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婿

麻衣神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4章 是旱魃

既然已经确定了心中猜想,那么现在就不必在留它了!

我双臂角力,猛地一堆,棺盖顿时推飞而去,迎面便袭来一道掌刀,略微一歪头,刚好躲过,卜算之道融于战斗之中,料敌于先,屡屡建功,这一掌刀便在我的卜算之中。

紫面僵尸猛地竖起身子袭来,却是行动不便,身法上已经不是我的对手,我卧刀在手,再不与它硬碰硬打斗,而是缠斗游击起来,围着它屡屡出刀,几个回合之间便已经将它四肢的筋腱挑断,让它只剩一颗头颅可以动作,却依然凶相毕露,对我狰狞咆哮。

我不知道我的祖传小刀到底有什么来历,只知道它削铁如泥,纵然面对这样的紫面僵尸,浑身练得如钢丝铁,也依然无往而不利,见它已经无法成为威胁,我这才空出功夫口念真言,太上老君的杀机再次从天而降,这紫面僵尸猛然倒地,略一感应,再无气息。

印法翻飞,幽蓝色火焰在它身上包裹侵袭,没了它的意识反抗,面对这样一个死物,几缕火焰顿时顺着几道刀伤直接侵入它的身体,从内部烧起,内外夹击之下,很快,它也终究成了一片飞灰。

我对着这口朱红色的大棺材打量半晌,终于心中有了定计,扛起棺材,就向村中匆匆归去,直到村子,这才将这大棺材扔下,纵然我炼体有成,也是被累得气喘吁吁。

“张文庆,将村子中人都召集起来吧,僵尸已经灭掉了,不用怕了,但还有事没办完。”

我对着张文庆淡淡说道,心中对这村里之人的情感颇为复杂,按我的推测,定然是有人与南拜魂的人合作,这才挖出了自己祖先的棺材,由南拜魂的人放在煞气中养尸,至于什么晴空炸雷的,纯属扯淡,应该是有人用了炸药骗过众人。

否则南拜魂的人纵然胆大包天,也绝对不敢去碰那口朱红色的大棺材,因为那棺材上的阵法,正是封印紫面僵尸的阵法。

由龙虎山的张道陵所创,以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留下一道变数的天道规则设下阵法,可后世人却从这变数中寻得一线生机,让这阵法被破。

那一线生机便是只有至亲之人才能去碰,外人触及,必遭天谴。

僵尸因临死时胸中最后一口怨气未泄而生,分为黑色,青色,紫色,红色,所谓红色,就是传说中的存在了,道门的记载中也只有张道陵碰到过,并亲手降伏,世间能见到的,紫色僵尸已经是最为厉害的了,那南拜魂的想炼化驱使一具紫色僵尸,看来图谋不小。

在我的胡思乱想中,村里人已经集齐,纷纷对着我扛回来的这口棺材面面相觑。

“说说吧,这是谁家祖宗的棺椁。”

我淡淡问道,周围却突然一片宁静,无一人应答。

“怎么?你们有人不敬先祖,亵渎先人,现在却敢做不敢当吗!”

我察言观色,知道他们定然已经有所猜测,这是一个小村子上千年来抱团取暖,凝聚力非一般组织能够想象,想让他们出卖自己人实在难上加难,所以干脆问话时舌抵上颚,运用了道门的道喝,这更像是真言咒,让心虚者心理承受的压力变得更大。

依然无人回答,但目光却齐齐看向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和其他人一样淳朴的面孔。

我不由皱眉,这看起来并非大奸大恶之人,虽然我相字脉典籍开篇便是人不可貌相,意思是人的面向是可以随时势变化的,但寻常人的面向也不是说变就可以变的。

最终在我的逼问下,这个叫做张家越的中年人才吞吞吐吐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连续三年的大旱,小村里的生活日渐艰难,这时有人找到他只要替那人办件事,就可以给他们整个小村足够的钱让他们能渡过难关,一个小村子千年以来与世隔绝,抱团取暖,犹如一家人一般,张家越看到整个村子活命的希望,还能有什么别的感想。

等到他知道要做的事情时也是一阵犹豫,毕竟要在山顶用炸药炸出自己先祖的棺椁,又要从地底挖出自己太爷爷的棺材,心中难免抵触,可是想到整个村子,自己一家又算得了什么,一咬牙,一向老实巴交的他就冒天下之大不韪毅然决然的去做了。

我闻言也是满心的憔悴,也不知还该不该去怪罪这个老实人,在生存面前,个人的尊严荣辱的确不足为虑,况且,他为的,也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村子,只是最终被人欺骗了而已,这才酿成了大祸,村里人没有仇视他,只是埋怨他怎么这么傻,我也就更没资格怪罪他。

往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这一切的罪孽,始作俑者还是那个欺骗他的人,南拜魂一脉的败类!

想到这里,再不做他想,先解决问题要紧,人心的问题,远比世间一切术法神通复杂。

“带我去看看被你们埋掉的那个棺椁。”

我出言说道,现在想知道南拜魂的门人有什么目的,得先看看那个棺椁有什么特殊,总之他们想干什么,我就阻止他们干什么好了,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小村子的问题,就得从南拜魂的人下手。

随着一群人来到一个峡谷之中,两边山石竖立如刀,整个峡谷看起来更像一个张开巨口要择人而噬的巨兽,这样的一个风水格局里被埋下一个久远的棺椁,我更是不由一阵头大。

南拜魂的门人疯了不成,极凶之地,煞气积聚,在这里养一个来历久远的棺椁,无论是要炼尸还是炼魂,他们难道能控制的住,不怕被反噬吗?

“你们有没有看过棺椁里面,还有没有尸骨。”

我不由皱眉问道,只觉得事情远比我想象的麻烦,我本怀疑他们看好这里煞气凝聚,要在这里炼尸而已,现在却是不敢肯定了。

世间事,寻找问题远比解决问题要麻烦的多,大多时候,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而后果就发生了。

“看过了,不是尸骨,连身体都完好无损,只是头发和手脚都变红了。”

张家越语带愧疚的回答,他不止愧疚于先人,更是愧疚于全村。

而我听到他的话,却不由汗毛倒竖起来,“看清楚没有,身体变红没?”

“看清楚了,身体发紫,我看到先祖身体没有腐烂,这才原地将他下葬。”

张家越听我问的急迫,也连忙回答说道。

我闻言略略心安,还好,身体没变红,那就还有希望制伏,也许这就是上天留下的一线生机吧。

正准备让张家越再挖出棺椁看看,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微微有些耳熟。

“臭小子,快带着人跑,那不是僵尸,是旱魃!”

壶壹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