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捉妖司

大唐捉妖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穷则思变

克扣六个月的俸禄,这里面一定有事儿。

不过看着这个崔主簿营养不良的样子,跟薛平油光光的脸相比,真的是有些天壤之别,周泽哦了一声,接着问道:

“所有人?”

“嗯,所有人。”

“泸州可说了是何缘由?”

崔主簿站起来,恭恭敬敬地施礼这才说道。

“七月泸州长史因贪腐自戕,案件涉及十数人,贪墨的银两粗记一千五百两,原本就已四个月未曾发俸禄,如此一来州府彻查此案,还未肃清,俸禄也迟迟未曾发放。”

周泽听明白了,这事儿虽然是贪腐案,但是泸州太守想自己查,将此事大事化小,免得殃及广泛,可窟窿太大,一时间堵不上。

不过按理说,这样的事儿,不会拖太久,看来这案子可没有表面的简单。

“此事我记下了,即便催问也难解燃眉之急,县衙账目上可还有余钱?”

崔主簿惨笑了一下。

“不瞒明府,此时府衙的账目上,只有欠账,并无余钱。”

周泽一脸的尴尬,果然如此,真的是穷的叮当响。

“我知道了,未曾看到县丞,他没在县衙?”

周泽来了半个时辰,该在眼前露面的,刚才基本都到了大堂,不过并未看到县丞,按理说二把手也有自己的亲信,知道自己来了,也该露个脸。

不能说,没法俸禄就不上班吧?

崔主簿赶紧解释道。

“刘县丞的母亲病重,已经数日滴水未进,吃了喝了就吐,人瘦的已经不像样子,可肚子却大如斗,找了很多大夫诊治都没有什么好方法。

这些日子刘县丞都告假,他自幼父亲亡故,母亲靠浆洗衣衫供养他长大,如若手头有点儿银子,也能从泸州请个名医,可现在......”

周泽点点头,他算是明白了,这个崔主簿是三句话不离开俸禄这俩字,人家也不明说,反正难处给你说了,自己看着办。

不过事有轻重缓急,救命还是最要紧的。

“三宝进来!”

三宝赶紧开门进来,在三宝肩头的小白,直接跳到周泽身上,崔主簿一怔,倒是没有多么惊讶,而三宝有些拘束地走到周泽面前。

“公子有何吩咐。”

“你身上还有多少银子?”

三宝在身上摸索了一下,他身上因为要结算船费,留了不少银子,摸索了一番掏出来放在桌面。

周泽将银子推到崔主簿面前,一脸坦诚地说道:

“这些银子崔主簿先拿着应急。”

崔主簿吓一跳,这是上司,竟然给自己银子,这成了什么,他催促不过是希望俸禄早点下来。

“明府这使不得啊!”

周泽一抬手,制止了他的话。

“我银子也不算多,不过卖了马车还有些结余,六个月没有俸禄,家中有多拮据我清楚,况且刘县丞那里确实需要银子,之后发了俸禄还我就是。”

崔主簿脸上有些激动,没有再推脱,能看出来他是真的缺钱。

“那就多谢明府,属下先告退,您也需要安置一下,后院都已经整理出来,如若有什么需要,我命人去做。”

周泽摆摆手,县衙穷成这样,找他们也是出去赊欠,不够丢人的。

“你去吧!”

崔文斌没再寒暄,直接离开。

三宝一脸的不高兴,见人走远,噘着嘴不断嘟囔道:

“公子不能如此花银子,我们也没多少银子,这一路花销多大,如若之后再来六个月克扣俸禄,我们就要扎脖了。”

周泽一摆手。

“别废话,叫人一起去打扫后面的院落,我粗略瞧了一眼,虽然打扫过,可细处还是脏,然后将我的那个药箱拿出来。”

三宝眨眨眼,一脸不解。

“公子要药箱干啥?您受伤了吗?”

