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剑主

第49章 冬音龙魁

“啊!”

纵天长被摔得痛醒,飞得时间久再加上头上的束缚,中途便昏睡了过去,此刻纵天长虽然身子吃痛,但没了束缚,着急地摸着头上的茧丝,但已经硬得像铁一样,根本从头上摘不掉。

“干得不错。”纵天长突然听到一句女人的声音,他失神了片刻,便忽然回想起这熟悉的声音。

“是你!你没死!”纵天长惊呼,他本以为化身刺骨魔龙的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毕竟先是通道坍塌掩埋了那个女人,后来又是整个山峰都崩塌,纵天长没想到她当时如此虚弱,居然都活了下来。

女子冷哼一声,狠狠说到:“险些让你破坏了我的一番心血,幸好找回了祭品,还顺便抓了你个小崽子!”

“祭品?你要献祭他?”纵天长质问道,可话刚一出口,腹下一痛,这一脚踢得纵天长蜷缩在地,几乎窒息。

“认清下自己的现状!”女子厉声恼羞,“还要连你一同献祭给耀魄龙皇,届时我龙血古族便是这多岚的惟一的霸主!”

疼痛有所缓和,纵天长这才缓缓喘了几口气,咽喉突然被一只手死死扼住,“之前不是很能打吗?怎么就不行了?”

纵天长脸涨得不行,喘不上气,如果降临尚在,被扼住脖子的早就换了人。

“等你被龙化,你身上的秘密我会一点点扒出来。”女子猛地撒手,把纵天长又摔回地面。

茧丝失去了活性,硬度已经大不如前,被这一摔之下,裂开了不少缝隙,纵天长睁眼一看,视野中微微亮起,像是已经到了黎明。

他一扫眼,看见龙形的林念伏在地面,身上热气四涌,春天的黎明还有寒冷,庞大的龙躯让这周围雾气缭绕,血色的茧丝又从龙躯上出现,片刻后便结成来了一个巨茧。

没过几时,巨茧却逐渐瘪了下去,原本坚硬的茧丝很快失去了活性,整层茧衣不断破碎,巨茧内部已经几乎中空,想是被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林念倒在其中。

这一幕幕看得纵天长心惊胆战,在晃眼一看,四周仍是一片荒野,看来不像是女子口中的龙血古族。

雾气还未散尽,纵天长隐约看到女子的娇躯异变,身躯上密布的灰色长毛,原本还细皮嫩肉如小家碧玉,转眼间便像是长毛怪人,但远非如今,又化成无所茧丝,仅仅几息间便将女子整个裹成一个灰茧。

这一时间千载难逢,纵天长刚准备逃命,灰茧像气球一样涨的飞快,两丈高的巨茧一瞬间抽干了纵天长的勇气,他惊倒在地,眼睁睁看着巨茧如同气球一样被戳穿。

灰色的骨刺将巨茧撕裂,刺骨魔龙从中踏出,它直视着纵天长,龙爪将他提到嘴前,一张嘴便丢入口中,巨尾一扫将林念卷来,它故技重施也将林念丢入口中。

等林念一并落入,两人挤在腥臭的龙嘴之内,纵天长这才意识到,原来她并没有生吃自己的意思,竟是要继续带着他们。

但又何必如此,龙化下的林念凭借翅膀飞行,岂不是更加方便,纵天长强忍着种种不适,渐渐猜测到,恐怕是因为林念的力量并未恢复,他是强行撑到现在被迫退化到人形。

见识到两人的龙化,纵天长也看出些规律,他们在龙化前都要先结茧才能龙化,而人类的肉身还在龙躯之中,凭借降临时候的交手,直接摧毁龙躯,剥离出人类肉身,便能解处他们的龙化,而林念刚刚,则是通过非暴力手段,主动结茧退回了人形。

纵天长前后思考了一番,这龙血古族的龙化方式,多多少少也算搞明白了些,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屁用,纵天长难得能在这种环境下思考,看来女子口中的耀魄龙皇,应该就是龙血古族的老大。

不出意外的话,纵天长之后也会被龙化,然后将降临的事情全盘脱出,自己和林念成了龙皇的下酒菜,兴许龙皇会跟师父打一架,要么师父替自己报了仇,要么龙皇连左洛也吃了,真成了多岚霸主。

纵天长甚至有些想笑,在这个关头,不知道除了等死之外,还能做些什么,纵天长心里也算清楚,即便是星空剑魔左洛,旧伤在身的情况下,也未必敌得过整个未知的神秘宗族。

纵天长很清楚师父的速度,如果能找到自己,过了这么就早该来了,唯一的解释便是,左洛根本找不到,这番思来想去,纵天长也彻底放弃了,只希望自己能死的舒服一点,死了之后最好能魂穿回地球,再不济能从昨夜重新回档也好......

也不知道过去了的多久,纵天长感觉一分一秒都很漫长,突然他眼前天旋地转地飞了出去,连同林念一起滚落到地面。

纵天长踉跄地爬起身,他清醒了过来,迅速看了眼周围的环境,这里已经明显不是荒野,而是来到了一片空地之上。

“把这个小崽子吊起来。”女子冷冷吩咐完,一位魁梧的男仆走出,拎着黑粗的铁链,将纵天长拴起来吊在了木桩上,女子一把拎起了林念,转身便打算离开。

“你要带他去......”纵天长还没说完,被仆人一拳打在小腹,顿时痛得冷汗直出,迟迟说不出来。

纵天长咬牙忍痛,缓缓抬头看着这个龙仆,牙缝中渗着血,吃力地冷声道:“老子迟早弄死你!”

龙仆猛地握拳,只要让他受些皮肉之苦,全拼自由发挥,龙仆这一拳刚过头顶,只见他突然面色惊恐,匆匆跪在地面,就连一旁正打算离开的女子,也放下了林念,单膝跪在地面。

天空被一道巨影遮蔽,这片空地宛若是一片停机坪,庞大的巨龙轰然落地,整个地面为之一颤,巨翼产生的劲风席卷。

纵天长跟着回头望去,能让女子和龙仆这般拜见,那巨龙恐怕强悍无比,也许就是女子口中的耀魄龙皇!

这一看才发现,巨龙身站着一位同样妖艳的女人,看来她脚下这巨龙兴许也是龙仆。

“属下夜龙伺命,拜见冬音龙魁大人!”夜龙伺跪在地面,小心翼翼地解释道,“祭品正欲送到大人那去,让龙魁大人亲自到场,还望责罚。”

冬音龙魁傲立在巨龙身上,她身材倒是比夜龙伺还要傲人,身上的衣着显得精致华丽,蓝色的绸缎衣领开的颇深,这诱人的一幕却只有纵天长一人敢正视。

“责罚言过了,时间却也不算晚,距离耀魄龙皇的祭祀还有一月之久。”冬音龙魁没有丝毫恼怒,反而细声吩咐道,“将他带上来,正好向龙皇交差。”

“是!”夜龙伺应了一声,将林念安置在巨龙身上。

纵天长被到场的龙魁震慑,嘴上已经不敢出声,这龙血古族看来当真恐怖,纵天长谨慎得连呼吸都不敢轻喘,可紧接着,龙魁那双媚眼便对了上来。

何误织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