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明天

第109章 剿灭

璀璨金光与空中漫天微尘融汇,一尊较先前巨大两倍的庞然大物骇然出现,

煌煌之威令天地颤动,一举一动掀起狂暴飓风,几乎要把整个世界吹成平地。

“快散开!”

也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聚集在一起的冒险者立刻做鸟兽“散”去,数百个黑点在黄金蛇四周来回蹦跶,

吼!!!

空中的气急速涌动聚集,在黄金蛇口中形成猩红的能量团,恐怖的力量甚至将光也扭曲,肉眼看不真切。

它蓄力时间并不久,几乎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骇人的光束爆发,贯穿天地的恐怖力量横扫寂静森林,

数之不尽的林木灰飞淹没,被光芒淹没;

数个腿脚稍慢的冒险者在这恐怖的一击中被汽化,踪迹全无。

“可以种入血疫了。”

在黄金蛇的视角盲区,数个法师从阴影中显身,再次行动,用法术在它背上划出数道一米多宽的口子,从怀里拿出一些正在蠕动的活性组织,种入其中。

脸上满是肉疼。

怪物是神祇在神躯物质化实验中的失败品,体内血脉极不稳定,但偏偏容易融合外来血脉。

如果是普通血脉还好,神血能轻松将至几百融合,

但如果是神血,则极易发生冲突,轻则受伤,重则直接崩溃。

冒险者中的法师打的就是这个注意,唯一的缺点在于成本很高,神血难得,即使是从神裔体内提纯也要花费一番功夫。

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黄金蛇甚至没能察觉到法师们的小动作,一米多的伤口对那庞然大物来说连瘙痒都算不上,它依然不管不顾的清除附近的冒险者。

“呵,吃我一锤。”

激战中,伽利再次一马当先,体内的神血被激发道极高层次,身体像充气的皮球迅速涨到十米,手上的巨锤竟也随着他的猛涨而迅速扩大。

双腿微曲,弹跳起步,万吨巨锤仿佛熔岩般闪耀赤红的光芒,如明珠般释放出璀璨光芒,呼呼劲风作响,恐怖非凡。

吼!!

黄金蛇毫不示弱,张开血盆大口竟是要把伽利直接吞入腹中。

世人皆以为魔兽腹中脆弱,可却不想,若真那么脆弱,岂不是日日有猎物破开其腹,蛇类魔兽可咀嚼的习惯,平日里多的是生吞;

不管猎物强还是弱,不论猎物多或是少,只要进它的肚皮,就再难逃出,

“太冲动了。”莱尔和乔斯林注意到这一幕,甚至来不及营救,只能眼睁睁看着伽利被吞下。

饶是如此,黄金蛇也吃亏不浅,在最后那一刻巨锤恐怖的力量虽然被卸掉一部分,但还是有一部分击中黄金蛇,

效果相当可观,

数千米的黄金蛇霎时退出了狂暴状态,气息萎靡不已,

当他再想出手时,背部的溃烂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程度,原来是先前种下的神血连同各种神血中的种种疫病一齐发作,

黑紫色的斑点一大片一大片出现,霎时间扩散到了整个蛇躯,

硕大的脓包如雨后春笋连绵不绝的冒出,破裂之后,脓水传来强烈的恶臭味,

众冒险者往后退了退,并不是觉得恶心,而是担心黄金蛇的临死反击,到这个程度,谁也不想丢掉性命。

“臭虫,怎么不敢来了。”身体前所未有的虚弱,撼动天地的恐怖力量,随着体内血脉的崩溃混乱消失殆尽。

但黄金蛇仍然高傲自满,嘲弄的眼神扫过在场还活着的每一个人,

很少有人身上挂彩,因为会受伤的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的全是实力高强、作风阴险的老银币,

一开始就藏在暗处,绝不敢让自己受一丁点伤害。

可惜没有人回答它的问题,众人只是在远处静静等待,看着黄金蛇继续虚弱下去。

硕大的蛇眼中灵动的光芒越来越少,有冒险者忍不住出手试探,一杆长枪刺出,直直穿入黄金蛇的眼中,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黄金蛇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它死来,就算没死,也没力气反抗了。”

“分赃了,分赃了。”

“我能拿到多少东西呢?”

……

心怀鬼胎的众人暗暗思索,虚空与游荡之神的传承是好东西,但黄金蛇的蛇躯也是好东西啊。

这么庞大的身躯,光是血肉就价值无量,虽然已经被污染得无法食用,但其中蕴含的气依然充裕,是作为祭品仍是好东西;

还有以庞大蛇躯养出来的新型病菌血肉,看这战果就知道它的威力有多凶残,

至于蛇骨、蛇鳞更是不用说,好东西中的好东西,

长枪刺出之后,数个法师对视一眼也出手试探,一道翠绿色的明光甩到蛇躯上,光芒顿时消失不见,证明黄金蛇已死;

又有绿火,冰刺齐出,庞大的蛇躯上炸开一道道坑洞,还是一点反应没有;

“看来是真死了。”

有冒险者感叹一声,走向蛇躯,近看才更能感受到这庞然大物的恐怖,但一切都结束了。

他举起斧子在蛇躯身上狠劈,刮下一大块肉,能看到蛇骨。

其他人看到后,也有样学样,开始分割战利品。

莱尔、乔斯林焦急的寻找伽利的下落。

突然,恐怖的威压袭来,致命的危机将众人笼罩,所有人顿时感觉毛骨悚然,

已经倒地的蛇躯突然光芒大涨,浑身弥漫璀璨的金色火焰,火浇不灭,术法亦无用,深入骨髓,

哪怕是沾到了一丁点蛇血,也会引的这如附骨之疽般的火焰烧灼身体,

有人被活活烧死;有人断肢求生;

仅有极少部分人因动作不够快而幸免于难。

“最后还被摆一道,社会果然够危险。”清脆的少年音响起,马后炮一般的发言引得不少人怒目而视。

哈特巍然不惧,迎着众人愤恨的目光,丝毫不弱下风,而后缓缓看向一个方向,在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开口,

“库考先生,看了这么久,你还在等什么?”

只见哈特话音刚落,一个身穿法袍的中年人目光深沉的走出,看向哈特的目光中带着不解:“你是谁?我从未见过哪一个法师有你这般行事作风。”

哈特感觉对方说的不是好话,当即怼了回去“那是你见识浅薄。”

“……”

大小有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