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嫡女:毒医太子妃

第286章 我们想去

等到姜鹤离开之后,张闻之脸上的笑容猛地消失。

深流正在低头看着什么,瞬间就感受到了张闻之的情绪。“师傅,可是觉得哪里有问题?”

张闻之看着姜鹤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能放松下来:“你可还记得师傅跟你说过的鬼祟是为何而起?”

“因为心魔,罪孽。”深流回答。

“对,但是你觉得公主她会有心魔吗?”张闻之停顿了一下:“或者说是罪孽,公主应该都没有吧?”

笑了一下,紧接着张闻之走了回去,将门关上。

就连顾潜之这个时候也沉默了下来,孟长卿在手链中问道:“你觉得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怎么着也得去渊国的皇宫中看看再说。”顾潜之回答道。

突然,孟长卿回想起姨母临死之前对自己说的话。

父亲和母亲都是为了替皇宫中去除妖兽才离开孟家的。

可是自己一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妖兽都是最近几年才渐渐地出现,若是时间倒退回十几年的话,这那个时间中,妖兽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所以,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根本不是因为去除妖兽而进入皇宫了,还是会有别的原因!

这个渊国皇宫,自己是必去不可了,就算是单单为了张闻之的安全考虑,自己也必须要去。

当天晚上,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情绪都不算是特别高。

“师傅,您真的决定好了要去皇宫中驱鬼了吗?”孟长卿的声音还算得上是平静,但是在大家的心中都响起来了警铃。

张闻之也点点头:“那是自然,若是不去的话在,这渊国必定是要乱了。”

鬼祟这个东西,可怕就可怕在他们会吸收人的恐惧的情绪,然后慢慢生长,逐渐变成了一个不可控的状态,若是到了那个时候,这鬼祟就是他们想要除了也除不掉。

‘哐当——’是饭碗放在桌子上的声音,孟长卿站起身,对着张闻之行了个礼:“还希望师傅能够带着徒儿一起,关于渊国的皇宫,徒儿也十分的好奇。”

张闻之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脸上出现了一些笑容:“怎么了?为何想要去皇宫中了?那可是很危险的啊。”

孟长卿的眼睛看向地面,光是感受都能感受到了自己身边顾潜之给自己的可怕视线:“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好奇,并且也不放心师傅自己一个人去,不信你可以问问大家,都是不放心的。”

的确,大家心情不高都是因为张闻之要独自去面对危险。

张闻之的眉毛轻轻一挑,看着大家,直接笑出了声音来:“你们这群小崽子,还真是想跟着师傅一起去渊国的皇宫,哪里那么危险,你们都想好了?”

“就怕师傅你不愿意带着我们去。”江筏喻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脸上也露出来了一副‘我无所谓’的表情。

“还挺傲娇。”沧笙看见了直接笑了一下,随即看向了张闻之:“师傅,我们都挺想去的。”

就在张闻之刚准备要感动的时候,只听见深流接了一句:“其实,主要还是担心师傅您现在若是自己一个人去了,我们在南山书院中苦苦等候几十载,最后知道您直接修炼到了上神级别,那我们可太难受了。”

“嗯,大师兄说得对。”一众徒弟们纷纷附和。

张闻之承认,自己刚刚出现的对自己的徒儿们的怜惜之情顿时消失。

“其实这个鬼祟,我自己去的确也有些吃力,带上你们也正好长长见识,若是你们觉得不对劲的话,就马上离开知道了吗?”张闻之说完,重新将饭碗端起来:“行了行了,大家快些吃饭,吃过饭之后姜鹤太子就应该过来了。”

就这样,大家重新开始吃起来。

果然,就在夜色渐渐地降临时,姜鹤带着姜嫣儿前来。

姜嫣儿现在的脸色倒是要比白天的时候好的多了,刚走近来,就对着江筏喻笑了一下。

孟长卿也有些吃惊,看向姜嫣儿,勾了一下嘴角:“如何?可是因为下午睡了一个好觉?”

“嗯。”姜嫣儿抿嘴一笑:“这已经是我睡得最好的一次了,感觉整个人都好了不少。”

另外一边,张闻之已经坐在了姜鹤的对面:“关于你妹妹的事情,可是想好了?”

姜鹤笑着将手中关于‘共情’的手札拿了过来:“已经想好了,张先生,您觉得什么时候可以开始的话,那就开始吧。”

张闻之点点头,将手札收了回来:“好,但是我做不了这个,这个还是得让江筏喻这个小子来做,这个可是他们家的特长。”

“江筏喻,你过来!”张闻之对着江筏喻招了招手,只见江筏喻快速的跑了过来:“怎么了师傅?”

姜鹤一看见江筏喻,他的脸色就变了一个样子。

江筏喻自然是感受到了,默默地往张闻之的身边窜了窜。

张闻之摸了摸胡子:“是这样,你们家不是有一种专门的幻术,叫共情?”

江筏喻点点头,只听见张闻之继续说道:“既然是这样,一会儿你去跟公主共情一下,看清楚他梦中的鬼祟是什么样子的,以及行动的方式,明白了吗?”

“是。”江筏喻十分干脆的回答,可是想到了姜鹤还在看着自己,脸色有些僵硬,指了指张闻之的肩膀:“师傅,你看看。”

张闻之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抬起头,对上了姜鹤那一脸的严肃,他才干干的笑了两下。

“殿下,若是这件事不完成的话,我们很有可能找不到鬼祟,还是希望殿下理解一下。”

姜鹤点点头:“这件事我自然是知道的,张先生,只希望温伶可以好好的完成自己的分内之事。”若是再将我妹妹惹哭,我就把你的腿给你卸下来!

江筏喻微微的笑着,看着对面的姜鹤,实在是搞不懂,自己和他明明都是姓温,怎么两个人的性格居然会如此之大?

张闻之也觉得这里的气氛不是很好,于是乎站起身,带着江筏喻走到了姜嫣儿的身边。

夜卿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