱幸刚拐入其中,迎面便是一缕劲风。

而他早就感知到对方贴墙藏着,轻易侧头躲过,屈肘迎上。

库拉索眼底闪过惊讶之色,不过并不妨碍她抬臂格挡,旋即提膝顶向忱幸下身。

嘭!肉与肉结结实实相撞,库拉索顺势变招,手腕一翻扣住他的小臂,而忱幸则以膝盖压下她的小腿,身子重量前倾,将之抵在墙上。

眼前是那个银发的女人,因为穿着高跟鞋的缘故,身高只比他低半头,帽檐有些低,看不清面容,只是下巴白皙精致,唇色也是一种失血色般的白。

“你是什么人?”忱幸开口。

库拉索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手上力道陡然一重。

忱幸支起上半身的同时,双手锁住她的手腕,却感受到了来自身下的不安分。

对方不知何时挣脱出一只手,也不知何时拔出了手枪,此时枪口就顶在他的小腹,因为两人姿势的缘故,枪口有些用力。

“放手,往后退。”库拉索淡淡道。

忱幸依言撤力,朝后退了一步。

库拉索想到刚才这家伙竟然敢贴在自己身上,眼神顿时一厉,抬手就是一拳打过去。

啪,挥出的拳头被横在身前的手掌挡下,并用力握住,与此同时,她持枪的手忽然感觉到一丝刺痛,手指刹那有了松动。

忱幸猛地朝下一拍,卸掉了她的手枪。

库拉索眼神一凝,先是朝后微微仰头,然后用力向前砸去。

她带着鸭舌帽,帽檐极硬,忱幸连忙偏头,却也被帽檐擦过下颔,然后库拉索力聚肩膀,顺势撞进他的怀里。

忱幸措不及防,突如其来的力道使他后退几步,而库拉索趁机扯出被束缚的拳头,身子保持自然朝前的姿态不变,重心却下移,左腿自后方撩起,竟是打算似金钩踢他的头。

只是在规范内修行剑道的忱幸,当然无法与经过专业训练的杀手或特工相比,无论是近身缠斗的技巧,还是高效杀人的经验,他都不足。

但好在,他也不是普通人。

感知自伊始便聚集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她的身手虽快,却不至于让人反应不过来。

忱幸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双臂在前,整个人再次前压,像是一堵墙,将所有的重量推了上去。

库拉索一脚踢空,身姿还未调整过来,便再一次被撞到了墙上,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双臂被控住,像舞者那样一条腿撑地,另一条腿贴着自己的后背,可身后却是墙,严丝合缝。

饶是以她惯有的冷漠,也不觉感到一丝羞怒。

鸭舌帽在碰撞中只是斜斜挂在耳朵上,银色的长发披散着,因着有些屈辱的姿势,她整个人是扑在忱幸怀里的,巴掌大的脸就贴在他胸膛上,却不全然是冷冰冰的,因为她有些疼--腿分得太开,腰身弯折地太过。

忱幸低下头,她戴着墨镜,看不到眼睛,但想必是杀意满满。

他单手抓住她的双手手腕,将之拎起,用力按到墙上。

库拉索不由闷哼一声,仰起玉润的天鹅颈,这一下更像是弯折的弓,显然难受地紧,那条劈开的腿倏然绷紧,脚背伸地笔直。

她甚至听到了裂帛声,那是她绷开的衬衣扣子,还有撕裂的裙子...

“混蛋!”库拉索咬牙切齿道。

忱幸表情没什么变化,伸出手,把遮住她半张脸的墨镜摘了下来,在看到那双不同瞳色的眼睛时,稍有诧异。

这是一双很漂亮的大眼睛,只不过左眼是蓝色的,右眼是透明的,虹膜与巩膜颜色极为相近,神色颇显凌厉。

在他看她的时候,库拉索只是紧抿着唇,然后,忱幸便感觉到了手掌上传来的温热。

是束缚着她双手的那只手,温热是血,从掌心里溢出来,那是之前被他用剑气划破的伤口,所以才有机会打落她的手枪。

两人此刻姿势暧昧,甚至忱幸如果把视线从库拉索脸上移开,就能看到不曾注意过的曲线,以及未曾领略过的风景。

而有人路过看到这一幕,恐怕会以为他们是有了别样兴致的情侣,根本不会想到宛若娇羞的女孩其实是某个组织的顶级杀手。

血从手腕淌下,在白净的皮肤上留下猩红的痕迹,又洇透了雪白的衬衫,刺目非常。

“你放开!”库拉索终于先忍不住道。

忱幸只是静静看着她。

“干邑。”库拉索又道。

忱幸神色微变,舌尖舔了下齿侧,撤身放开手。

库拉索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她换着手揉弄手腕,刚才忱幸太大力,白皙的腕上有着清晰的指痕,最疼的还是腿,一条腿发麻,一条腿有些酸,而保持刚才那个姿势,腿心才是最难受的。

她牙关紧咬,低垂的眼帘下隐藏杀气腾腾的眸子。

忱幸这才注意到她胸前绷开了扣子,还有裙子也扯破了,但没作声。

“你是怎么做到的?”库拉索抬起手腕,问道。

剑气留下了指长的伤口,不深,已经止血了,只有一些血珠。

她所好奇的,是彼时对方双手都未空着,是如何让自己受伤的?

毫无预兆,那时候她什么都未感觉到,一抹凉意之后,刺痛突如其来。

忱幸反问道:“你是谁,找我做什么?”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库拉索说道。

忱幸盯着她,沉默片刻,转身就走。

“什么意思?”库拉索愣了愣,身体上的行动快过意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拦在了他前头。

“我跟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忱幸说道。

库拉索给了他一个嘲讽的眼神,“真有那么容易吗?”

忱幸没吭声。

“贝尔摩德...”库拉索提起这个名字,忽然就不说话了。

忱幸还以为她要说下去,皱了下眉。

而这个小动作自然没逃过库拉索的眼睛,微讽道:“一提起她,你好像很在意?”

“如果我把你交给警察...”忱幸开口道。

“那样会害死很多人。”库拉索淡淡道:“再说,你能做到吗?”

原本看似缓和的气氛,再一次剑拔弩张起来。

我自听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