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婿

第159章 拜魂死咒

刚刚那一切都是这具骸骨所为,一具骸骨还能有这般威能吗?

我心中一时惊疑起来,查找四周,并没有发现其他危险,既然你用骸骨装神弄鬼,那就免不了要尸骨无存了。

心中念头升起,手印印法翻飞,一团幽蓝色的火焰就已经升腾窜起,刚要动作,却突然看到那骸骨的上下颚关节竟然开合起来。

“小友好手段,老夫已经力竭而死,小友被老夫这副骨骸吓到了吗?”

本来不想跟他啰嗦,生死仇敌,谁愿意跟他闲扯,可他说话时偏偏有着爷爷的一缕气息,让我一时竟不忍出手,如果我的心性修为还有什么弱点可寻,可恐怕就是对于爷爷的愧疚了。

“前辈,小子之前屡次相邀,前辈也不曾出面理论,事到如今,前辈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看出这只是一种秘法吊着的最后一口气,倒也的确不用太过担心,就给他一个遗言的时间,让我重温一下爷爷在世时的温存吧。

“小友难道不好奇为什么你一过来就直接被我们包围了吗?”

老骸骨的声音断断续续,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帮助他的骸骨开和发音。

“小子确实好奇,本来看前辈一身手段惊天动地,以为一直暗中算计我的人正是前辈,可现在看你状况,也并不是那个卜字脉的高手了,前辈一身技艺都在神魂之上,借你再活一世,怕是也难成两脉的大成神通吧。”

这一次过来,绝对是又被那个布局者算计了,否则不会悄悄摸过来就直接撞上一张天罗地网,能知道我行踪的,是东蓬莱的几个老人,可他们要是想算计我,恐怕不需要这么麻烦,一路过来,有太多次机会可以偷袭我们了。

这么想来,左右还是离不开那个一直躲在背后的卜字脉的高手。

“倒是我们南拜魂两百多条人命为你创造的一次机缘了。”

那骸骨断断续续说道,听不出其中情绪,但是不难猜测其中的失落,气势汹汹而来,一夜间灰飞烟灭,这么多高手,任何一个门派都不会等闲视之,南拜魂这次怕是要伤筋动骨了。

“前辈若是只想感慨两句,那晚辈就无心奉陪了,还是送前辈上路吧。”

听他说两句话,已经算是我的道心中杂念作祟了,要不是为了那一点私心,早就一把火烧个干净了事。

神魂俱灭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小友可听说过我南拜魂秘术,拜魂死咒?”

骸骨的话说的极慢,说到最后,那吊着的一口气好像已经用完了一样。

“小子对南拜魂的术法并不了解,只知道你们炼尸炼魂,声名狼藉,为天道……”

我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身影闪电一般冲向骸骨,口中喊出不好两个字,就抡起了一只大巴掌,狠狠地拍在骸骨身上,自上而下,顿时支离破碎,我看看现场,这也算是挫骨扬灰了吧。

“老哥,怎么了?”

我疑惑的问着张须陀,看他迫不及待的动作,我也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不知不觉,还能中了这临死的老家伙的招了?

“你感觉怎么样,检查一下神魂,有没有什么异常!”

张须陀身上传来锐利的声音,是鹰前辈这个大妖怪开口问的,我闻言细细感应,然后摇摇头,认真说道,“没有什么异常!”。

“早跟你说了多看看电视剧,坏人都怎么死的,不都是马上就要赢了的时候废话连篇,被人临死翻盘了吗,你小子怎么不长教训,跟这老家伙墨迹这几句话干什么,以后碰上这样的,别废话,先打死再说!”

张须陀面色明显一缓,看我依然神色疑惑的看着他,这才又继续开口说道。

“拜魂死咒是南拜魂的一种秘术,能在自己临死前以自己肉身血肉为引,化作诅咒,施展到别人身上,只是诅咒之道已经失传良久,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提起,反正你没事就好,以后得记住了,他们这一脉,旁门左道太多,跟他们打交道,能动手就少吵吵!”

我闻言也不由一阵惊愕,竟然还有诅咒之道,这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只是我现在连翻战斗,神魂也是强弩之末,全靠那一股莫名得来的凶威煞气支撑,想感应自己神魂都颇为困难,这个什么诅咒,就算有,恐怕我也感觉不到了,还是得好好休息一番。

“先回去吧,鹰前辈,这一回,南拜魂的,也该出局了,其他那些势力,要是还看不出这次该做的进退,那就只怪他们自己找死好了,你和杨老师,这回也该好好进补一番了。”

我说着,便忍者一股天旋地转的头疼,率先走了出去,局势微妙,一步行将踏错,后果不堪预料,还是先回去恢复好身体,随时保持着最佳的状态,才能应付好这举世皆敌的局面,东蓬莱退走,南拜魂高手尽数被灭,这样连续两条重磅炸弹相信一天时间就能传遍各方势力。

无论是张须陀,还是他身上的仙家鹰前辈,也一样是筋疲力尽,这一次战斗被人算计,一头扎进了别人的口袋,我们都一样用尽了浑身解数,听我说完,他也尾随我离去,两个人踉踉跄跄,找了个车,就直接回到了学校,起码那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一头栽倒在床上,倦意袭来,再没有任何思感,转眼就昏睡过去。

而我昏睡的时候,一条消息在整个玄门炸响,惊起惊天骇浪,东蓬莱所来的高手突然之间无影无踪,而南拜魂两百多名高手,包括他们亲自带队的大长老,在一个废弃的烂尾楼里一夜之间灰飞烟灭,一时令的大小门派各个都心怀算计,看来这口唐僧肉,也不太好下口。

“先生,那小子中了南拜魂那老家伙的拜魂诅咒,我们要不要出手,这次凭他自己,恐怕很难化解了,这样一个好苗子,要是被那老家伙用诅咒磨死,那我们这一门的损失也未免太大了。”

校园深处一个角落内,一人躬身对前面阴影中一个破衣烂衫的老者说道。

“暂时还不必多做理会,先看看这小子的造化吧,拜魂死咒,南拜魂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他们以为这是他们前人所创的术法吗!先看看吧,这个诅咒,既是一场杀劫,同样也是一场造化,他要是能找到破解之法,那便是他的机缘,我们现在出现反而不美。”

那老者沉吟半晌,最终坚定的说道,随即脚踏步罡,几息之间,就已经远遁天地之中,再无迹可寻。

而我此时,依旧在昏睡之中。

壶壹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