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毒妃

倾世毒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0章 姐妹重逢,双喜临门!

没想到王爷居然还不是特别领情,这足以说明景王爷是铁了心要打算压压白将军的气焰!

白匿天眼底闪过一道狠戾的光芒,不过很快便藏了下去。

他依旧稳稳立在众人之中,面上含笑,用那武将独有的浑厚声音说道:“王妃真是好福气,让王爷如此珍爱。”

然后不等萧景轩再说话,便退了下去。

他知道,要是在那么站下去,景王爷还指不定要说什么呢!何必自取其辱!

其实萧景轩也没打算再搭理他,他能自己退下去倒是好,不然还真是自取其辱了。

一时间,乐声四起,百官齐贺!旁边的礼官带着灿烂的笑容上前几步,恭恭敬敬的提醒王爷吉时已到。

接下来就是繁琐的仪式,拜堂成亲。

这些对冰蓝来说,倒有些索然无味。

送如洞房后,将下人们全都打赏了一通,这才落得清静。

“傲雪,帮我把这头饰摘下来。那么重,我脖子都酸了。”

冰蓝自行摘下了盖头,懒懒的朝床上一扔。

纵使傲雪这样被刺激惯了的人,此时也慌张了。

“小姐,这盖头是要王爷来挑的。您怎么自己摘下来了,快戴上!”

说着,傲雪将红纱盖头又拿了起来。不过刚拿起来,就被冰蓝一把抓到手里,直接扔到了床上。

“不戴,难受死了!快点帮我把这凤冠弄下来!”

傲雪此时真真是汗了一把。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有时看起来沉着冷静很有头脑。有时却又做着那些不该是她做的事。

任性娇惯的像个孩子!也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该说她太狂傲,把谁都不放在眼里。

但是不管她怎么想,墨冰蓝的吩咐,她还是要做的。

这个凤冠戴的时候就费了好大的劲,现在要摘下来,同样不是件轻松的事。

傲雪只能小心翼翼、一点一点的摘除。因为她不敢多用一点力,生怕不注意扯到了墨冰蓝的头发。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打破了屋内的宁静,冰蓝猛然一惊,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

然后自己扶着还没搞定的凤冠连忙对傲雪说:“快去开门,看看是谁!”

其实从冰蓝出嫁的时候开始,她的心里就一直惦记着墨初瑶。如今到了府上,却一直没有时间问萧景轩。

此刻听见敲门声,心里哪能不激动。

傲雪犹豫的看了墨冰蓝一眼,不过还是去开了门。

只是刚一开门,她便吓了一大跳!

“啊!大……大……”

“大什么大!”初瑶含笑推门而入。

傲雪连连后退几步,慌忙跑到冰蓝身边,仿佛见到鬼一样。

也难怪,明明看见初瑶调入山崖、杳无音讯,谁都会以为她死了。现在突然冒出来,而且还是在这个地方,不以为她是鬼才怪呢!

冰蓝好笑的拍了拍冰蓝的肩膀,然后一只玉手扶着凤冠,一只玉手向初瑶招了招。

那急迫欣喜而又随性天真的样子,真如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快点过来,哎呀!我都快难受死了,带着这个凤冠就像头上顶个碗似的。脖子一直都要挺直挺直的,连转头都费劲。”

初瑶知道今天是姐姐的大婚之日,所以特意穿了件红色的衣服,为这个特别的日子增加喜庆。

不过,最让她开心的是看看姐姐如此轻松的情绪。

她很久很久……都没有看见姐姐如孩子般单纯可爱的笑容了。

她知道,姐姐最讨厌的就是家庭的束缚。

她偏执的认为不管是长辈,还是晚辈,都应该是平等的。都没有权利用自己的辈分优势去压迫别人什么。

如今终于得偿所愿,这个世界里,只有她和姐姐两个人。

初瑶欢快的走到冰蓝面前,好笑的看着她半乱的头发,一边动手拆凤冠,一边看着镜子里的人说:“姐,你可真漂亮!”

冰蓝轻轻一笑,正想说什么,却突然从镜子里瞥见神情凝重的傲雪。

当即,冰蓝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换上的是一贯的冷艳沉着,声音寒迫:“傲雪,你在想什么!”

傲雪猛然被叫到,吓的全身一抖,犹如走神的学生突然被老师念到名字。

“小……小姐,傲雪什么都没想。”

“没想?我可不喜欢会对主子说谎的下人。”

冰蓝声音低冷阴寒,虽不见她看着别人,却依然能传达出那骇人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敢甚至比尊贵到不可侵犯的萧景轩还要厉害!

傲雪知道自己什么不说肯定不行,所以结结巴巴道:“大……大小姐……不是掉进悬崖了吗?怎么……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我有点害怕。”

冰蓝勾唇冷笑,明显是对傲雪的回答不太满意。

不过,她也没打算傲雪会真的说实话。于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警告:“昨天那么多修炼者来相府找毒煞女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如果你敢在外面瞎说半个字,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傲雪赶紧回答。

“还有,以后初瑶就是我的妹妹了。如果你再敢像以前一样对待她,小心你的皮肉。”

“傲雪一定谨记,一定像对待王妃一样对待……对待……”

“瑶瑶。”冰蓝冷冷开口。

反正墨初瑶这个名字是不能再用了。

而且她也想了一下,如果贸然说初瑶是自己的妹妹,难免招人怀疑。

义妹?也不太可能。

所以,左思右想之下,只能让初瑶以自己贴身丫鬟的身份留在身边。

“瑶瑶……是……奴婢记住了。”傲雪赶紧应声。

这时,初瑶已经将冰蓝头上的凤冠拆拿下来,轻轻放在桌子上。

冰蓝顿时觉得全身都轻松了。

她一把拉过初瑶的手,眸中是身为姐姐的爱怜之光:“初瑶,我想了一下。你现在还是以我的贴身丫鬟身份留在我身边比较好,这样不会让人起疑。”

初瑶的脸上依旧是暖暖的笑容,愉快的“嗯”了一声。

她不在意是什么身份。反正有姐姐在身边就足够了,身份什么的都不重要。

天香细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