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劫祭

第126章 秘籍修行

“嗯,我没问题。”皓应声答到。

商量完毕,阳和皓立刻开始着手尝试起进行二段气合甲的修行,现在是深夜,他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

皓先轻松地在一只拳头上凝聚出了气合甲,这一步,就是“主魂极尽所能凝气血波动于体下”。

但到了阳这里,“查补遗部”却让他有些为难,皓的气合甲完善程度并不在他之下,以他的眼光来看,实在是看不出什么值得查补的“遗部”。

要不,在相同的位置再凝聚一层气合甲试试?

只是一个念头,阳就调动起体内游离的气血波动,在拳头原本带有皓所凝聚的气合甲的部位,重新开始了凝聚气合甲的举动。

“诶?”

别说,这一尝试,还真让他发现了问题,在气血波动开始凝聚,重叠到原来的气合甲之上时,阳感觉到皓凝聚出的气合甲,各个部位的厚度并不均匀,这并不是皓的操控有问题,而是由手掌关节的结构决定的,换成他自己来,一样做不到更好,但这样一来,在手掌各个关节的位置,便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气合甲结构上的薄弱点。

“也许所谓的遗部,说的就是这些因为身体构造而产生的薄弱点?”阳猜想着。

有了这样的想法,阳立刻放弃了再叠加一层气合甲的做法,转而全力调动起气血之力的波动,开始加固那些气合甲的每一个薄弱点。

没过多久,宁皓阳拳头上的气合甲就变得厚薄均匀,更加稳定了。

皓的声音响起:“这样一来,整体的防御效果确实是更好了,但是……”

“……但是单从防御力的角度来说,并没有得到提升。”阳接口到。

“没错,按照秘籍上记载的,二段气合甲的防御力应该是得到增强了才对。”

“到底还有什么没有考虑到的……”阳陷入了沉思。

又仔仔细细排查了好几遍,还是不得要领,无奈之下,阳决定故技重施,再次尝试重新凝聚气合甲的办法,希望能起到什么作用。

气血波动在体内逐渐集聚,沉淀,凝结,开始显现出一层新的气合甲的雏形,但是在覆盖原来皓的气合甲之时,气血波动却发生了紊乱,在目标位置已经被占据的情况下,无论如何都无法凝聚出新的气合甲。

“等等!”虽然失败了,但阳却好像发现了什么。

在刚刚气血波动凝聚失败而溃散的瞬间,他竟然在皓所凝聚的气合甲之内,感受到了游离的气血之力!

这是什么情况?

气合甲,不应该是气血之力凝聚到极致的表现吗?

为什么在气合甲的内部还能感受到游离的气血之力?

阳百思不得其解,这感觉就像是自己已经用了很久的盾牌,现在却告诉他,这盾牌是中空的一般。

“这也许和气合甲的行成原理有关。”皓试图帮阳整理思绪,“在气血之力凝聚到一定程度时,会蜕变为气合甲,很可能就是在这个蜕变的过程中,气合甲的中心产生了空隙,之后其中才出现了游离的气血波动。”

“也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皓,我再试一次!”阳灵光一闪。

重新开始尝试,这一次,阳在稳固了气合甲的几处薄弱点后,开始仔细感受起气合甲内部的气血之力,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果然很快让他捕捉到了几缕藏身与气合甲内部的气血波动。

这一次,阳决定改变思路,不再使用“甲上叠甲”的办法,而是采用“甲中甲”的方式,来让气合甲的防御力提高。

很快的,阳调动起体内的气血波动,试图在气合甲内部的空隙中再次凝聚上一层缩小版的气合甲,这是一项非常精细的操作,但阳还是成功完成了它。

现在的气合甲,就是理论上进阶完成的“二段气合甲”了,比起原来的气合甲,它不仅修补了结构上的薄弱点,而且内部的空隙还有二层气合甲填充,整体结构的强度变得更高,防御力无疑也有了增强。

只是宁皓阳不知道,自己这二段气合甲的完善手段是否和那位离魂秘籍的创始者想要传承的一致,毕竟秘籍上记述的实在是太简陋了,一句“查补遗部”,剩下具体的操作方式都要他自己猜想。

而且这“二段气合甲”究竟好不好用,还得在明天和应老的实战训练中见分晓。

“快快快,让我也来主导试试看。”阳催促到。

皓不可置否地散去了气合甲,将主导权让给了阳,重复起阳刚才进行的查补遗漏的过程,这样的操作阳能完成,那自然也难不倒他,很快以阳为主导的“二段气合甲”就成功在胸前合成了。

宁皓阳满意地扣了扣胸口,入手传来的坚硬感让他指关节一阵发麻。

“不知道防御力究竟提升了多少呢?”阳喃喃自语到。

皓开口道:“这个明天和应老战斗时就知道了,不过要是再不休息的话,明天我可不能保证能保持得了最好状态。”

“也对,睡觉睡觉。”

距离他们偷摸起来已经又过去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窗外月光依旧皎洁,但夜色却仿佛更浓重了几分。

不过宁皓阳的双眼早已经适应了黑暗,他回到床上,看了眼妹妹精致的睡脸,也满意地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早起,宁皓阳明显感到因为少了一个时辰的睡眠而感到有些困顿,但他还是努力打起精神,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很往常一样。

但很明显,这在宁筱儿面前是行不通的。

“哥哥,你怎么看起来精神不好啊?”

