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喘息

第34章 一个非常厉害的人

棋局轩轩主,用了几柱香的时间,解释了,为何我就是残棋主人。

当然,我最终相信了。

除了他那一番解释之外,还有一件事,直接证明了我,就是残棋主人的转世。

那就是,我使出了:

祖师爷记载的剑招!

倘若没有猜错,颦的祖师爷,就是与千年前的我,在山顶一同下棋的鸣沙和尚了。

刚想到这里,我的脑袋再一次感觉要炸开,灵魂要挣脱躯体而出。

这时候,棋局轩轩主,以及素大小姐也感觉到异样,似乎有一个看不见的东西,正向我们逼进。

素大小姐抽出宝剑,拦到我面前。

这时候,我脑海中,忽然想到,如果真的是鬼魅,那么剑是伤不了它的。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我一把抓住素大小姐,急切的说:“快,快带我去见护国大法师”!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那个看不见的鬼魅,正缓缓的从门口走进来。而我仿佛被一只无形的网,笼罩其中。想往外跑,却迈不开步伐。

而在我痛苦的一瞬间,棋局轩轩主,以及素大小姐已经飞身跳到院中。

我本抓着素大小姐的手,可是她飞身而起的时候,我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了下来。

心中着急不轻,可又没有办法,想冲出去,可是又没有力道。

记得颦以前对我说,她要催眠我,在梦里,送我到天下第一剑客出世的地方,看看发生了什么。当时,她说,可以给我添加各种技能。我还不相信。

这个时候,我即使想相信也没有用了。因为,我入了宰相府,行大公子的躯体。

莫非,我真的要死在这里。

那股神秘的力量,离我越来越近,无形的力网,渐渐收紧,使我无法呼吸。

忽然想到一个词: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一闭眼,在心中默念:“颦,你个死丫头片子!如果不能在一分钟之内,将一个快如疾风的东西,送到梦里,以后就再也别见我了”!

一睁眼,My god!

有救了!

只见,我面前,停着一辆:

摩托车!

我大喜过望,窜上摩托车,一轰油门,前轮直接离开地面,从房内飞驰而出,到院里后,前刹一紧,掉转车把,压了个弯,又“嗖”的一下,开回去,在房门前,兜了一圈。

解恨的说:“轧死你个龟孙”!

我把脚撑住地面,控制住车速。摩托车“哒哒哒”的声音,把棋局轩的美女惊讶的花容失色。

连素大小姐,也都愣的像个木头桩子一样。

我对她说:“快上车”!

素大小姐更加不知所措了。

我说:“唉呀!就是上马”!

素大小姐刚要飞身而起。

我急忙说:“不用跳了,腿一跨,就上了来了”。

我把把头盔扣到她头上。说了声:“抱紧我”!然后,油门一轰,摩托车飞驰出棋局轩。

棋局轩轩主在后面高喊:“主人先行一步,老奴即刻收拾行李,赶奔宰相府”!

我也扭头高喊:“别忘了,带上你的生化武器”!

摩托车一路狂窜,我把速度开到了110。

隐约听到素大小姐在后面说什么,我怕她影响我的注意力,就扭回头说:“不要讲话”!

可是感觉她还是急切的在说些什么,只不过车速太快了,呼呼的风声,使得我听不明白。

于是我说:“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清楚”!

素大小姐急切的大声喊:“前面,前面,前面那个大坑”!

啊!娘的,怎么不早说!

我一个急刹车,ABS防抱死系统把摩托车直接颠了起来,素大小姐趁机腾身而起,跳到了一个树上。

一个侧滑,摩托车把我甩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多圈,疼的我杀猪一般,嗷嗷只叫!

那辆摩托车滑出十多米后,“轰隆”一声!

爆炸了!

素大小姐从树上跳下,将我扶起来,关切的问:“你没有事吧”?

我心中异常愤怒,心想你窜上树的时候,为什么不把我带上!于是一把推开她,说:“不用你扶”!

刚迈了几步,便痛的不行。只好对她说:“你过来”!

素大小姐说:“你不是不让我扶么”?

我痛的脸色都要狰狞,恶狠狠的说:“是不要你扶!但是要你背着”!

素大小姐抿嘴偷笑,走到我面前。我一把将摩托车头盔从她头上摘下,气呼呼的说:“像这么高级的东西,早知道就不该给你戴”!

说完后,扣到了自己头上。

素大小姐狡黠一笑:“小孩子脾气”……

我气的不轻,说:“你才是小孩子脾气”!

素大小姐说:“好啦,好啦,不要闹了,反正你的铁马也烧了,我这就过去,看熟了没有,割块肉给你吃,就是闻起来好不舒服,不知道味道如何”?

说完,素大小姐,居然拔出了她的剑。

我觉得,无语到极点。

只好摆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我不饿,咱们赶紧走”……

我俯到了素大小姐的背上!

她脚尖一点地,飞到一个树杈之上,借着风势,再次跳到另外一棵树上。

她轻功施展的兴起,把我全身的伤,颠的鲜血直流。

我掀开摩托车头盔,把嘴贴在她耳朵旁哀求的说:“大小姐,咱们能不能跳下去,好好走路”?

于是,堂堂隐形素居山庄的素大小姐,就背着我这个片体鳞伤的人,在路上走了起来。

我感觉舒服很多,禁不住把脑袋趴到她那白皙的脖子上,呼呼的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全身一震,剧烈的疼痛,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只见素大小姐,素霺,正手持长剑,站在我身边。

而前面,隐约站着一个人!

素霺的剑尖之上,正滴着血。这血,并非来自对面那个人。而是从素霺的手心流出来的。

“你赶紧跑,我的手筋断了”,素霺说。

啊!

隐形素居山庄的素霺,境内第二大高手!居然让对面那个人挑断了手筋!

这个人,是何等的厉害!

我脑海中,忽然想起,款爷被川崎小忍者撞到脑浆崩裂的时候,那个肇事的司机,手筋也断了!

难道说,都是这个人所为?

这个人是谁?居然能够在人间和棋盘之间来去自如?

一个字的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