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猫猫开局带回北冥神功

综武:猫猫开局带回北冥神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1章 丁春秋

慕容复初时两三子尚能跟上,但第四子时就慢了下来,而后愈来愈慢。

直到第十三子时,他已是大汗淋漓,呼吸急促,双眼赤红旳看着前方,手上一个不稳,棋子掉落在地,溃散一叹:

“我输了。”

“公子!”“公子爷!”

邓百川、包不同几人抢上来,将慕容复扶了回去。

慕容复一时不察,被棋局乱了心智,不过此时的慕容家慕容博尚在,非是他独木难支之境,暗地里虽有谋划,却不曾到书中那般自杀境地。

他脸色煞白坐在那里,半晌才恢复过来,回想起方才的景象,依旧心有余悸,久久无话。

公冶乾低声关切道:“公子爷,您如何了?”

慕容复摆摆手,没有说话。

苏星河面色如常,对他这种情况半点也不意外,开口道:“下一位谁来?”

张松溪嘴唇微动,传音入密,宋青书对他微微点头,当即起身道:“我来试一试。”

“宋公子请。”

苏星河一挥袖袍,方才二人落的子忽的飞回,精准的落入棋盒,当当脆响。

他这一手令在场来人不禁心头一凛,均心想这老头多年不下擂鼓山,在宗师榜中也排在后列,没想到功力这般精湛,从前真是小瞧了他。

宋青书只坚持九子,便面色发白,拱手道:“苏前辈棋力高超,在下认输了。”言罢,坦然自若的回去坐下,全然不似方才慕容复的狼狈。

包不同低声骂道:“好个张松溪,果然诡计多端。”

张松溪耳朵微动,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有这两位当代数一数二的年轻人打头,其他人皆上前一试。

但他们明显棋力不佳,少的三五子,多的十一二子,便拜下阵来。

更有甚的乱下一通,气的苏星河大声呵斥。

过得片刻,无人上前,苏星河面色失望,遍看来人,忽的目光一亮,道:“段世子不来一试?”

段誉起身行礼,坦然道:“在下粗通棋艺,这珍珑棋局世所罕见,自叹不如。”

“不试一试,又如何知道,请吧。”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无崖子同李秋水依旧存有前缘,无量山也是去过,可惜二人终究分开,无崖子回到擂鼓山振兴逍遥派,李秋水则去西夏做了太妃。

无量山山谷里的北冥神功秘籍仍旧被段誉所得,此刻他虽身怀内力,可无法施为,只得巴天图上前代子。

段誉于棋道上颇有天分,又肯钻研,同苏星河拆分十九子才落败,引得众人一阵惊讶。

苏星河可惜道:“段公子英俊潇洒,可喜可亲,而所下的十余招,也已极尽精妙,在下本来寄以极大期望,岂知棋差一着。”

段誉脸有惭色,道:“晚生资质愚鲁,有负前辈雅爱,极是惭愧……”

他一言未毕,就听山道上一个声音传来:“师兄,怎么如此大事,都不通知师弟!”

苏星河闻听此声面色一沉,转身看向无崖子。

无崖子眼皮动了动,随即恢复如常。

那边山道上砰砰两声,两名弟子倒飞过来,身上一阵嗤嗤声响,口吐白沫,身冒白烟,分明身重剧毒,引得众人纷纷闪避。

苏星河身子一晃,到了二人近前,已然毙命。

他面色阴沉,大声喝道:“众弟子散开……丁春秋,你想做甚!”

一个紫袍老者飘然而来,须发皆白,却面色红润,手持羽扇哈哈大笑:“师兄,我身为师傅关门弟子,逍遥派的衣钵应有莪来继承,你说我来做什么!”

众人一时面面相觑,不知这发生了何事。

众人都知丁春秋是无崖子的二徒弟,这些年都是他在江湖中代表逍遥派出面。

这次来擂鼓山未见他本就奇怪,哪想这竟有如此一出。

苏星河抬手一指,恨恨道:“好叫诸位英雄知道,丁春秋欺师灭祖,修炼毒功,暗算家师,早已叛门而出,不是我逍遥派弟子!”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无不哗然,联想到无崖子寿数将尽,逍遥派一反常态的挑选传人,方才弟子所中剧毒……一时间都对丁春秋警惕起来。

武林中欺师灭祖,那是要被唾弃的。

李仲拉着李清瑶几人退开,取出解毒丹提前给他们服下,丁春秋毒功防不胜防,以防万一。

任盈盈在侧,便也分了她两粒,换来两句感谢。

丁春秋眼见众人如此,冷冷一笑,羽扇一指从到来就未曾说过话的无崖子,“你收我为徒,却不肯教习真正的武功绝学,整日里沉迷旁门左道,门派打理也未管过一分,逍遥派能有今日,全赖我之功。

眼见我已垂垂老朽,竟连宗师榜也未入,偌大的逍遥派,空有个名头,真是可笑!

老夫修习毒功,乃是不甘在逍遥派蹉跎。逍遥派不仁在先,休怪老夫不义!”

丁春秋一番话义正言辞,可在场之人谁不是人精,任他说的冠冕堂皇,偷袭师傅、背叛宗门的罪孽根本无从洗刷。

在场之人不乏武林名宿,如玄痛、空智、张松溪等人,都在宗师榜中,此种情形开口说解一二尚可以的,可都各有心思,一时无人开口,只看如此发展。

苏星河怒发冲冠,指着对方破口大骂:“好歹毒的心肠,师傅救你性命,抚育你长大,教你武功,这桩桩件件,如何抵不过那可笑的原因。

从前份属同门,我不好多说,今日便都说破吧。”

他抚掌冷笑:“你行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事,不就是为了北冥神功吗!你既做的出,又何必遮遮掩掩,如此种种,可堪为人?!”

苏星河言辞辛辣,句句直戳丁春秋心肺,暗地里不堪的目的被当众点破,哪里还忍得住。

就见他脚尖一点,身子倏忽而去,羽扇前端闪着寒光,直指苏星河,同时口中喝骂道:“老匹夫,枉你空为大弟子,今日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受死吧!”

苏星河大袖猛挥,一股罡气直直涌出,丁春秋身子急转,避开罡气,身上淡紫色烟雾忽的飘起,朝前当头罩去。

不待苏星河回招,“嗖嗖”两声,一旁的楼阁内响起一个女童声音:“欺师灭祖,该死!”

李仲目光微凝,眼前一花,隐约看见两枚冰块直击丁春秋胸腹穴道。

这一击来的又急又快,丁春秋哪里避的开,眼见中招之时,“砰砰”两下,冰块凭空而碎。

一个女声回荡在四周:

“师姐,如此重手,当真是你的风格。”

众人顿感周围温度猛然一降,方才女童冷然开口:“贱人,你也来了!”

夜陌楚离都

作家的话
感谢太公望灬投的月票
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收藏
多点点呀……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