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真仙

第48章 测试实力

下山,重新穿过青草水泽,方云和林妙玉重新来到了洞天门户的地方。

来时侵染的寒冷在实力突飞猛进的情况下,方云已经彻底不惧了。

回来之时,青草中暗藏的那种,具有寒毒的青色小蛇,方云也能凭借感知增强,感应到它们了。

“洞天之中虽没有日月,但昏昼交替乃是大道的某种体现,至于为什么有的洞天里会产出功法法宝,或许是投影,或许是因为大道影响,亦或者是其他原因,我不太清楚……”

林妙玉声音好听的跟自家小夫君解惑,回他问东问西的问题,不一会,便来到了洞天门户之前。

于文杰等人早在方云突破的时候就陆陆续续的走了,虽然公孙盈的母亲所说可以修炼七天,但大部分人都是三四天后就离开了。

他们身为绥州大宗世家弟子,日后有的是机会在这里修炼,况且仅仅修炼只能空有境界罢了,招式技法,法宝武器,往往比修为更重要。

越过斑斓的光幕,方云和林妙玉重新出来,回到了郭县的那处山坡之上,外界已是深夜,如巨大镜子嵌在这座山上的化外洞天,周围没有一个人。

更远处,可以看到人影绰绰,或打坐或忙碌,看样子是在布置阵法。

方云和林妙玉没有打扰这群专心致志的人,趁着夜色,重新回到了城门大开的郭县之中,那丁婆婆的小院里。

“我好困,我想睡觉。”

林妙玉说了一句,把方云按在榻上,枕着方云牌人形大枕头,美美的睡过去了。

方云也很困,算起来,他和林妙玉都已经六七天没休息了,闻着林妙玉身上不断涌入鼻间的香气,方云在怀里暖暖的感觉之中,一下子就睁不开了眼睛。

直到第二天清晨,两人才都神采奕奕的起床,睁开双眼的方云看到林妙玉又换了一身衣裳,不由暗道一声可惜。

“我应该早点醒,说不定就能看到她的小兜兜……”

方云揉了揉额头,不再想这些杂念,掏出地图看了两眼,决定再在绥州找一个月,找不到镇远军的玄石洞天,就立即往赵国出发。

别人能花大量时间精力去追寻,方云耽搁不起,昨晚方云又感受了一番林妙玉的心,她虽然已经很小心的护着了,但仍旧让方云觉得压抑。

修为越高,对相应的身体负担也就越大,她的心现在如同一个小发动机一样,承受着不该有的压力,若不是林妙玉能精准掌控每一丝力量,恐怕越突破,她活下来的时间就越短。

“妙玉,你先别修炼了。”

方云从背后抱着林妙玉的腰部,贴着她随意扎成一束的长发,低声说了一句。

林妙玉今天换了一身带袍青衣,发饰简单,扎着木钗定住的道髻,像一个清秀的小坤道。

林妙玉双手按着方云,不让他乱摸,闻言后知道他担心什么,轻轻的摇了摇螓首:

“没事的,我大概到六品巅峰,就不会再修炼了。”

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最清楚,方云闻言点了点头,拉着她出门。

一处客栈里,方云和林妙玉坐在角落,点了一大桌子鸡鸭鱼肉,狂吃起来。

客栈里其他来客都对方云这里嗤之以鼻,这么能吃,一看就是武夫。再看他身边略显清秀的姑娘,不由得摇了摇头。

白瞎了这么好一姑娘,跟了个能吃的武夫。

林妙玉刚突破那会遮掩不住气息,待到平复下来之后,就遮掩的严严实实的,让人丝毫看不出端倪,又遮掩了元神韵意和媚骨体态,不仔细查探,只会略感清秀而已。

林妙玉有一句话没说错,她确实是老江湖了。

活了两千多年,啥情况没遇到过。除了爱看一些奇奇怪怪的书,还喜欢对方云模仿里面的桥段。大部分时间,林妙玉都极为沉着冷静,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周全。

方云吃了十几两银子的肉食,差点让这家客栈的大厨都有些做不过来,望着一桌空盘空盆,才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饱嗝。

越跟林妙玉相处,方云越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了。反正自家媳妇都不嫌弃,至于别人,就更不在意了。

吃饭过程中,方云听到了人群中各种交谈的声音。马永死了的消息在里面一闪而过,惊不起一起波澜。

更多的还是江湖上的各种事情,大部分都围绕着乌木那些人。

绥州,本来就是边境,这些一流宗门世家的核心弟子就像是明星一样,动一动都是个新闻。

方云很遗憾的没有打听到玄石洞天的消息,看来镇远军将其藏的很深,里面绝对有大秘密。

思索间,门口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动静,方云刚好结完账出门,就和林妙玉看到了不远处的城门口,一个妇人抱着孩子,被两个甲士擒住了。

方云走近便听到了议论纷纭。

“又一个平民想逃出去啊,这郭县好像逃了大半了吧。”

“谁说不是呢,前两天我还看到,只要还有口气的,都往北边安县跑了。”

“哼,还是这郭县舒服,那安县我去过,不准这个不准那个的,烦死了。”

方云向场中望去,一个身形高大,壮硕威猛的男子眼神阴翳,身穿县令的深蓝制式长袍,腰间挂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印。

只是这袍子显得有些不伦不类,透着他鼓起的块块肌肉。

“为什么不关城门,关了门,他们这些普通人不就跑不了了?”

