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捉妖司

第68章 不,这不是我女儿的尸骨

张书景一脸惊诧,直接跪下。

“棺木里面,就是奶娘啊!我不知怎么只剩下一颗头颅!”

周泽点点头,最后的挣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很好,你觉得本官只有这些证据?来人,传人证王招娣!”

“传人证王招娣!”

片刻,王招娣被两个妇人搀扶到公堂上。

刘大壮他们,赶紧朝着棺木挪了挪,给腾出来地方,毕竟偌大的一个大堂这会儿站了许多人,还有一个硕大的棺木,此刻看起来非常拥挤。

两个妇人退下,王招娣赶紧磕头。

“民妇王招娣,叩见明府。”

“抬起头来!”

王招娣抬头,看向周泽。

“你可识得这二人?”

王招娣极为淡然地点点头。

“民妇认得,他们是张家张书景张书祥兄弟。”

“何处认得此二人的?”

“钟家西跨院。”

张书景赶紧躬身施礼。

“明府明鉴,此妇人我未曾见过,何来认识一说?”

周泽没接茬,朝着薛平摆手。

“带人犯刘向忠。”

薛平赶紧退下。

片刻,刘向忠被带了上来,王招娣看向刘向忠眼泪直接流了下来,或许是此刻的刘向忠,跟几个月前已经变化太多。

“四月见过姑爷,都是四月的不是,让姑爷受苦了!”

四月两个字出口,张家兄弟显然一颤。

赶紧侧目看向王招娣,似乎记忆中此人的样子,跟眼前这个丑陋的妇人差别甚大。

刘向忠愣了,上下仔细看看王招娣瞪大了眼睛。

“你......你是四月?”

王招娣用力点头,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毕竟觉得自己有愧。

周泽拍了一下惊堂木,所有人赶紧收声。

“王招娣本官问你,此案卷宗中所记载,之前钟家报官的时候,你说七月二十五寅时末天未亮时,钟家姑爷刘向忠,似乎回来过。

还说,西跨院的角门可以开锁自行进入,无需他人通禀,可有此事?”

王招娣磕头说道:

“是,当时钟家阿郎让我如此说,为了免遭皮肉之苦,所以就如此跟不良人说的。”

周泽瞥了一眼外面,钟家的父母还没到,赶紧接着问道:

“为何如此说?”

王招娣抿紧唇,这会儿没什么犹豫。

“回明府为了钟家的脸面,小姐的父母知晓小姐是如何人品,为了钟家的脸面,也为了防止姑爷得到钟家的家产,所以让民妇这样说的。

之后民妇被关押三日,为了不泄露秘密,民妇就被打残,发卖到江安一个傻子家中做媳妇,毁了容貌带着锁链,也无法逃离。”

外面观看审理的人群中,一阵唏嘘声传来,毕竟王招娣看起来太惨了。

周泽抬眼,瞬间大堂内外安静下来。

“你说钟小姐的人品?详细说说。”

王招娣跪直了身子,这会儿她已经是自由身,虽然容貌尽毁,也不再受他人制约,大声说道:

“小姐与姑爷成婚之前不算,只是婚后,经常出入钟家西跨院留宿的男子就有多人。

民妇认得的有郎中崔贤,钟家账房李显烽,钟家采买孙优良,张举人家张书景张书祥兄弟等等,其他的几人,民妇叫不出名字。”

“你住口,朗朗乾坤竟然如此信口雌黄!”

外面围观的人,这回可是压抑不住惊讶了。

一个个嘴巴都合不上,已经开始低声议论,毕竟说出来的名字都知晓,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高低贵贱什么人都有。

而且照着这个丫头的说辞,这只是经常来的,还有一些名字叫不出来,这钟家到底养了个啥?

“掌嘴!”

周泽轻飘飘两个字,陈文池王汉已经驾轻就熟,老徐走到近前,啪啪又是两巴掌。

等王汉二人松手,张书祥已经趴在地上,眼前金星乱冒,嘴角也都是血迹,一张嘴吐出一颗牙,还是门牙。

别说,这会儿跟王招娣倒是有了几分相似。

张书景上前,将张书祥扶起来,看着他用力摇摇头。

二人站起来,张书景倒是一脸淡然。

“明府,张家奶娘下葬,也是有下人来伺候的,我是亲自看着奶娘装殓,至于这棺木里面怎么就剩下一颗头,我真的无法解释。

不过,仅凭这么一颗白骨状的头颅,就说这是钟逸珊的头颅,而且找来一个丫头,随便一指认我们,就定下杀人罪责我不服!”

