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舷

左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你小子有点资格了

基地纪念馆,新飞行员李海和党为民立于烈士头像前,脱帽敬礼,向烈士表达崇高敬意。

石磊磊站在不远处等着。

新飞行员加入集训队的第一件事是瞻仰烈士遗像,表达敬意的同时宣誓继承烈士遗志。

跟着石磊磊走出纪念馆,李海和党为民戴上迷彩帽。跟着坐上陆地巡洋舰通勤车往机关楼去,在楼下停下来之后,石磊磊让党为民下车去小会议室与其他新飞行员汇合,开始集训第一课。随即,石磊磊带着李海径直的往外场去了。

“小李啊,你跟我说说你撞鸟是个什么情况。”车上,坐副驾驶的石磊磊回头看了眼李海,问。

李海汗颜,道,“就是撞鸟了。首长,训练的时候说这个不吉利吧?”

“你小子还搞封建迷信。别叫首长,叫我石大队。”石磊磊说,“我们老大队长,就是点你将过来的李总。他有一句名言,敢于直面险情才能战胜险情。直面险情的办法之一就是经常剖析。”

“是,明白。”

李海回忆了一下,说,“我们新训用的是海山鹰,有尾钩的那款。起飞后正常右转弯爬升,就在这个过程中发动机停车动力全无。我们场站边上有人口密集区,需要连续左转才能找到空旷的农田。我这么做了,整个过程十九秒钟。”

“海鹰团的场站我是熟悉的,这个季节是由北向南起飞,也就是说你的右翼是人口密集的村庄。十几秒钟的时间,在右转爬升的过程中遭遇险情的时候你的前方正是村庄。这么短的时间里,那么低的高度空速,连续左转避开人口密集区……”

石磊磊皱眉思索着,眉头舒展开的时候说,“意味着只要你出现了一个失误动作或者多余动作,后果不堪设想。”

他回头看着李海,“小伙子,你有点资格了。”

李海只是憨笑。

他很难理解石磊磊的逻辑,什么叫遭遇了险情就有点资格了,开飞机的最怕什么,当然是险情,开飞机的恨不得用寿命去换取职业生涯安全无事故,怎么到这里遭遇险情反倒是成了资格。当然,从险情处理经验这个方面来看,成功处置了空中险情当然是一种资格。

不过,问题的关键在于,李海是在第一次放单飞的时候遭遇了特等险情。这种情况哪怕是号称险情处置专家的传奇英雄李战也没有经历过。人家李战放单飞的时候好歹是顺顺当当的下来了,李海可倒好,直接客串了一回伞兵。

险情根据实际情况有三六九等之分,李海在起飞阶段遭遇撞鸟动力全无这个情况是百分百的特等空中险情,也就是说,十有八九是机毁人亡。

以李海当时遇到的情况来看,他能全须全尾地活下来已然是奇迹,在此基础上能做到战机在指定的地方坠毁避开了人口密集区,则是奇迹中的奇迹。体现出来的的是飞行员强悍的心理素质和过硬的飞行技术。

当然是会让人刮目相看的。

不过,李海现在面对的情况是比较尴尬的。党为民是拿到了单飞资格的,已经从需要老鸟护着的菜鸟进化成了可以自己单独驾机升空的一级菜鸟。可是李海还没有这个资格,成为了飞鲨集训队里的一朵奇芭。

陆地巡洋舰停了下来,李海往外一看,一下子愣神了。

石磊磊推门下车,“别愣着了,下车。”

李海满脑子都是问号,赶紧的跟着下车。

这里不是两个训练区中的任何一个,而是第二训练区北边的一个独立机库,机库前面有四个露天停机位,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建筑物,显得孤零零的。这个机库太不起眼了,以至于此前李海参观基地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

石磊磊举步往机库走,介绍说,“这座机库是基地最早的机库,当时基地很荒凉,这座机库修起来之后最多的时候塞进去五架歼十五,机翼折叠状态。”

他回身指了指机库前面百余米的跑道,说,“前面这段跑道是当时飞鲨学员搞暗舱飞行的地方。”

“暗舱飞行?”李海诧异,“这个技能应该在新训的时候就搞的,飞鲨集训额需要搞吗?”

石磊磊说,“老总教员摸索出的着舰训练办法。在暗舱的条件下进行精准着陆,锻炼肌肉记忆,促进人机合一。”

“暗舱飞行……”李海细细琢磨着,眼睛慢慢亮起来,“天才的想法,真是个好办法!”

来到了机库前面,石磊磊笑了笑,对等候在边上的机务人员说,“开门。”

高大的机库,是依照歼-15的尺寸建造的,人站在前面显得是多么的渺小,不过对于偌大的基地来说,这就是一间小平房子。

推拉式的大门向两侧缓缓打开,阳光照射进去,黑乎乎的机库逐渐亮堂起来,引入眼帘的是一架覆盖着绿色蒙布的战机。蒙布是很常见的海军经常使用的能够有效防止盐化的蒙布,以前涂料还没有那么先进的时候,经常能够在海军的舰艇上看到这种蒙布。

看得出是战斗机,但是绝对不是歼-15,歼-15的机身比这个庞大多了。

石磊磊背着手笑着问,“猜一猜是什么飞机。”

“海山鹰?”李海下意识的说。

高级教练机里他只飞过海山鹰,既然要他把放单飞这一个关节补回来,带他过来看的当然是海山鹰了,况且从机型大小和形状看,像海山鹰。

“你的逻辑是没错的,不过这不是海山鹰。”石磊磊的神色忽然变得神圣起来,严肃地说道,“这架战机对于空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来说,在现代化改革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两大兵种的共同的功臣号。尤其在探索空中险情处置方面,她跟随李战同志作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你们这一代飞行员遵循的许多险情处置方案的形成,离不开这架战机。事实上,直至今日,她依然在发挥着余热。”

“这是……”李海猜不出来了。

石磊磊示意机务。

机务慢慢把蒙布取下来,露出一架似曾相似又很陌生的战机。

“歼七?”李海大吃一惊,迅速摇头,“不,又不像歼七,不是歼七改型中的任何一款。”

石磊磊笑着,带着李海绕着战机转起来,“认真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不同之处来。”

李海的眼珠子恨不得贴在战机身上,一边看一边报出不同之处来,“机头有雷达罩了,而且似乎直径大了一些,机载雷达恐怕是新型好吧?难道是枭龙用的那款机载雷达?”

“两侧进气,居然是蚌式进气口,机翼面积增大了,机翼前缘的运动机构好像和歼七的完全不一样。等等,前起落架是加强的,主起落架也是,难道说这是一架具备了舰载功能的歼七改型?真的是舰载型,这里有尾钩啊!咦,石大队,发动机也不一样,既不是枭龙用的也不是其他歼七战机使用的发动机。”

李海指着发动机喷口肯定地说。

步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