一个人好奇的问了句,便听到另一边传来了嗤笑声:

“关过,三天前这郭勇就关上了,然后被真阳宗的季天行前辈一招就把城门打碎了。”

“对对对,当时我就在场,季前辈不愧是四品高手,真强啊!”

另一个声音也开口:

“他说他从没见过大白天还关城门的,又不是打仗,怀疑是这个县不让他进城打酒。”

方云闻言偷笑一声,这郭勇空有县印,没有民心民意,代替不了一丝作用,只能当个护城大阵的开关用。正常的县城城门,哪里是四品修士一招就能打碎的。

了解禁制,打开城门容易。

想要打碎,恐怕四品高手也得全力出击。

郭勇眼神似乎在不断思索,最终还是一挥手,下令道:

“都关进牢里,多派点人过来守着,没修为的一个也不能放出去!”

他身边有个人赶紧上来说了一句:“大人,这妇人能否让我看管两天,两天之后,就给她送回去。”

“别玩死了。”

郭勇看了他一眼后说道,便要起步离开。

方云握了握林妙玉的手,认真的说了一句:

“妙玉,我要杀了他,不过你别出手。”

林妙玉看了看方云,望着他的瞳孔好几妙后,才点点头。

方云推开了挡在前面的人群,伸手拿出了一把长刀。

长刀他早就备了四五把,都是凡铁,但也是精心锻造的上好钢刀。望着周围不少的修士,议论纷纭,却无一人出手出言,不禁有些嘲讽。

“慢着!”

一个声音传来,让郭勇停住了脚步,刚一回头望去,就看到了一抹亮眼的刀光。

“敌袭,郭兆,你去调兵!”

郭勇手中也闪出来一把长刀,接住了这一式,还顺便开口让手下郭兆去调兵。

刚一接触,郭勇就暗道一声不好,对方看气息跟自己一样,但为何力道远超自己的想象!

“结阵!”

郭勇一声大吼,感受到虎口处剧烈的疼痛,他身边又有三四个人围了上来,战阵之间熟悉的联系感传来,让郭勇的心稍微安了一点。

“你是何人!哪个大宗弟子,为何无缘无故袭击与我?”

郭勇看对方年轻,招式威力不小,修为气血也浑厚有力,不像是普通散修,不由疑惑发声,接着开口:

“阁下就此退去,我便既往不咎,否则莫怪我……”

郭勇还没说完,见对方又沉默着冲了上来,只好打断话语,重新应对。

“反派死于话多,正派也会死于话多,跟他说个锤子,正好来试试刚突破的实力。”

方云心里默默的道了一句,只恨自己没有一把好刀,不能上来就放大招。

提劲运转,刀式捭阖。

郭勇心神俱震,难以置信的发现,即使自己以战阵结合之力,都难以抵抗住对方的攻势,若是没有战阵,岂不是会被一刀就斩了!

方云也打的很难受,对方结的是围杀阵容,几个人团团将自己围住,每一刻都有一刀攻向自己,若是没有练习过惊鸿步,肯定要挂彩不少。

而且方云发现,即使自己想找对方较为薄弱的几人进攻,但他们的气息连接在了一起,很难攻破。

“一会大军来了,我要把你活剥了!”

郭勇也被打出了脾气,恨声道了一句,尽管他是几个人打一个,但仿佛是对方一个人殴打自己一群。

“碎就碎了,回头再多准备两把。”

方云心里道了一句,默默使出不客刀意,斩向其中一处薄弱点。

刀碎,人飞,

方云再度抽出一柄长刀,丝毫不受影响的攻向了下一个人,那些还未来的及变阵的其他人,尤其是修为参差不齐,弱于郭勇的几个手下。

纵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郭勇眼见只是一瞬间,自己的战阵队友就死了一地,不由地猛的往后退了两步。

“意!你有武夫的意了。”

郭勇望着场中沉默的青年,怒极反笑,望着一地血泊,感觉心都在滴血。

凭借着这些人,他可以结阵力抗六品修士,但如今,他们全死了。

培养一个有默契的队友有多难。郭勇有深切的体会,镇远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不停训练,也得一年才能粗通默契,三年方得心神相连。

“这是你逼我的,我只想弄点钱,买到通脉丹,突破而已,你为何要无缘无故的袭杀于我!我一定要……”

郭勇恨声道了一句,还没有说完呢,就又被方云提刀攻了上来。

这种被打断话的滋味差点让郭勇噎住:

“奶奶的!现在攻杀之时,都不让人把话说完了吗!

还是我在镇远军里面呆的时间太长了,不了解外面了吗!”

郭勇一边挥刀抵抗,小心防备着他的刀意,另一只手狠狠的捏碎了县令大印,一股强烈的波动出现在他的身上。

匡扶大汉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