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天大圣

第9章 心头血

怎么了?杨志正欢喜地发了疯不成?怎么大喊大叫起来?

被这一声惨嚎吓了一跳之后,厉同吃惊想道。

“颖儿,为我看着些。”

院子里面,二小姐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冷地,再也没有之前的情动和诱惑,也和在众人面前的端庄全然不同。

一阵脚步声响起,那叫做“颖儿”的想来就是那丫鬟、迈步走进小院内。

“小姐,这个杨志正怎么样?”

二小姐没有回答,似乎正在忙着做什么事情。

厉同听得暗暗纳罕:杨志正大叫一声,现在那丫鬟颖儿又这样说话,莫非二小姐把杨志正打昏了?这是为什么?两人之前情意绵绵,怎么突然就动手了?

过了足足有一刻钟,院子里面响起一声长长的吐气声,犹如猛兽低吟一般。

“大有进境!”二小姐的声音带着欢喜的意味,“这小子的心头血,果真能弥补那功法的不足!”

心头血?

厉同打了个冷战,头上冒出一丛细密的冷汗,顺着脸庞流淌下来。

心头血!二小姐竟是把那杨志正杀死了!取了他心头的血连练功!之前她对杨志正的情意绵绵,根本是叫他乖乖听话,不要声张挣扎的手段!

一层寒意袭来,厉同从没想过世界上竟还有这样残酷、冷血的事情。

将一个人以情意哄骗住,取了他的心头血,只是为了让自己练功!

就在他震撼于这件事情的时候,院子里面,二小姐和那小丫鬟又继续说起话来。

“那功法来自荒丘,除了效用不凡之外,残缺之处竟要用同样修炼功法的人的心头血来弥补,实在麻烦了一些。”二小姐说道,“不过,确实是极好的功法。我吴家靠着它,实力已然全部上升一个层次。”

小丫鬟颖儿笑道:“心头血还是好的,要是哪个村姑被大少爷瞧上,那才是惨呢。”

她说话笑嘻嘻地,嘴里说着“惨”,却丝毫没有同情意味。

“老大又将人折磨死了?”二小姐带着笑意问道,似乎听到了一件蛮有趣的事情,“他就是鬼点子多。”

厉同听得心内冰凉:这吴家的大少爷和二小姐不将人当做人看吗?如此简单,说杀人就杀了,说折磨死就折磨死?

“颖儿,用化尸粉将这姓杨的处理了吧,咱们也该回去了。”二小姐说着,脚步声渐渐远去。

那颖儿应了一声,不知做了什么,院子里面响起来“嗤嗤”地响声。

厉同不敢再继续待下去,借着这响声,轻声轻脚地从这里离开。转过好几个街角、确认无人察觉之后,回了吴家练功堂。

进了自己的小屋,厉同关上门,这才控制不住地大口喘气起来。

刚才的事情实在是太惊险了!若是被察觉了,那肯定会被杀人灭口。

心头血、二小姐、颖儿、功法、杨志正、荒丘……

一大堆东西在他眼前转来转去,叫他几乎难以冷静下来。

实在忍受不住,只得打了一套五行拳,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吴家从某个叫荒丘的地方得到了一本功法,这功法有残缺,只能用同样修炼这功法的人的心头血才能弥补这残缺……

想明白这件基本的事情,厉同却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出现一个画面:吴家二小姐,嘴角带着鲜血,张开嘴笑了一下,牙上沾着血肉……

这一晚上,厉同做个噩梦,梦里都是这吴家二小姐嘴角带血的模样,醒来一身冷汗。

第二天,厉同恢复冷静,抛开杂念,一如往日地前往练功堂的场地上与众人一起修炼。

随着他拥有的气劲越来越多,那奇妙的圆珠也不再像是之前那样主动出来纠正他的架势,只有厉同输入气劲之后,那珠子才会有反应。

这对于厉同来说不算是坏事,他每天都要去修炼那没有被修改过的架势,要是每一次被那珠子打扰,那异常的情况定然很快就被人察觉。

正因为有着这珠子的存在,厉同才能够迅速恢复常态——吴家之人再残酷冷血,只要有这珠子存在,厉同便不怕他们。这神奇的珠子,在厉同感觉孤立无援之时给了厉同极大的安全感。

又是一天结束,厉同和众人一起结束修炼,朝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厉同,站住!”赖云开在他身后叫道。

厉同停下脚步:“又怎么了?”

众多正要离开练功堂弟子闻言也都回过头来,看见闹矛盾是两个刚进入练功堂的弟子,不由地都哄笑起来,大部分都各自散去,只有几个好事者在旁边起哄、看热闹。

这样小孩子打架级别的矛盾还真没有什么好看的,也就是图一个热闹而已。

“吃晚饭之前我们比一次!”赖云开说道。

“不等到年终大比了?”厉同有些好奇。

赖云开得意地昂起头来:“昨天我去见了卢师傅,从今之后,我就算是卢师傅的弟子了。等到年终大比,我就不是你能比得上的,现在跟你比一次,免得到时候说我欺负你!哈哈哈哈哈!”

“什么?卢师傅的弟子?!”

一旁看热闹的练功堂弟子都叫了起来,就连想要离去的那些人也都吃惊地转回头来,用发现珍宝一样的目光看着赖云开。

“这位小兄弟,教习师傅吩咐我们不可私下斗殴。”

一个高个子、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站出来,和颜悦色的对赖云开说道。

赖云开脸色一变,以为他想要阻碍自己。

没想到那年轻人却又说道:“我看你眼前的这个人贼眉鼠眼,你是不是被他偷拿了东西?”

厉同皱起了眉头,看向了这些练功堂的老弟子,他们一个个眼中冒光看着赖云开,显然都想要讨好讨好这个卢师傅的弟子。

这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不过,这年轻人也是做得太过,让人一时之间也不敢跟着附和——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这么心狠手辣、为了讨好别人诬陷人偷东西的人毕竟太过了。

赖云开眼前一亮:“不错……”

厉同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要让他们说下去,自己才是百口莫辩了:“不就是想要打一场吗?赖云开,你要还有点脸,就不要想这些下三滥的事情,我们打一场,凭实力取胜!”

赖云开顿时有些犹豫,看向站出来的那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连忙说道:“你这个小贼,偷人东西就是偷人东西……”

“住口!”厉同大喝一声,“你算是什么东西!这件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做别人的一条狗?”

那年轻人顿时脸色涨得通红:“你——”

厉同却不理会他,再次面对赖云开:“赖云开,我不怕你有卢师傅教导、不怕你有虎骨膏和聚气散,你怕打不过我,不敢和我打?”

赖云开顿时脸色通红:“谁说我不敢跟你打?打就打,我赢了你就滚出吴家练功堂,一辈子当个废物!”

“要是我赢了,又如何?”厉同问道。

赖云开迟疑一下:“等到卢师傅给我虎骨膏之后,我给你一瓶!”

厉同心头一动,摇了摇头,过去轻声说了一句话。

赖云开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不行!”

“输不起?”厉同问道。

赖云开的眼睛扫了扫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感觉人越来越多,议论声音越来越大。

咬了咬牙,赖云开狠下心来:“行!就按你说的办!反正我不会输!”

厉同满意地点头:“现在开始?”

赖云开点了点头:“现在开始!”

雨微微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