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春

第27章 我有我的选择

“这在乡下也就算了,可若是到了京里,大小姐就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仪态举止是否得宜了,毕竟沈家在京城里,在一众勋贵人家中,也是很有身份的,可闹不得一点儿笑话给人看。”

沈鸿和郭妈妈对视着,郭妈妈神色不冷也不热情,双手放在身前,仪态就像那电视里宫中出来的教导嬷嬷一样一板一眼的。

沈鸿微微一笑,说道:“我记得我昨天,好像跟郭妈妈说过,我不会上京,郭妈妈难道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郭妈妈人是老了些,耳朵却还没有什么大碍,思想也很清明,自然听清楚也听明白了大小姐说的话,”

“但上京之事,郭妈妈是奉了夫人的命令,所以不管大小姐是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最后的结果还是要上京去的。”

“难道我就不能有我自己的选择?”

郭妈妈的微笑是专业级别练过的,听了这话,神色仍是没有一丝的波动,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一样耐着几分性子:

“大小姐当然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但老奴没有别的选择,老奴既然是奉了夫人的命令,就一定是要做到的,没做到,那就是老奴失职了,”

“至于大小姐,若是有其他的想法,可以上京后跟老爷夫人提出,这一趟,就当作是去探望老爷夫人了,大小姐为什么不愿意上京呢?”

沈鸿对这郭妈妈的应对能力真是有些佩服了。

不惊不诈,对她所说的不管是什么话都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声音永远无惊无险的处于一条平行线上,好像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任你耍任何花招她都能接得住。

这要不是她是当事人,要是这是在看电视,她都要为这郭妈妈的人设喝一声彩了。

这才是沈夫人身边器重的人才,比起王明那个吊儿郎当沉不住气的,这郭妈妈端的就是个大家风范,最后那句反问,不是问得很核心很刁钻吗?

“那郭妈妈就先住下吧,你有你的职责,我有我的选择,我们彼此尊重对方,这祖宅呢屋子也够住,郭妈妈若是不嫌弃乡下地方比不得京里的繁华,住上个一年半载的,我也没有意见,您总不能把我强硬地搬上马车对吧?”

郭妈妈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的波动。

看着这样软硬不吃,既不燥急也不卑不亢的大小姐,她发觉自己与夫人似乎都有些低估了她。

她完全不像三年前那个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娇弱无力怯怯又有些赌气的大小姐,口齿伶俐,不娇不燥,应付自如,而且出落得大大方方,仪态有度。

郭妈妈很是好奇,到底这三年里她都经历过了些什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怎么会从一个娇弱病恹的小姐变成一个眼里焕发着勇往直前自信的小姐?

这若是真跟着她回了京去,恐怕比之样样都好的二小姐,也不会逊色多少,比之那几个整日里为了件小事情就拈酸吃醋的庶小姐,就更是比得下去了,真是怪事。

晚上,杨叔悄悄去客房时,才发现顾云忻没打一声招呼就走了。

看着漆黑的屋子,杨叔心里有些不安,相处了几天,他也知道这顾公子不是个坏人,也是个很懂礼的,可是这没招呼一声就走了,是仇家追上门来了还是有什么急事急着要走呢?

他放心不下,便出了去又走到小姐那边去。

听了杨叔的话,沈鸿一点也不吃惊,翻了一页书,告诉杨叔白天客房发生的事情。

“这么说,这顾公子是怕被王明发现了,这才不得已离开的,那他身上的伤和毒不要紧吧?”

杨叔到底还是淳厚的人,虽然吓了一惊,可想到那顾公子的身体,他说不宜走动,这么一走,如果遇到仇家,身体又没好那可怎么办?

沈鸿其实也是有几分担扰他的,但为了不让杨叔担心,便装作云淡风轻,说道:“我看他喝了几天的药,应该也好得差不多了,他是个有福气的,福大命大,那天那么惊险的情况都安全度过了,杨叔不必过于担心。”

“那倒也是,他那容貌气度,也不是个普通人,但愿他平平安安吧,唉,不谈他了,说说小姐吧,”

杨叔看着沈鸿忧心忡忡地说道:“小姐呀,那郭妈妈是夫人身边的老人,小姐不可太过得罪她,老奴也不放心小姐去京里,可这郭妈妈半步不退让的,小姐又怎好跟她硬拼?”

沈鸿听了没说话,垂眼放回书上,她没觉得自己坚决的态度有问题,如果郭妈妈不走,她也不会改变主意。

杨叔继续说道:“小姐,老奴是看着您长大的,这些年来,老奴也是一直盼着老爷能派人来接小姐去京的,因为这就代表了,老爷心里还是很关心疼爱小姐的。”

“可是自从老太爷老太夫人过世后,这夫人也没开口说过要接小姐去京的意思,老奴就不抱任何期望了。”

连三年前都可以对骤然失去老太爷老太夫人的小姐不管,他还可以指望那个夫人能好好善待小姐吗?杨叔叹了口气。

沈鸿抬眼看着杨叔,心里涌上些难受的情绪,说道:“夜深了,杨叔早些去歇息吧,郭妈妈那儿您不用担心,我不理会她,也不顶撞她,她觉得无趣,自然会走的。”

杨叔点点头,小姐是个懂事的,只希望那郭妈妈能理解,早些回京去就好了。

他说道:“那小姐也早些睡了,这书夜里看昏暗,伤眼。”说着微弓着腰又慢慢走出去了。

沈鸿看着他年迈的背影,心里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要怎么跟关心她的杨叔开这个口离开这里?而且还是一离开,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他了。

窗口有风吹进来,外面的树间有鸟叫虫唧,沈鸿放下书本,走到窗边抬头看月。

月色是很莹亮清冷的,疏稀的几颗星寂寥地点缀着夜空,还未到月底,月儿也才圆了一半。

沈鸿心想,月有阴晴圆缺,人亦是有聚有散的,世事自古两难全,不如意之事亦十之有八九。

秦绮是一定要找的,不管怎样,再如何艰难,她也要去趟京城确定一下她是否安全。

“小姐,夜深了,别站在窗边了,早些歇息吧。”

袅晴端着一盆清水进来,因为小姐每天夜里睡觉前都会用温水敷敷脸,她曾问过她为什么,小姐说这样可以使毛孔张开,然后再抹上滋润皮肤的能保持皮肤更娇嫩凝润。

湖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