“哦,昨晚做了些梦,所以好像没有睡好。”宁皓阳掩饰到。

“这样吗?”尽管还是有些疑惑,但宁筱儿还是没有追究下去。

不过这困倦感主要还是原本规律的生活作息突然发生了变化导致的,一段时间后宁皓阳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毕竟他现在已经是低阶控星者级别的星师了,哪怕偶尔一晚上不睡觉,对身体也不会有什么大影响。

时间很快来到了下午,宁皓阳来到了藏书楼,不过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找应老训练,而是将今日份连带着昨天因为特殊情况忘掉的清洁值日一块儿做完了,这才找上柜台后的应老,当然,主导身体的依然是皓。

应老并没有提起那份秘籍,而是直接站到了空处,看来是打算通过实战来看看宁皓阳有什么长进。

宁皓阳也不多嘴,和昨日一样直接抢攻出手,同样的隐锋起手,但这一次他不再一味地将力量爆发在出击上,而是留有两分力,同时观察着应老的整体动向。

果不其然,当宁皓阳带有隐锋的手离应老不过一尺之遥时,应老动了。

不是向左,也不是向右,而是向上。

眼看着应老纵身跃至自己头顶,宁皓阳果断放弃了隐锋,他记得在《气血和星力的相互配合》中记载,隐锋这一手段,向下发力时威力最强,水平发力其次,向上发力时却是最弱,甚至还容易受到反噬影响。

宁皓阳相信应老一定有办法能挡下自己的攻击,所以自己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放弃这一次攻击,不要去冒这个可能被反噬的风险。

在战斗中,并不是每一次出手都要将攻击贯彻到底,所有的动作,每一次出手,每一次闪避或是每一次果断的放弃,目的都是为了最终的胜利。

此时宁皓阳放弃攻击,同样也是为了能看清应老的动作,人在空中由于没有借力点,所以难以大幅度地改变动作,但这条法则显然不适用于星师或是修武者,此时应老在空中见宁皓阳放弃进攻,立刻放弃了原本的防御姿态,转而雷厉风行地发动了进攻,腿鞭如电地向宁皓阳脑袋抽来。

好在宁皓阳一直密切观察着应老的动向,此时见应老出腿,他也不甘示弱,侧身躲避,同时展臂上撩,直取应老的脚腕。

手脚相交的一瞬,巨力冲击在宁皓阳的手上,但问题并不是很大,宁皓阳凭借普通的气合甲就挡了下来,并且成功抓住了应老的脚腕,用力向下一拽。

脚腕被抓住,即便是应老也无法瞬间挣脱,于是他将计就计,身体下坠,当重心,脚尖和宁皓阳三者处于同一水平线上时,应老猛然发力,就仿佛空气中有一面看不见的墙壁一般,让他得以借力飞踢,如此之近的距离,宁皓阳避无可避,凭手臂的力量还无法令其变向,而且哪怕凝聚出气合甲,也未必能完全挡住这一脚。

“咦?”

当应老的脚尖命中宁皓阳前胸的时候,脚下传来的坚硬感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千钧一发之际,皓和阳合力,成功使出了离魂秘籍中的二段气合甲,迎上了应老的踢击。

胸口传来的轻微疼痛让宁皓阳非常满意,二段气合甲的防御力确实比普通款的强上不少,虽然无法瞬间凝聚成型,但随着他熟练度的上升,这个问题将来肯定也能得到解决。

“看来你已经有所收获了啊。”应老震开宁皓阳的手,后翻落地,心中有些感慨,仅仅过去不到一天,宁皓阳的实力又凭借这二段气合甲有了新的增长。

“不过仅仅是这样的话,可别想占到上风啊!”应老的斗志也被宁皓阳激发了,干瘦的身躯中猛然爆发出一阵惊天气魄,身影若离弦之箭般射出,手掌呈爪,直捣宁皓阳的门面。

宁皓阳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擒,气血激荡,针锋相对!

战斗,还要继续下去……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中,宁皓阳格外忙碌,除了常规课程和应老的训练外,又多了一个修行秘籍的任务,好在他悟性出众,即便是秘籍内容简单生硬,晦涩难懂,但他还是将那些离魂之患的专属技巧一一钻研了出来。

二段气合甲,极致战斗姿态,心眼……

技巧种类虽不多,远远无法和《气血和星力的相互配合》相比,但胜在技巧性更强,在战斗中能起到的效果也更为出众,现在的他,早已不像最刚开始实战训练时那样会被应老吊起来乱打了,虽然要说能压制应老还是天方夜谭,但也能和控制了力度的应老打得有来有回了,这比起当初可是相当大的进步。

比起实战水平的上升,宁皓阳这两个星期在修炼上的进步反而没那么大了,这也和他的境界已经达到控星者有关,星师的境界越高,修炼的进步也就越慢,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机遇,宁皓阳估计等自己的下一次晋级还得花上好几个月。

这天,宁皓阳还是按时来到了藏书楼,与应老战斗至中场,他正努力控制着自己紊乱的气息,突然听见应老问:“你们明天就要进行期末测评了吧?”

“没错。”在今天上午宁皓阳他们就已经得知了明天的测评内容。

“和我猜想的一样,在这之前你已经把那秘籍上的东西完全掌握了,不如说,你学习的速度比我预料的还要更快一些……相信这些日子以来,你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到现在为止,在运用气血之力这方面,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了。”

雾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