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友是女帝

我的网友是女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问题

凝华宫。

精美如常,却冷清更甚往日,凝华宫后,宽阔的练功场,温润的暖玉替代了粗糙的石板,丝丝暖意混杂灵气由练功场底升腾而出。

赤足站立,不显得阴冷,反而由脚底暖上心头。

吸纳周围灵气,吞吐循环,升腾补充形成一个闭环的灵气天地以辅修修行。

白衣衣盘坐在练功场的中央,循着功法轨迹按部就班的导入灵气,修行时尽皆素色短衫,制式长裤,束带束住宽大的短衫,柔媚的腰肢纤细动人,长发束在脑后,力求行事便捷。

少女身形娇小,透露着带着些许利落气的邻家小妹形象。

苏玫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特地将白衣衣的短衫拉长了一号,看起来较为松垮,像努力装扮成大人的孩童一般。

苏玫一身宽大长衫,慵懒的倚在场外的长亭中,身前各式灵活美食一字排开,美酒佳酿尽皆陈列于身侧。

享受着令人心情舒适的宁静。

苏玫由着静修的借口踢走了所有侍女,或者说,她早就想这么干了,凉风习习,暖阳温醺,身边洋溢着美食的气息,抬头便是衣衣满目凝重,努力修行的娇憨神态。

人间快活,不外如是。

相较于苏玫的惬意,白衣衣便有些坐不住了。

睁眼,姨娘慵懒的躺在一处,吃吃喝喝,闭眼,先生传来的画面,诱惑的红油,不知道何种烹饪手法以得到的美食。

再睁眼,美酒与灵果的气息顺风而来,许久不散。

再闭眼,温热的铜锅,沸滚的鲜美浓汤……

手指不受控制的揽起衣摆,揉捏衣角,真的有些坐不住了。

如坐针毡,难以冥思,刺鼻的香气仿佛透穿了时空,勾动了肚子里的馋虫一般。

“好香啊……”

白衣衣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从没问过的刺鼻香味,那翻滚在铜锅中混杂的美食,掀起压抑的食欲。

仙道中人,不入尘间五谷。白衣衣自然没见过火锅这种东西。

但……好香啊……即使用目光所视,也有些引人心魄。

白衣衣猛的站起身,赤脚踩在地板上,飞快的向长亭跑去,拿起灵果,坐在苏玫身边,气呼呼的咬了一口。

“怎么了?”苏玫满脸笑意,清晨入定,现已过正午,白衣衣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死心塌地的塌在修行身上,现在自然没吃什么东西,苏玫可是打算多摆几天。

有趣……

苏玫指尖点在白衣衣塞的满满的脸颊,娇声笑问:“难不成衣衣是饿了?”

衣衣轻哼一声,“你们都欺负人,说什么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到头来只有我一个人努力……”

“你们?”苏玫嘴角笑意未落,手上闲不住的玩弄白衣衣绑在脑后的长发,重复道。

“是……是以前教我修行的林作司。”白衣衣嘴角磕绊,红着脸应道。

“林作司嘛……”苏玫笑了笑,顺着她的话继续接了下去,“倒是认真负责,不过,不一样的……”

“?”白衣衣抬眉。

“你是修行的,我是修道的。”

“修行的修的是身,自然要每日苦修,潜心刻苦,砥砺数十载。”

“而我这种修道的,悟的是天地造化,自然不拘泥于形体的限制……”

“……”白衣衣动作一僵,反问,“姨娘没骗我?”

“姨娘说话,自然作的数。”

白衣衣沉吟片刻,将姨娘的话更改了下措辞发给了夏青鱼。

总觉得,姨娘和先生的话有时候听起来感觉不对,他们有时说话的目的,似乎并不在教导自己修习上面,但自己却并不能准确的分辨出来……

吹着晚风,缓步行走在归家的路上,晚风一吹,酒劲有点上涌,夏青鱼仰靠在路边的长椅背上,笑眯眯的看向深邃的星空。

世间喧闹而不浮躁,行人匆忙而不急躁,三五好友散去,安静的坐在喧哗的闹市街头,且听且笑。

他喜欢这样的生活。

叮咚……

这种沉闷的铃声声调,是小号的,夏青鱼眯起眼,手臂将手机高高举起,仰着头看向白衣衣刚刚发来的信息。

白衣衣:先生,姨娘说,修道与修身不同,无需潜心刻苦,每日修习……

她姨娘多大啊?

夏青鱼骚了骚头发,打了个嗝,随手回了几句,将手机笑着扣在腹部,拍着圆滚滚的肚皮,乱哼着根本没有曲调的歌,颓靡且舒适。

凝华宫,白衣衣恍然,试探的向苏玫问道:“姨娘,天道酬勤作何解释?”

苏玫挑起酒杯,捏着轻抿了一口,摇晃的倒在白衣衣身上,娇媚的笑了一声,“天道酬的不是勤……天下比你父亲努力的何止过江之鲫,可天下只有一个白帝。”

白衣衣楞神数秒,方才继续问道:“姨娘天赋比之父亲如何。”

苏玫傲然,“自然胜他百倍!”

白衣衣煞有其事的接连点头,偏头好奇的继续询问,“姨娘修行比父亲如何?”

“……”苏玫哑然,这姑娘变坏了?还是真的有人和她神识交流?

“天道酬勤啊……”白衣衣悠悠叹道。

白衣衣脑海中夏青鱼间断性发过来了信息。

夏青鱼:叹完气,快点跑,小心她打你。如果你想作死作的更厉害些,叹气的同时你还可以试着拍拍她的肩膀,语气之中再掺杂着一些轻蔑与不屑。

白衣衣叹完,估摸了自己小胳膊小腿似乎不够苏玫打的,快步走到修炼场中坐下,“姨娘我要继续修炼了!”

苏玫有些好笑的玩弄修长的指甲,这种占了小便宜沾沾自喜的神情依旧是那么可爱。

继续争辩?虽有千百种理由,但比之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还是衣衣的笑脸更令人舒服。

夏青鱼吹了阵晚风,未等到白衣衣的信息,此间事大概结束了,虽然不知道详细的结果,不过想想也就白衣衣迷迷糊糊的乐在其中吧,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站起身,笑嘻嘻的向出租屋走去。

酒足饭饱,世间果真美好。

惑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