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缉凶录

第55章 学生义务兵

因为派出去围剿谢尔盖的1500艘舰艇,是大人马共和国的精锐集团军“法-让-贝蒂多”、“罗杰斯-梅尔”和“巴希尔-沙特”三个兵团的全部兵力。

剩下的“卢伟尔-邓迪-雪诺恩”集团军,则远在另外一条战线上,时刻防备天蝎王朝军队的进攻。

大人马共和国16颗联邦星球上,只余下少量维持后勤保障的职业军人、和大量没上过战场的预备役。

就是能领兵打仗的将领,都扒拉不出几位。

他们中,除了极个别一两个装鸵鸟的两不靠外,全部都站了队,要么是委员长一派,要么是司长一派,在现在两派势均力敌的情况下,都没法被“不受掣肘”的、委以重任。

危急存亡之秋,两派更是在等对方把话题,扯到指挥人事权这个问题上来。

于是,司长决定先发制人:

“委员长,目前……合流还没有确定。我们必须以绝对优势,在这次合流中打下一个大楔子,破坏这种趋势。一旦王朝看见谢尔盖处于劣势,说不定就会乘机吃掉他。所以,我们向委员会申请,再组一支增援舰队。”

委员长耶伦自然明白,这言辞背后的奥秘。他认真地看着罗纳尔,并不说话。

副委员长贾南德,就是被称为“军事委员会安排的傀儡”,自然满口称好。

另三位副委员长都看着自己的眼前的报告,不肯抬头。剩下十二位委员有同意,也有反对的。

最后,委员长耶伦看向罗纳尔司长:

“亨廷顿-罗纳尔校长,”他特别堆出一脸微笑:“现在精锐们都在外面,你觉得应该选派什么人、去领导这次援助军团?”

这话是在提醒罗纳尔司长,军校旧生把持的星际舰队,远征谢尔盖遇挫。他兼任这所军校的校长,就凭这一点,便难辞其咎。

所以,为了表示负起责任,司长也主动请缨,提出:由军校派出优秀的学生,担任实习士官,加入有经验的老兵和预备役的混合编制,新组五个舰队。

每个舰队100艘战舰。其中指挥舰一艘,普通战舰50-59艘,补给舰40-50艘。这些补给舰除听本集团指挥官指挥外,都归共和国第一英雄补给舰25A,做统一技术调动。

至于援助军团司令的位置,则由不属于耶伦一派、也不属于自己一派的老好人卫将军担任。卫将军将会带领“支援军联席会议”其他四名成员,共同指挥这五个舰队。

于是,会后半个小时内,法-让-贝蒂多参谋与指挥军事学院里,从学校对外大食堂,一直到第52教学大楼、长达七英里半的校园范围里,到处都刷上了崭新的等人高大海报,宣传着“雄狮”、“巨熊”、“苍鹰”、“大人马”和“绿箭”五个新组舰队的征义务兵广告。

军校的男学生女学生中,表现特别优秀的,还有肾上腺激素爆表的,都被叫到了校长办公室。罗纳尔司长和他手下的主要校领导们,和他们单独谈话,激励他们出来报名。

合格者将成为实习士官,可以申请每舰500个岗位中的实操岗位。

具体来说,每条战舰都设舰长1人,助理舰长1人,和以下各职能部门:

星际航运部门,设航运长一人、下辖舵手若干;

火力攻击部门,设枪炮长一人,下辖炮手、测距手若干;

雷达部门,设雷达长一人,下辖声纳员、雷达员若干;

观通部门(又叫“控制中心”)设观通长一人,下辖信号员若干(从以往经验看,信号员通常是同学们比较容易被安排的工作);

舰载战斗机大队,设航空长一人,下辖攻击机飞行员20人,及

舰务部门:军需长一人,下辖机电员、炊事员、卫生员和打杂的工兵若干。

但是,学校的征兵工作开展的,还是不想预想那般顺利:

雪儿和她的女伴们,因为平时成绩不出众,还在前些日子的空袭里,受了惊吓,都被自动过滤了。

雷阿尔则是因为下腹的伤口又开裂,被体检中心剔除了。

泰尔-比-泰罗,还有其他24个高年级的同学出去狂欢,昨天夜里被教官抓住,关了禁闭,也不能上船……

最后只有不到一半的军校生,获得了远征支援的机会。

他们被连夜送去了日灼行星的宇宙港,等待出发。电话也被统一收缴,等远征归来再发还。理由是“不要让父母家人平白担心”。

所以,杨根本没看到学生会积极分子发来的“紧急短信”,也没有看见宝音发来的那些骂人短信。

即使第一批舰队出发前往附近集结地后,新军团的募兵工作依旧卡壳:

预计招收25万人,除16颗联邦行星上预留的全部预备役人员,和通过体检的军校生外,还需要再补充3.7万新人。

而附属行星以“选举权不平等”为由,拒绝出人,还很快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战游行。

军事委员会不得不偷偷雇了王朝自治领雇佣军,还开启“拉壮丁模式”,逼迫各地军事及准军事单位再搜刮一下家底。

最后,连“培养出谢尔盖的爹”的老工兵学院,都被逼着凑来40个实习工兵。

但是,负责募学生兵的学籍处,还是不满意:

“你们那里,不是还有个刚送来的旁听生吗?”

于是,宝音作为最后一个义务兵,也被送上了船,还被派到杨实习舰长的战舰“雄狮31315”号上,做打杂工作。

宝音上舰的时候,已经是拂晓时分。

她朦胧着眼睛,上身架着一套穿戴装备,胸前缠着外挂装备,背着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背囊。

合计重达44公斤。

穿戴装备里,有一套夏天的短袖作战服、军靴、内衣袜子、手套、腰带、一件带两块插板的防弹衣,一顶轻薄内头盔,一支没人会用的手表。

外挂装备里放着工兵需要的各种小工具。

大背囊里,除了一个战术背包,放着备用的杂七杂八外,就是备用内衣、毛毯、防寒服等等。

唯一的一大包食物,还不是给宝音自己的,而是学籍处长让她为祖恩舰长、和助理舰长谢中尉,带的下酒菜。

一个大个中士坐在登舰口的桌子后面,有些同情地看着这个被行李压趴的新兵:

“姓名,来源?”

宝音睏得大脑一片空白,一不小心把大个看成了肥熊猫。

“胖子?你……你不是死了吗?”

最近,她没法合眼,只能靠最浓的黑咖啡顶住,直到一闭眼就会睡着的状态。因为一合上眼睛,她就会看见,罗纳尔司长安排人去带福报上来时的微笑。

这叫她觉得,雪儿那个“假绑架”的主意,从一开始,就是这对父女计划出来的奸计。

而她中了计,所以才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变成了彻底的孤儿……

所以,当杨从食堂里追出来、安慰她的时候,宝音直接甩开了他。她甚至不愿意看杨一眼,飞一样地在前面疾步快走。

杨气得一把拽住她:

“混球,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样,怎么在学校里活下去?”

宝音肚子里的火,瞬间顶到了喉咙口。

她觉得,杨为了雪儿,为了在这里活得好,不但背叛了她,也背叛了杨师母:

毕竟这小子自从回到军校后两个礼拜了,都没有想过任何办法,去阿丽亚娜-雪诺恩行星、找寻师母他们的下落。

她一头撞向杨的脑袋,却只撞在了他的胸口上:

“叛徒!”

蒙恬小姓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