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者的无限旅途

归一者的无限旅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倒挂金钩(物理)

詹姆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解除倒挂金钩吗?放下他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犹豫着,詹姆心底有一点点幸灾乐祸:无意间排除了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还有点高兴。

“詹姆,真是卑劣的暴力。”

城堡过道里,传来一段陌生、生涩的话语。

詹姆和莉莉扭头看去:一个陌生的亚裔正站在那里,扶着头好像还有点眩晕。

但他手中提着一把双手剑仍然稳定,仿佛随时可能出剑。

他看起来是个成年人,应该不会是霍格沃兹的学生,学校里的教职工也没有亚裔。

这很有可能是个入侵者。詹姆如此判断。

“你是哪个学院哪个年级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詹姆谨慎地把莉莉护在身后,手握魔杖谨慎地指着陌生亚裔。

这个人能够入侵到霍格沃兹深处,一定不是个能简单打发的小喽啰,还是应该尝试拖住他,拖到教授们察觉异样,赶来处理情况。

陈行狠狠摇摇头,凝聚精神抵抗着四面八方无休无止的混淆和排斥。

恍惚间,三个小巫师在他眼中笼罩上一层阴影,特别是他们头颅——像是有一个张牙舞爪的章鱼,探出了零星三两只触手。

“我是陈行,世界反校园暴力以暴制暴执行委员会执行会员。詹姆,你因为校园暴力,被判——倒挂!”

他已经全程旁观了詹姆羞辱斯内普的过程,确定自己可以轻松应对这种程度的小巫师。

“什么东西?!”

詹姆有点错愕,这个乱七八糟的组织是什么东西?

霍格沃兹从来都不管这些的恶作剧,反正无论有多严重的伤势,校医院都能把他们治好。

但是詹姆确切地感受到了陈行的恶意,也注意到陈行手上没有魔杖,应该不是巫师。

那就好办了,区区麻瓜顶多是个哑炮,怎么可能跟巫师大人对抗。

“除你武器!”他突然出手。

看不见的魔力从詹姆的魔杖里迸发,直射陈行。

陈行低喝一声,摆脱魔杖脆弱的锁定,拉出一道弧线就来到了詹姆的身边。

一脚踢掉詹姆的魔杖,顺手把他推到,紧接着掏出一长条草绳胡乱在他脚上打个死结,轻轻一抛挂上城堡墙上的挂饰,把詹姆也给倒挂了起来。

正是陈行穿越前顺手带来的草绳。

“倒挂金钩,物理。完成!”

陈行拍拍手,把手中的草绳交给还没反应过来的莉莉。

“莉莉拿稳哟,不然一不小心就会让詹姆受伤了。”

莉莉在这个时候的战斗素养还是不如詹姆的——那毕竟是个领头搞事的校园小恶霸——她顺手接过紧紧地拽着草绳,生怕詹姆摔下来。

毕竟挂得这么高,比斯内普高多了。

陈行揉了揉莉莉的头,赞扬到:“莉莉乖,真是个好孩子。”

莉莉伊凡思1960年出生,1971年入学。今年1976,莉莉也有16岁,相当于高一的学生。

陈行也就大三岁来着,真就把自己当叔叔了呗。

詹姆的黑袍下也没有穿什么,现在他跟斯内普一样了。

詹姆也有怒火升起,他的怒火在你之上!

从来都是他捉弄别人,什么时候被别人捉弄过?还被这样耻辱的地挂了起来!

反了反了!你怎么敢!

“该死的、低贱的麻瓜!你怎么敢侮辱伟大的巫师大人!快放我下来!莉莉攻击他!”

陈行没有理会大放阙词的詹姆,莉莉也没有不理智到当场动手——刚才那么远,陈行都避开除你武器。现在两人站的这么近,怕是一抬手就能把她挂起来。

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莉莉自己其实也穿的挺清凉的,绝对不想被倒挂起来。特别是在两个追求者面前。

陈行看向倒挂的斯内普。

他是真的就凭空倒挂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除——我也不会咒立停啊。

陈行注意到旁边的莉莉关切地看着詹姆,在斯内普说出泥巴种后,她心里已经完全除去了斯内普。

还是让斯内普说了不该说的话。

愤怒时可一定不能口不择言。

陈行心中叹口气,他其实一开始就来到现场,出现在不远处的雕像后面。

但刚一落地,他就感觉到了庞大的‘冲击’,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尝试扭曲他的认知:让他完全忽略眼前的建筑、小巫师,沉浸在幻觉里,自觉地走出霍格沃兹。

与这股力量的对抗,让他头晕脑胀,一段时间内只能接受外部的信息,无力做出主动干涉。

还好他在穿越前完成了沐浴更衣、凝神静坐等仪轨,稳定了自己的心志,不然就真的可能中招。

到时候自己走了出去还算是好的,就怕霍格沃兹里的教授们奇怪他的来历,把他抓起来做些这样那样的事情。

斯内普冷静了下来:“陈先生,我建议你把我们都放开。霍格沃兹的教授们很快就会来到现场的。”

一连串意外让因为自己侮辱了女神,被冲击傻了的斯内普回过神来。

他要立刻尝试把入侵者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排除他伤害莉莉的可能性。

詹姆接口道:“对!入侵者,邓布利多校长是最伟大的巫师!等他看到你的所作所为,你会粉身碎...”

“闭嘴詹姆波特!”斯内普厉声呵斥,“陈先生,现在只是在恶作剧,请不要再进一步伤害他们!”

陈行渐渐适应了驱逐咒的冲击:“斯内普先生,你可是被自己人挂了起来,不先管好自己吗?”

他示意斯内普看看莉莉,自己去找她解开倒挂金钩。

斯内普领会到了陈行的意思。他看向莉莉,犹豫着,不知自己还能否开口。

这时,剧烈的呼啸声传来——有个巫师驾驭着飞天扫帚在城堡过道里横冲直撞,直飞现场。

是个高手。

陈行看向来者。

是一个老人,他身着宽大的白袍,满头白发,常常的白色胡须打成小结,有那么点邋遢。

正是现年95岁高龄,已经被称为最伟大的巫师,站在一个时代的顶点的人,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看清现场情况,缓缓落下:

“陌生的绅士,在霍格沃兹伤害她的学生们,可是会被投入阿兹卡班的罪行。”

用其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