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嫡女:毒医太子妃

第470章 噩梦

孟长卿在地上缓了一会,才慢慢站起身,脸上火辣辣的痛,展示了她刚才所受的屈辱。

东门大官人只是个例外,其他的恩客往往都被她轻而易举的糊弄到药效发作,整个过程甚至都不碰他。

她憎恨的看了一眼东门,用力的把他托上了床,顺便还赏给他几巴掌。

至于那个小厮她倒是懒得管了,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毒死东门大官人。

她把碰了东门地手放在衣服上来回蹭,尽管这样她心里还是膈应的要命。

脸上得疼痛让她忍不住皱了眉头,必须得找一些消肿止疼的药敷上。

孟长卿这样想着,就悄悄地推开了门。

消炎药消肿药都给了李冰霜,现在的她两手空空只好去一楼的厨房找煮熟了的鸡蛋来给自己消肿。

不行啊!手里什么都没有的话,真不方便啊!

“长卿,你在干什么?”陈飞到了睡觉的时间,刚想要去休息,就看到了一个背影在厨房门口鬼鬼祟祟的。

他心生怀疑,走进一看,这不是长卿的背影吗?

孟长卿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陈飞,她摸了摸受到惊吓的心脏,说道:“原来是你呀!陈大哥吓我一跳。”

见她这样,陈飞觉得可爱极了,问道:“你饿了吗?”眼睛的余光又瞥到她浑身脏兮兮的,心里一抽紧张的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见他这紧张的样子,孟长卿心里暖暖的,又不想让他担心,于是就说:“我是有点饿了,所以就想来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

“吃的应该是有的,只不过都凉了。”陈飞刚想说,给她热一下,孟长卿掩面的纱巾就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孟长卿:“”

一定是刚才挣扎过头的原因,自己竟然忘了这一茬该死该死!

见她两边脸颊好好肿起,还带着血痕。陈飞的心都跟着疼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谁打你了!是不是东门!我去找他算账!”

说完,就怒气冲冲的往楼上走。

可是没走几步,就被孟长卿给拉住了。

“别别别!陈大哥,我没事儿不疼的!真的。”她确实是希望有人能惩罚东门,但是她不想连累陈飞,于是死命的拉住他,不让他往前一步。

见她这样决绝,陈飞只好无奈的停下脚步,转过来对她说:“长卿之后有人欺负你,你跟我说好不好?”

他说完,粗糙的手指就轻轻的碰了碰孟长卿的伤口。

孟长卿疼的一缩。

“还说不疼,以后谁欺负你一定要跟我说,我这个做哥哥的也会心疼。”他沙哑的说道,恨不能这些伤口全部转移到他的身上。

孟长卿噗嗤一笑道:“哪就有那么娇气了,陈大哥有这份心思就好了,小伤而已去厨房找个鸡蛋滚滚就好了。”

陈飞见她这样随便,心里堵得慌,我不知道在跟谁生气说道:“不行,我们得去抓药,落下了疤多不好!”

“没事,反正我这张丑脸也不在乎就道疤了,大半夜的打扰人家多不好。”她耸耸肩,心里满是苦涩,她也是女孩子,她也不希望自己的脸上再出现伤疤,可是

陈飞拗不过她,只好跟着她进了厨房,好在两个人运气挺好,在锅里找到了尚存余温的鸡蛋。

孟长卿坐在锅台上,陈飞拿着嫩白地鸡蛋在她的脸蛋上轻轻地滚动着。

鸡蛋很软,她的脸倒也不怎么疼了。

“你不丑。”

啊?孟长卿没反应过来,迷惑的看着陈飞。

陈飞俊脸一红,这种话第二遍他是铁定说不出口了道:“没什么。”

孟长卿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却也只能那么表现,她无法回应陈飞的心意。

“好了,差不多了,长卿今天你就别回你那了,实在不行你就住,住我那里我去跟二三挤一下。”陈飞不好意思得说道,脸上的红云刚消下去,就又升了起来。

“不用了,我今天去冰霜那里挤挤就好啦。”她摆摆手,就跳下了锅台,又说:“陈大哥,你早点睡吧,我也很累啦。”

说着就上了楼。

她受陈飞得恩惠已经够多了,现在也不忍心再麻烦他。

她记得没错的话,冰霜今天并没有接客,走到房门口,轻轻的敲了三下。

没一会儿里面就穿出来了清冷的声音。

“谁?”

“是我,霜花,今天晚上我可以跟你挤一挤吗?”

每两秒中,孟长卿眼前的门就来了,露出了李冰霜修长的身躯,上身穿着的是蓝色的肚兜,下身一个亵哭。

平时绾起的头发披散,乱糟糟的,别有一番韵味。

见她开门,孟长卿酒闪身,走了进去。

李冰霜坐到了床上,看到她脸上的伤口问道:“怎么呢?”

孟长卿言简意赅的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给她,当然她很聪明的没有说出她和陈飞之间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上来吧,不过的得委屈你一下,跟我盖一个被子,我这里没有多余的。”她淡淡的说道。

孟长卿微微一笑,说道:“哪里得话,是我麻烦你了才是。”

她躺上了床,和李冰霜肩膀挨着肩膀,身旁传来的香味,也不想其他女孩子那种腻人的香,仿佛夏天里的凉茶,清清淡淡,又舍弃不掉。

“谢谢你,还有晚安。”

“晚安。”

孟长卿很快就沉沉的睡着了,李冰霜却没有,她的心绪纷乱,脑袋里一会儿是绿茶说的那番话,一会儿又是孟长卿给自己送药得场景。

她实在是头疼。

过了很久她才渐渐睡着,就算是睡着了,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

可见孟长卿真的对她很重要。

“哎呦!李冰霜这不是城主得女儿吗!怎么沦落到当青楼妓子的地步了?”

“也不知道,这睡起来是个什么滋味,还城主得女儿,看来他爸妈也不是什么好人呀。”

李冰霜看着周围恶心的言论,严重的泪水再也绷不住。

“我不,我不是!”她嘶吼着,转身逃跑。

夜卿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