周泽点点头,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瞥了一眼大堂外,哭喊声已经越来越近。

周泽朝老徐摆摆手,老徐凑到近前,周泽压低声音说道:

“带几个人去张家,枯井里面的尸骨和那个小厮找到,然后问他谁缝制的人偶,如若知晓,将那人一并带回来,切记不要忘记那把刀。”

老徐点点头,退了出去。

薛平很知趣,见周泽看他,赶紧朝着周泽点头,随着老徐退出去。

周泽这才朗声说道:

“带钟家父母进来问话!”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大堂外,人们赶紧让开一条缝隙,钟家父母在不良人的带领下,快步进来,赶紧给周泽叩拜施礼。

后面看热闹这些百姓的指指点点,他们没听真切,不过看着这些人鄙夷的目光,二人都多少有些不自在。

“你二人可是钟逸珊的父母?”

二人赶紧点头。

“正是。”

周泽指着旁边的张家兄弟,接着问道:

“这边二人你们可认得?”

钟父点点头,钟母摇摇头。

钟父一看,戳了钟母一下,赶紧说道:

“妇道人家不出门,怎么能认识,老朽倒是识得,这二位是张举人家的两位公子,与张举人经常聊起二人,年节宴请也说过话。”

周泽点点头。

瞥了二人一眼,张家兄弟脸上不大好看,要知道刚才他们可是说,只是知道钟家,也不熟悉,更无来往。

周泽摆摆手,王汉走到近前,他知道周泽想要干什么,这会至少要保护一下王招娣。

“那这位女子你们可认得?”

顺着周泽手指的方向,二人看到了王招娣。

王招娣就跪在棺木前面,原本就不显眼,这么一指看到人一动,钟母吓了一跳,尤其王招娣头顶缺了一片头发,没了牙齿,如何能看到之前的模样。

“不认识。”

周泽没急,眼皮都没有抬起来。

“不急,仔细看看,这是你们的熟人,好好回忆一下!”

王招娣抬起头,平视钟家夫妇,微微躬身。

“如若是数月之前,此刻该说一声,四月见过阿郎和夫人,现在四月虽然腿残了,容貌也尽毁,不过也恢复了本名王招娣。

不知钟家阿郎和夫人几个月来,可吃得好睡得好,身体可康健?”

钟母吓得退后一步,仔细瞧瞧这才面露惊讶,不用说,这是认出来了。

“你竟然是四月?你不是在江安......”

钟父一把扯住钟母的手臂,目光警告地盯着钟母,她赶紧收声。

钟父转身,看向周泽。

“不知明府将这罪奴带来作甚?”

周泽脸色阴沉。

这个钟父真的是很不正常,看着对张家兄弟的样子,似乎两家之间的关系还算紧密,不知听到真相会如何。

“现在是本官问案,今日叫你们来大堂,一是听候钟逸珊被杀一案的结果,另一个,就是让你们辨认一下钟逸珊的尸骨,王汉带二人过去辨认。”

二人一愣,瞬间一起看向棺木,这会儿不用别人介绍,他们也猜到了,这里或许有女儿的头。

钟母直接扑在棺木边缘,趴在一侧泪如雨下,王汉扶着钟父,低声说道:

“二位还是节哀,抓紧辨认一下尸骨,明府还在等着回话。”

钟母点点头,二人一起朝着棺木内看过去。

一袭华衣,鲜红的颜色。

虽然入殓几个月,也只是领口有些脏污,绣工精细,即便是鞋子也都是钉着珍珠,如此一身打扮分明是嫁衣。

钟母眼神有些慌,还有些怕,就这样颤巍巍地看向那颗头骨。

颜面是无法分辨了,毕竟就剩下骨头,不过发髻保存完好,发丝乌黑厚重,梳理的一丝不苟,在上面插着各色珠钗,看着应该是成套的头面。

不过,发髻侧面插着一只硕大的珍珠珠钗,螺旋钗身和上面的一颗珍珠极为特殊,看到这个珠钗,钟母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她指着珠钗,刚要张嘴,后面的钟父一把扯住她的手臂,打断了钟母的动作。

回身看向周泽,笃定地说道:

“不,这不是我女儿的尸骨!”

雪儿格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