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少说,拔刀吧

第77章 大丰收

静谧的小院中。

一面刻画着树状阵法图案的墙壁,突然绽放出明亮的红光。

红光如呼吸灯般,一明一暗。

紧接着,一胖一瘦两道人影从阵图中浮现出来。

冯云环视四周,发现自己的位置已经不在地道中,而身后那传送阵法的光芒渐渐暗淡。

“好神奇,像穿过一道任意门一样。”

他暗暗惊奇。

等回到格物院,一定要求钰柔师姐给他的小院安排几道传送阵法。

一道通往坊市老宅。

另一道通往逍遥楼凝霜的闺房。

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他已经做好打算,在修炼间隙,就穿过传送阵法,去凝霜那小憩片刻。

饿了就回老宅,找正娘要面吃。

甚至可以用阵法搞一套物流产业,绝对赚爆!

效率比前世那些搞快递行业的大佬还要高!

冯云双眼灼灼放光,眼前似乎浮现出一道由黄金白银铺就的阶梯,阶梯直通他的人生巅峰。

“这里是哪里?”

“回上阶大人,我从小就出生在这里,从未出去过,因此并不知晓这是何处。”

“撒谎!你又如何得知那条密道?”

“我,我……我只是偷偷穿过传送阵,走密道,将这些骨灰带出去,埋在河边的大树下。”

林默的心理素质极差,稍一被追问,说话就磕磕绊绊,脑门渗出细密的汗珠。

看到他这副受气包的窝囊模样,冯云心里一阵火大,又有些可怜他。

就像前世时,单位来的新实习生,被老油条们各种欺负。

老油条们对实习生各种苛责,实习生却总担心哪里做得不好,令前辈不满。

但他们越是努力,老油条们越觉得他们好欺负,就越发变本加厉。

每次看到这场面,冯云想上前阻止,却又怕沦为老油条同事们眼中的假正经滥好人。

重活一世后,冯云决心摆脱上一世的不堪回忆。

因此他一看到唯唯诺诺的林默,就忍不住恼火皱眉。

“这些骨灰来自何处?”

冯云的语气温和了些。

“回上阶大人,我是负责清理药渣的小童,看丹炉里打扫出的药渣中,有些人的骨头,就用地火烧成骨灰。”

“别的大人说,将骨头烧成灰后随便扬了就行,但我觉得,他们应该被好好埋葬,就偷偷溜出去……”

“上阶大人,我做错了吗?”

林默畏惧地望着冯云,同时又避开他的眼睛。

他没少被别的高阶圣教修士用威压欺负,但这这位大人的威压,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强大可怕。

就仿佛整个世界都会被这位大人,化作无边无尽的尸山血海。

“你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冯云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很中二的台词。

“人与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是人,我也是人,皇帝是人,奴隶是人,这些骨灰生前也是人,人人生而平等。”

“每个人都应被尊重和理解,无论是生,还是死。”

林默听完这番话,眼睛渐渐明亮起来。

“从未有人肯定过我,上阶大人,您是第一个。”

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实习生啊,随便几句假大空的话就令他如醍醐灌顶。

但冯云所言的确发自内心。

前一世的价值观深深地影响了他。

因此他才如此执着地调查此事。

“带我去那位方大师储存灵草珍宝的地方。”

“啊这……”小胖子面露难色。

冯云循循善诱道:“你知道我是何身份?”

“不知。”

果然是个老实人,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被哄几句,就将我带进来。

“我来自圣教执法司,这位方大师炼制违禁丹药,现在主教大人命我彻查此事,因此你必须配合我。”

小胖子圆脸紧绷,嘴唇抿起,眉头微蹙,肃然起敬。

圣教执法司、违禁丹药、主教大人……这些高大上的名词一听就不明觉厉。

林默在这里属于被任意欺负的小透明,现在被圣教执法司的大人委以重任,心中竟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参与感和使命感。

“您跟我来!”

两人蹑手蹑脚穿过铺着青石板的小院,借着月色,来到一座圣殿前,与东圣教总坛圣殿的风格如出一辙,只是规模小得多,与一间大宅无异。

尖顶与拱门层层叠得,在夜色中显出诡谲的黑色,犹如一头背上生满尖刺的怪兽。

林默将手按在大门上,口中念念有词。

大门上冒出一道道红光,紧接着向后洞开。

“方大师在门上施加了咒法,除了我们几个知晓解语的小童,任何人想强闯,都会被方大师察觉。”

冯云点点头,口头表扬了他一番。

小胖子高高昂起头,愈发骄傲。

冯云随着他走进门,一股浓郁的灵草香味扑鼻而来。

他深吸几大口气,同时运转吞魔炼体诀,竟感觉到身体正在萃取空气中的灵气。

“不愧是三品丹师的小金库,连空气都被珍藏的天地灵宝沁透了。”

冯云放眼扫去,这座建筑的内部空间,似乎远比外面看到的大。

一列列架子上,陈列着各种天地灵材,氤氲出馥郁的灵气,有的甚至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他甚至感知到十几道珍宝的灵气,丝毫不输那株三千年的灵芝。

“赚大了赚大了,哈哈哈哈。”珈兰在识海中狂呼。

“我决定,将这里全部搬空。”

冯云攥紧格物令,愈发觉得这令牌太实用了。

“林默。”

冯云沉声肃穆道。

“在!”

“那万恶的方大师,就是用这里的药材,来炼制邪恶的违禁丹药!”

“本座看到眼前这一幕,心中充满了震惊与愤怒。”

“不知多少无辜的人,被方大师炼制的丹药祸害,以至于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甚至阴阳未合,元阳先泄。本座痛心疾首。”

“本座命令你,协助本座,将这些仙草灵材,按照灵气从高到低的顺序,统统抄没。”

冯云将格物令举起,做出冲锋的姿势,低吼道:

“冲啊!”

林默紧随他身后,也是一脸义愤填膺的愤慨神情。

两人七手八脚,如两个江洋大盗,将珍宝灵材统统扔进冯云的格物令中。

这是三品丹师的毕生收藏,而三品丹师,整个天下,甚至整个历史中,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他的收藏丰度,可想而知。

单就灵药灵材方面来讲,大罗国库恐怕都拍马不及。

“大人,一千五百年份的翠雪参要吗?”

“要!留在这里又不知会害多少人!”

“那这几颗云仙草呢?”

“别问,问就是要。”

“咦,大人,这还有几株栽种在盆里的药草,应该是龙血草,怎么办?”

“笨,直接连盆端走。”

“好嘞。”

很快,这座库房空了大半。

而冯云的脸上,充满了大丰收的喜悦。

杨田曲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