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律师,高冷人设请保持

第222章 守株待兔

林夏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方寸大乱,她细心收敛着那一丝丝慌乱的情绪,放下手机目光平和的看着John。

“不是我在堵你的嘴不让你说话,我只是在提醒你不要得意忘形,既然你有心让我难堪,不想让会议进行下去,那就散会吧,我的问题我会处理,沈总要是怪罪你以下犯上扰乱会议纪律,你怕是没那么好开脱。”

“我说不过林总,我只是不服……”

“不服你就出去!”林夏厉色道。

John黑着脸,甩手把面前的会议文件推开,会议桌上顿时乱成一团,“走就走!”

找事的人走了之后,会议室里安静了下来,林夏主持会议,继续把会开完,一出门就被沈璟彦的助理拦住,跟她去了总裁办公室。

“沈总,这件事怎么能完全怪我?林夏的工作态度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她回国出差半年就做了分公司的一个项目,这是副总裁的工作能力?现在她又独断专行去支持那种山鸡公司的科研,恕我直言,那种小公司有什么能力搞科研?林夏还就那么把公司的钱一批批往外放。”

林夏就站在沈璟彦办公室门口,他的办公室门没关,John说的话林夏全都听见了,她脸上依旧保持着平静,还礼貌的敲门。

玻璃门特有的清脆响声吸引了办公室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除了沈璟彦和副经理John,还有沈璟彦的一名助理,和公司的总经理。

林夏走进去,直接站在John面前,笑问,“对我意见这么大?继续说吧,你今天就是把天说破了,我也有公道。”

“你是不是仗着沈总会护着你,你就天不怕地不怕了,你知道你给公司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吗?”

“John,你说话最好有点分寸,这是设计公司利益的大事,沈总不会偏袒任何人。”

“好,你投的那家公司技术还没做出来就被爆抄袭,你放出去的那些钱不是打水漂了?”

林夏点头,“如果华兴真的抄袭别人的技术,确实,我投资失败了,会面临投资款无法收回的损失。”

“现在新闻报道满天飞,有图有证据,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你就不要再用如果了。”

林夏看向沈璟彦,他始终一言不发,只默默观察着这场博弈的进展。

他很明白,这是一场公司内部矛盾的激化,林夏近几年的表现是否如John所说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他是第一个敢用如此激烈的方式提出反对的人,这场博弈也是林夏的自卫战。

“新闻只能代表舆论的风向,具体事实是怎样的不能仅听新闻的一面之词吧,我会调查新闻的真假,也要弄明白是谁泄露了科研机密。”

这时,林夏的手机响了,她是在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把手机提示音打开的,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巧了,是华兴的周总,估计正是要和我解释新闻的事情,沈总,不好意味,我出去接个电话。”

“你要是心里没鬼,怎么不敢在这里当着沈总的面接?”

“我心里没鬼,就是不知道心里有鬼的人到时候会不会难堪。”林夏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John,直接开了免提。

周文景的声音很焦急,“林总,你看见新闻了?”

林夏心情差,语气也不太好,面对他这种明知故问的开场白,冷冷道:“我又不瞎。”

“林总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我的团队人员都是和我从大学时候就认识的同学或者校友,我们都是互相信赖的朋友,他们绝对不可能泄露研究项目内容的!”

“现在不是泄露不泄露的问题,我想知道那篇报道本身的问题,你不觉得需要给我个解释吗?”

“那篇报道当然是假的,林总,您千万不要听那种不实的报道啊!”

林夏刻意说的中文,John听不懂中文,气急败坏,很不礼貌的直接把林夏的手机夺过去,嘴巴不干净道:“你说的什么鸟语?”

周文景见换了人,也用英语道:“你是谁?林总呢?”

“你是不是跟林夏串通好了弄公司的钱,只是表面上打着做科技产品的幌子?你以为世上的墙不透风吗?你等着法院的起诉书吧,林夏也会跟你一起倒霉。”

林夏不屑一笑,看着他直接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回来,他猝不及防,林夏没接住,手机啪的一声掉到地上。

“哎呀,不好意思。”

“……”

沈璟彦的助理眼疾手上前来把林夏的手机捡起来递还给她。

“谢谢。”

林夏火气烧高了一些,她从口袋拿了张纸巾擦了擦手机套上粘的灰。

“那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中文水平那么次就不要随便说出来丢脸。”

“沈总,给我两天时间,我会给公司一个交代。”这一句是用英文说的,John也听懂了。

沈璟彦始终处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高高挂起,没有发表只言片语。

他点头,算是同意了林夏的请求。

闹剧散场,林夏回到办公室,没过一会,接到了顾北尧的电话,林夏看了时间,快到十一点了,国内已经很晚了。

她接起来电话,那边传来的喧闹和魔性的音乐瞬间溢满她的脑海。

林夏刚被John吵的脑袋疼,脑子里还是他那夹着拗口口音的英语,她皱眉,“你在哪里啊?怎么这么晚不回家?”

“应酬。”他的声音里已经有很明显的醉意。

顾北尧的声音很小,林夏听的很吃力,连电脑细微的嗡嗡声都嫌吵,她忘了自己正在做一个文件还没有保存,直接把办公室的电源关了。

电脑空调和灯都关了,办公室里寂静无声,只有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不要喝太多酒,早点回家。”林夏虽然不放心,但也是鞭长莫及,只能这么叮嘱。

“林夏,今天月圆。”

月圆团圆夜,他的妻子却远在天边。

“啊?什么?北尧,你说大声点,我听不清。”林夏也不自觉提高音量,想要听清楚顾北尧在说什么,可是他那边却沉默了。

林夏等了一会,确定他没有说话,她忽然鼻酸,“北尧,你想我应该说出来啊,你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

“说了就能见到你吗?”顾北尧淡淡道。

林夏的心忽然一抽一抽,她捂着心口,感觉到了一阵无由之痛,“北尧,你告诉我,说你想我了,这一次我不让你白等。”

伶九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