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毅

第59章 60天降洪灾

“不是已经认主了吗?”

“我只是路过。”

“路过到瓦片落下来吗?”

“是,又怎样?”

“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主人,包括老主人!”

“那你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影,一个暗卫活生生自愿沦为男宠,沦为玩物,你很得心应手嘛!”

“这次就罢了,再有下次,我会向主人禀明。”

“呵,请便。”

昨夜他与影二的对话,一直在脑海回响,这未歇的暴雨似乎也在嘲笑他的自不量力。

恒毅握紧了匕首,昨夜里借着视线昏暗遮一些他苍白无力的面容,直到可今早为主人梳妆,他才从镜中窥到自己的狼狈。

恒毅拔出匕首,露出利刃,抚上刻着“泠毅”二字的地方。

他不知道该不该将影二的事告诉主人,说了等于他背叛老主人,辜负老主人的养育栽培。

不说,他又无法面对主人。

老主人对主人没有恶意,但欺瞒这事,他于心不安。

他一动不动很久了。

百里泠星听着外面隐隐约约的谩骂和雨声交错形成奇异的乐章,蹙眉瞥向打量着匕首许久的恒毅。

叹息一声,走过去揉揉他的发,换来他疑惑的眼神。

定了定神色,恒毅决定不再欺瞒主人。

“主人,昨夜……”

泠星耐心的听他说完,敲了敲他的脑袋。

“真是个榆木脑袋,影二只不过是在试探你对我的忠心。”

恒毅呆呆楞楞地道,“为什么?”

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耷拉着脑袋,“是因为昨夜我害主人成了那红杏出墙之人,所以他才试探恒毅。”

百里泠星又揉揉他脑袋,宽慰一笑,“放心,一切有我。”

影二在认主之后,他所向百里帝汇报的每一句话都是百里泠星授意。

这也是今日朝上百里帝没有向她定罪的主要原因。

正腻歪间,从门外传来绿鹗的轻咳声,“小姐,楼里来信。”

百里泠星白了她一眼,拉住要避嫌的恒毅,没好气道,“门没关,再说了,你才是楼主,跟我说这事做什么?”

绿鹗尴尬的抖了抖信纸,眉头轻挑,她能说她后悔做这什么鬼的楼主了吗?

无奈叹息,展开书信,将内容复述。

原来是这连月不开的阴雨连绵,导致鹰翼楼山下附近的村庄里发生洪灾。

不少村民流离失所,楼中来信,是否施粥赈灾?

不过这还是小问题,信中还说,百里国南下的两个州在两月之前就被洪水侵略。

只是官府中人谁也不想承担责任,一直隐而不发,将难民赶出城去,任其自生自灭。

据说,那两个州死伤不计其数。

没有被高赋税饿死的百姓,几乎被洪水淹死!

而那些没有被洪水淹死的百姓,几乎被严寒冻死!

而那些没有被洪水淹死,没有被冻死的百姓,又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助,而被活活饿死!

死亡就像是一个圈,无论你怎么奋力逃跑,也逃不掉最终的结局,绕了一圈还是回到了死亡那个点。

当然,这只是对于那些生活在底层的穷苦百姓而言。

地方官,江湖中,富商里,亦有人施粥赈灾,却也只是杯水车薪。

难民一批一一批的涌上来,感恩的也就道声谢,不感恩的还责怪你的粥太少不够分,更有甚者砸了粥棚抢粮食!

可怜之人亦有可恨之处!

于是搭棚施粥的就更少了,难民占山为王打家劫舍的不在少数,更是打着劫富济贫的口号四处掠夺!

听到这里,百里泠星不禁皱眉,她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

惊澜苑外,宫中册封的仪仗抵达。

围着的百姓顿时沸腾起来,只道只是宫中来人处死这红杏出墙不知羞耻的淫妇。

春黛带着一干丫鬟侍从打开院门,只称小姐病重,寻医而去不在府中,这才代小姐相迎入正厅,举府跪地接旨。

宣纸的公公面不改色,也不在意春黛其话真假。

想到朝上百里帝的态度,他也不敢得罪这位星沉公主,草草宣了旨,匆匆来,又匆匆去。

留下了随旨而来的二皇子百里荣一行人。

与此同时,帝都里亦是敲锣打鼓将圣旨宣告天下。

百姓就跟炸了窝似的倾巢而出,纷纷抗议应将那侮辱的国师的妖女浸猪笼沉塘,以此向他们的神明赔罪。

百里泠星入了正厅,兄妹二人互相打量了会,谁也没打破这诡异的平静。

洪灾在前,百里泠星并没有将册封的事放在心上,连门外的谩骂也是充耳不闻。

她当即回信鹰翼楼施粥赈灾,并派人下山帮助村民重建家园。

同时让鹰翼楼发布江湖集结令,让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发声一起抗洪救灾。

这第一个响应的就是天下第一庄,与武林盟主府。

随后,百里泠星唤来轻驰,让他顾人在城外以最快的速度搭建临时房屋和粥棚。

那南下的两个州的难民只怕不日就会抵达帝都,她得提前做好准备。

轻驰向来掌管百里泠星在闯荡江湖时所创的产业,这事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些事吩咐下来,把二皇子百里荣看得一愣一愣的,好半晌才道,“什么难民?”

百里泠星抽空赏了他一个白眼,又接着与轻驰商议难民的安置和粮食的储备。

恒毅在一旁,看着闪闪发光的百里泠星,心都热了,血液沸腾起来。

这个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这是他的主人!

是他一生要追随的人!

绿鹗咳了咳,以示自己的存在,百里泠星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苦瓜,你怎么还在这儿?你现在是鹰翼楼楼主,楼里那边你得亲自盯着,以江湖身份的施粥赈灾需要你做主。”

绿鹗应声离开,不过几步又折回,“小姐,在十羽卫之前,我有自己培养的暗卫,用他们比较顺手,十羽卫就留你使唤。”

语毕,怕百里泠星拒绝的她,飞快的向后门跃去。

正门鱼龙混杂又堵得水泄不通,她索性走了后门。

百里泠星虽然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但难民的涌来的速度,却超乎百里泠星的想像。

在粥棚勉强搭好之际,难民就已经凶神恶煞地嚷嚷着要喝粥了。

在不远处的马车里看着这一切的百里泠星几不可微的皱了下眉,当即吩咐了影二几句。

又望了一会儿,百里泠星道。

“回去吧。”

“不!等等!去这里最近的发生洪水的村庄看看。”

道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马车是不能再前行了,众人只得弃车步行。

撑着油纸伞,冒着倾盆大雨到了地方,人已经湿了大半,入眼的是一条波涛滚滚的河流将村庄劈成两半。

地势低的那一半被洪水淹没,而那河流还有越来越汹涌之势。

百里泠星还未踏入村庄就看到了遍地的尸体,落了地才发现低洼处的水位,竟然高到了她的小腿肚。

再往里是被洪水冲垮了大半的房屋,再往里一些,是在高处缩成一团,躲在破屋里避雨的村民。

小孩一个个面黄肌瘦,衣衫湿透,冻得哆哆嗦嗦,害怕的躲在大人怀里。

可大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不是呆呆地看向被洪水淹没的房屋田地,就是默默地待着期盼着雨能停下来。

村民们见到百里泠星等人,他们眼中升起点点星星的希望。

向是沙漠中缺水的行人在沙漠中艰难前行,快要濒死之际,突然看到一片绿洲就在眼前。

沧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