小白扭回头,她已经听不下去了。

“蠢死了,他要去给刘县丞的母亲诊治,估计想省银子。”

周泽抬手揉揉小白的头,自从一起经历的多了,小白对他也不再排斥,之前绝对不会对三宝多说一个字,这样的时候只会装睡。

看到她吐槽,周泽忍不住笑了。

“行了,去准备吧。”

三宝撇撇嘴,赶紧去了。

周泽换了便装,在县衙前后转了一圈,别说这县衙占地真不小。

从大门进来,左右两侧是东西班房,那是不良人的办公地点,通过仪门,到达戒石坊这里西侧是兵刑工房,上了月台就是大堂,这里只衙门前院的一半。

另一半,从衙门最东侧的门进去,那里是马厮院,就是养马马车停放,还有轿夫待的地方,周泽过去时发现,那轿子破的遮雨都费劲。

马厮院与县衙大门中间,就是牢房的外院,后面是南牢房和北牢房,就是普通作奸犯科,跟秋后问斩的分开羁押。

牢房后面是完全封堵的一道墙,这里是是个小型驿馆,而这两个院落的后面,从大堂穿过一个游廊,这才是后面的居住场所。

反正走了一圈,周泽就感受到一个字,那就是破。

这里面的所有建筑,几乎没有不漏的,刚刚在大堂上,屋顶都有缺损的瓦片,能透光那种。

周泽叹息一声,小白趴在周泽肩上,看看他问道:

“后悔了?”

“没有后悔一说,当时不来就是欺君之罪,只是没想到这里如此破还穷!不是说,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吗?”

小白没接这茬,接触了这些天,她对这个周泽也多少有了一些了解,虽然说话不受听,但是有自己的原则。

除了懒点、怕穷点儿,没别的大毛病。

“你说,那老皇帝为什么将你丢到这里?”

周泽吓了一跳,赶紧按住小白的头。

“姑奶奶你别害我行吗?谁知道我身边是不是安插了什么高手,不然我那抚恤的五百两咋丢地?”

小白站起来,有点儿炸毛。

周泽叹息一声,赶紧安抚道:

“别激动,这个可以告诉你,圣人将我丢到这里,就是因为我将案子破了,整件事超出了他的计划,还牵扯到皇室宗亲,圣人脸上挂不住。”

小白脸上带着怒气,仔细想想,这才明白。

“原来如此,之前你怎么不早说?”

周泽一顿,小白的反映,戳中了他的笑点,不过这句话里面的维护,让周泽还是很受用。

“早说没用,那时候你很烦我。”

小白顿时没了声音,显然认同周泽的话。

“那现在怎么办?”

周泽搓着下巴,坐在凉亭的椅子上,认真思索了一下,此时已经开始入冬,虽然这里还没有特别冷,可该成熟的作物基本都成熟了。

所以搞种植不可能,做生意需要本金,就自己这么点儿银子,搞个垄断还是做空,这都不现实,还是放弃了。

这地方县衙都如此穷,老百姓不用说更穷,想找到一个大户来搜刮一下,似乎都不现实。

周泽叹息一声,这事儿挺难啊!

就在他摇头的时候,突然想到徐功竹之前说过的抵报。

上一任的合江县令刘安,是去合江西北的黄荆山一带围剿精怪惨死的,也不知道这精怪是不是富足?

记得上学时在图书馆,看过胶澳志,那里面就讲过,山中精怪又称山魈,其中有一种叫做睒,注解的意思是如光如电、好藏金银宝石,可见此物移动速度相当快,而且喜欢敛财。

想到这里,周泽来了精神,抬手戳戳小白。

“喂,他们说这里的黄荆山周围有精怪,这精怪就是妖精吗?”

小白点点头。

“一般朝廷的人口中所说的精怪,就是妖精,还有各种山魈之类,抵达这里我就看了,此地三江汇流,山高林密,而且都是多年未曾采伐的古山林,精怪自然少不了。”

周泽眼前一亮。

“那精怪可有存储金银的癖好?”

雪儿格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