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秦时漂到失联

第3章 缘由

在梅三娘的印象之中,师傅一身外功早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根本没有所谓的罩门可言,等闲刀剑,连师傅的皮肤都切不开。

大师兄典庆告诉自己师傅遇害了,她只当是一个笑话。

然而,看着大师兄那认真的神情,梅三娘却又渐渐的沉默了起来,“怎么会……”

典庆没有说话,也没有告诉师妹太多。

师妹年龄还小,不该承受那么多不该承受的事情。

很快,就有两个人将一具收敛好的尸体给抬了出来,哪怕尸体的面上盖着一张白布,但梅三娘依旧认出了那是自己的师傅。

她当即就要扑上去,“师傅!”

典庆却握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上前。

师傅之死,疑点重重,尤其是在魏王刚赐了师傅一柄佩剑之后,他就突然遇害了,这世间点未免太过巧妙了,而且根据他早先甄别的伤口来看,和魏国早先遇害的几位大臣身上的伤痕一般无二,显然都是出自同一柄剑。

典庆的心中,对于师傅的死,已经有了些猜测。

但无论行凶者是谁,是否是秉承某人的命令,此人既然敢杀害他典庆的师傅,他定要让其付出代价。

两名披甲门弟子抬着师傅的尸体缓缓而去。

梅三娘努力的想要挣脱典庆的手掌,到头来,终究还是没有挣脱开来,看着师傅的尸体远去,她的泪水忍不住的淌落。

……

房间之中。

白川还在修炼,不知道是否是他天赋异禀,还是因为这部《太上感应篇》比较特殊的缘故,他目前已经能够尝试用念力触碰天地之间游离的那一个个小精灵了。洞悉到天地之息的存在,便是初境,和天地之息触碰、建立联系,便是二境感知,所以说,他这是踏入了二境?

不过,就算是二境,似乎对于白川的实力也没有任何的加成,在“将夜”世界之中,唯有修炼到三境不惑,开始尝试运用天地之息后,方才有些战力。

白川也想尝试一番,自己在这个世界修炼那个世界的功法,能否成为念师、剑师或者符师?

似乎是有外人靠近,系统顿时蛮不讲理的将他给踢出了练功房。

白川回过神来,等了一会儿,只见房门被推开,一道娇小的身影走了进来,对方神情悲戚,眼眶红红的,像是刚哭过。

“三娘,怎么了?”白川当即发现梅三娘情绪有些不对劲,询问道。

梅三娘抬头看了一眼白川,声音沙哑的低沉道:“白川大哥,师傅他……遇害了!”

白川的第一反应也是梅三娘在逗他,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披甲门都是刀枪不入的猛男,就算是眼前看似娇小玲珑的梅三娘,原著之中,也是视刀枪剑戟如无物,在枪尖之上起舞。作为典庆和梅三娘的师傅,那位披甲门主的外功更是达到了前无古人的境地,没有任何的罩门可言,他会遇害?

谁这么厉害啊?!

但随后,他又想起原著之中的剧情,这位披甲门主貌似真的死了。嗯,那就没问题了!

所以说,看似没有罩门,自称刀枪不入的外功,都是在吹比,就算懂得缩阳入腹的鳌拜,不照样被人找到罩门给弄死了吗?所谓的没有罩门,只是别人还没有发现罢了。

白川和那位深居简出的披甲门主素未蒙面,所以对他的死也没有太过的感觉,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梅三娘所言的拜师之事就此泡汤了,他看来是没办法学几手披甲门的硬功了。

嗯,也不能这么说,如果能够将梅三娘糊弄好,似乎也是有机会学到披甲门的外功的。

梅三娘来到白川这里后,似乎是找到了一个一诉衷肠的对象,她语气低沉,“师傅乃是我们魏国的大将军,统率十万魏武卒,因为魏王生性多疑,忌惮师傅的缘故,所以师傅在每回打完仗后,都会主动交出军权,回到披甲门之中,教导我们这些弟子。”

“也因如此,大梁城中很多人都以为披甲门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门派,却不知,我们都是来自于魏武卒。”

“前番秦国进攻魏国,师傅作为大将军,身先士卒,带头冲杀,一连击穿秦军十多辆战车,最终击退了秦军,但他也因此被秦军的巨弩击伤,这次回到披甲门后,师傅伤势未愈,所以一直在养伤,却没有想到,没有想到……”

说到伤心处,晶莹的泪珠不禁从梅三娘眼角滑落。

忽而,她感受到一只温暖的手落在了自己的脸颊,梅三娘抬头,只看到白川那张俊逸的面容,其面容之上,不由泛起丝丝绯红。

白川小心的将梅三娘眼角的泪水给拭去,他由衷的感叹道:“若非三娘所言,我还真不知道披甲门竟然有如此来历。这就是所谓的大隐隐于市吧!”

梅三娘低沉的抽泣着,哪怕有白川给她擦拭,她的泪珠依旧是忍不住的低落。

白川一只手轻轻的擦拭着她的眼泪,另一只手拍了拍她因为哭泣而不断抖动的后背。

很长时间过去,梅三娘似乎是将心底的哀伤给发泄完了,这才有些羞赧的抬起头,看着白川小声道:“让白川大哥见笑了!”

白川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又向着梅三娘问道:“三娘,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是报仇吗?”

梅三娘咬牙切齿道:“没错,我要找出杀害师傅的凶手,为师傅报仇!”

稍稍冷静了下来,她也明白外功达到了登峰造极地步的师傅为何会遇害了,一定是因为早先师傅和秦军交战所受的伤势未愈,才让行凶者找到了机会。

无论行凶之人是谁,她一定要杀死那人。

白川对此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鼓励一番梅三娘,希望她能够早日找到凶手,报仇成功。

但在心底,随着想起披甲门的某段剧情,他其实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罗网天字一等,黑白玄翦!”

作为一名罗网的工具人,当玄翦产生感情,不想成为工具的时候,等待他的,注定只有一场悲剧。

他对玄翦的所作所为无喜无悲,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倒是白川,觉得可以试试,能否在玄翦之事上谋算一番。

一昔明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