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美人她又吐血了

第41章 帝王心

不知道穆箐雪出门时有没有预料到,北轻尘会毫无预兆的忽然来到太子殿,对外即是说他来看看穆箐雪的情况,毕竟自打穆箐雪醒来,他便从未来见过她一面。

陛下自己说心中过意不去,那旁人又如何敢阻拦呢?反正柳杨看见北轻尘的那一瞬间,人都有些傻了。

穆箐雪跑了,留下了一个戴着人皮面具的莫嫣姑娘,连带着木长青也跟着跑了。如今偏殿中只剩下他与莫嫣二人“相依为命”,而且莫嫣还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与他相依为命的。

看见北轻尘的那一瞬间,柳杨心中前所未有的起了个想法——倘若他知道要面对一下北轻尘,那么即便是叫他穿女装戴上人皮面具在床上躺着装死尸他也是没问题的。

毕竟比起与皇帝打交道,还不如直接装死来得轻松快活。

“草民见过陛下……”柳杨愣了几秒之后便急忙后退了两步,拱手作揖行礼道。同时心中又有些气急败坏的想着:那小丫头,真的是越发的没有时间观念了!这都出去两个多时辰将近三个时辰了!还不回来!莫不是与木长青跑去哪儿玩去了?!

“不必多礼。”北轻尘语音无波无澜,他既未着龙袍、身边亦无带着随侍,只身一人来了偏殿。北温韫也不在他身后跟着……

“那丫头情况如何了?我听说她昨日已经醒了,只是琐事缠身,未能过来看看。”北轻尘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里间走去,柳杨只得跟着,同时心中还是稍微的松了口气,此时莫嫣服下的药药效尚未开始运转,装死尸是最有效的。

“方才喝了药便又歇下了,陛下……”“无妨。”北轻尘抬起右手示意他无需多言,柳杨只得闭嘴,同时心中盼望着穆箐雪跟木长青最好不要卡在这个时间回来,他实在是怕自己要横尸异乡。

“我只是过来看看,不必跟着。”北轻尘说着伸手撩开了垂帘,柳杨只能依言停步垂帘前。而等他冷静下来时,方才恍然惊觉北轻尘的自称是“我”而非“朕”。

北轻尘入了里间,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穆箐雪”,他拿过一旁的圆凳放在床头边上,而后坐下,转头看着她。

帝王心,深似海。谁也看不懂北轻尘此时此刻的表情应当是什么样的,他的喜怒哀乐似乎已经随着岁月沉淀到了表皮之下,看似无悲无喜,像一尊终于得道飞升的神像。

“她睡了多久了?”北轻尘在床前坐了小半个时辰后,方才开口问一直站在垂帘外边的柳杨。听不出来有什么情绪,柳杨不敢随意揣测君心,只能当他是真的无悲无喜了。

“两个多时辰了。”柳杨急忙答道。

“受了药的影响么?”北轻尘又问。

“此药对不同体质的人有不同的效度。”柳杨半真半假的开口说,他停顿了一下,稍微的琢磨了下才接着道:“于普通人而言大约会昏睡上两个时辰左右。只是三小姐是自小体弱之人,药的效度于她而言是放大了数倍的,因此旁人也许会昏睡两个时辰左右,她却是可能昏睡六七个时辰的。”

“我记得那日她抓伤了脖子,怎的如今半点痕迹也没有了?”

“……草民的师兄给她用了师父特质的药膏,专治抓伤擦伤等伤口,效果显著,那日师兄替她上了药,这会伤痕是都痊愈了的。”柳杨一时卡了一下,心下拍膝打巴掌的想着:完了!忘了这回事儿了!

穆箐雪脖子上的伤是还没有完全愈合的,虽说有那药膏可以加快伤口愈合,可也只是结痂得快些罢了。倘若下次北轻尘再与穆箐雪见面,发现她脖子上的疤痕还在可怎么办呢?

柳先生再一次的愁得要掉发了。

“是么?”北轻尘忽然伸出右手,用食中二指抚过“穆箐雪”的脖子,眼神略微变了一些,他站起身来,走出里间对柳杨说道:“今日之事,无需多言。”

“……”柳杨抬头看了他一眼,北轻尘却已经开门离开了,他于是眨了眨眼睛,总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似的。

北轻尘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他不仅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还是谁也没有说过的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究竟是来干嘛的???

一国之主、九五之尊,没事闲得慌跑过来看一个小姑娘睡觉看了半天就走,这是几个意思?

——

“倘若盛世将倾,你觉得,会是哪一方率先开战?”准备回宫里的前一秒,木长青忽然问了穆箐雪这么一句,穆箐雪那时正准备施展轻功飞身而去,冷不防得了他这么一问——主要还是此人颇为缺德,直接拽了她的袖子,她才不得不停下来的。

“哪一方率先开战与我何干?”穆箐雪侧头看了一眼自己被他抓住的袖子,总觉得此人是在将昨日她拽他袖子的“仇”报回来似的。虽然她昨日拽他袖子时并没有做什么缺德事。

“无关么?”木长青略带些咄咄逼人的意思,穆箐雪也不知有没有被他气到,反正她是笑了两声,而后不冷不淡的反问道:“有关系么?”

“你手握惊蛰令,天下是合是分左右都离不开惊蛰令主的意愿。你想要让这九州重新合而为大华夏也好、想让九州继续延绵下去也罢,跟随惊蛰令主的心意,这天下也将面临着不同的命运。”木长青拽着穆箐雪的袖子不放,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眼睛看,企图从她眼中看出一些不一样的情绪来,可他发现不论怎么看,他也看不透她。

“惊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有些类似于“端平世道”的存在,而惊蛰令主便是主导这名为“世道”的天平朝着哪方摆动的那只手。

她尚未及笄,心却已然比君心还要深似无底深渊,她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设计某件事情的发展从而确定某个人是否有值得她看好的地方已然也成了她寻找某个东西的方式。

木长青不知道穆箐雪究竟想怎么做,但是他能感觉得到,她——想将九州合并。

猫翻了咸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