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缉凶录

第219章 应该

作战参谋用上嘴唇搓悠着下嘴唇,退到了一边。

但是,他的表情,惹得奥特斯堡中将厉声呵斥:

“有什么话,你说出来!懦夫!”

四分舰队参谋部的其他人,立即从地上没了脑袋的尸体上,抬起目光,转向了还穿着少尉军服的西征军指挥官。

不止一两个人又把手伸向了枪。血腥的气味,已经从物理存在,向心理世界扩张。

最后,还是参谋长轻轻抚平了空气中的杀机:

“阁下,我们东部战区的官兵,从来只接受元帅们的命令。”

奥特斯堡中将浅蓝色的眸子也飘移了。虽然他很想问:“元帅们?雷艾大人现在下落不明,难道东部战区的官兵还有其他的元帅?”但是,他听得出这话里含着明显的威胁。

他不想马上成为下一个阿道夫-施密特,叫光子枪轰烂脑袋,可怜地躺在众人脚底,于是自然切换了个语气:

“你是说,伯恩斯坦那个小人的背后站着元帅们?”

参谋长眼皮朝下,点了点头。

不过这时,伯恩斯坦只是自己一个人。他架着一架大航海106号战斗飞船,重新飞向男爵的深红色旗舰“贝特拉斯特”号。

看着黑暗的空间,还有偶然扭曲的光线中、迎面而来的陨石以及太空垃圾,跛子的嘴角拧出了一个别扭的微笑。

寻思了好一会,他才打开了通讯链接,向男爵发起了汇报:“阁下,任务已完成。”

屏幕上虽然没有显现出男爵的影像,却立即探出一个小小的绿色对话窗口:

“常呢?”

“阁下,元帅去‘领奖’了。”

过了足足两分钟,荧幕上出现了第二条荧光绿小字:“你也去吧。”

接着,整个对话框就被完全抹去,链接戛然而止。

跛子在狭小的驾驶舱里,努力调整个舒服的角度。他把旧伤不愈的腿移到脚踏上,再把飞行坐标锁定在、离这里最近的马德拉马自治领47号宇宙港,并打开了自动驾驶模式:

“五小时17分钟……正好睡一觉,不知道常那家伙是否也能平安睡醒……”

他瞥向了屏幕上、火晔星系方向。那些只存在于他大脑中的红色光芒,在记忆里,就像夜晚初上的火把和明灯,那么暖和跳跃。

“真美好……”

可惜,已经登陆了那里、平均温度最高的鲁贝奇-塔兰行星的杨,没有这种感觉。

他还是冻得发抖。

其中一个“安娜”先给他裹上了保暖的锡纸毯子,然后才遗憾地摇摇头,拒绝了杨想要一份血液样本,或者一小瓶唾液样本的请求:

“上尉,我们的身上并没有携带您所需要的RVRS97。当初,尤里博士是从蒙哥-波波江金身上,分离出的我们三个、还有大家。”

“什么?”杨的后脑里,只有麻酥酥的阵痛。

但是,他还是听明白了,她们是在告诉自己:真正的“安娜-罗曼诺夫”,就是那个粗鲁的毛人大个儿,或者说,安娜的重要基因,仍然留在蒙哥-波波江金的身上。

这变相解释了,为什么在生命最后一刻,尤里博士留下来的,会是他。而女匪首之前也不称呼自己为“安娜”。

另外一个“安娜”把杨从冷冻舱里扶了出来,然后打开了他旁边第二台冷冻舱的子弹型盖子:

“波波江金可能是去寻找‘落日晚霞’了。”

“‘落日晚霞’是什么?”

围着他们的众人几乎一口同声:

“那是天堂啊!”

“上尉,请把我们带去那里吧!这里没有办法居住,我们又不是鱼!”

看着一双双满是期待的面孔,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唯有为难地搓搓后脖子,不断把头扭开,结果就看见了旁边冷冻舱里躺着的家伙。

这个难兄难弟个子不大,微微缩成一团,黑头发里已经出现了白发丝,两只手却不相称地柔软。嘴里似乎还在喃喃自语。

“常大人?”

杨一叫,常纪元彻底醒了过来。那对不大,却闪着温和木讷光的黑眼珠,看看杨,似乎是在示意年轻人把自己拉起来:

“我也很想去‘落日晚霞’。据说就连桀骜不驯、不惜拿自己发电的尤里博士,都希望,有一天能安葬在那里。”

杨赶紧把他扶了起来:“元帅为什么也在这里?”

常纪元搓搓冻僵了的手,朝门口喊了一句:“上校,该您了。”

大家都往外扭头,却没有人进来。

常纪元又连喊了两遍,依旧没人进来,他只好叹了口气:

“是大流士上校要和我做交易。”

原来两年前,当蒙哥-波波江金按着尤里博士的遗言,见到雪诺恩上校后,上校按照承诺,提供了这颗刚被大水洗刷干净的行星给博士的孩子们居住。

他还鬼神使差地送了一本老旧的褐色人造皮面日记、给刚刚投降王朝的大流士。

这东西不但边角都磨白了,就连里面的纸张都泛黄。要不是用一个真空超合金箱子,像保管杰服粒子发生装置那样的危险物品般保护着,简直是一戳就要碎成渣渣。

而且,里面一个字都没有!

上校的第一感觉是,雪诺恩将军的长子嫡孙是在嗤笑自己“投敌”。

可是,等他再去确认,却听说,天才少年早在这本老古董到达自己手中之前,就在课堂上被一颗炸弹炸成了碎片。

快递上的电子签名,几乎是雪诺恩在世界上挥笔,写下的最后一个字。

更有趣的是,这个没人认识、没人待见的东西,在刚抵达无忧星后不久,就被宝音豢养的没头板凳怪物偷了去。

虽然怪物也不太会找路,D区酒店外的马路又十分宽敞,大流士上校带着七八个人,差点累垮了,也没追上它。

最后,还是偶遇常元帅,设了个小圈套,才拿回东西。

巧的是,那个漆黑、没有光的夜晚,也正是蓝心心被咬掉头的时间。所以,上校很确定,没头板凳怪物并非杀人凶手,才在贵族院为它作证求情。

说到这里,常纪元像老师叫学生板书方程式一样,瞟着杨:

“上尉说说,那本子是什么?”

杨摇摇头,他确实不知道,虽然他也赞同,那东西应该不是一件没有意义的旧货。可是,他想不明白,雪诺恩上校如果真得预感到大事不妙,就以他的影响和才干,难道必须消极等死么?

而且,被选中的保存者,又为什么是向来有“大流士三世皇帝陛下”这个花名的火晔最高军事指挥官呢?!

常纪元嘘了口气,拍拍杨的肩膀,把他叫回现实:

“那应该是一本日记。如果我们没有猜错,日记的主人,正是临终前的杨万城本人。”

“可是,历史上关于他晚年的记录……几乎是什么都没有……”

好像个中学老师模样的元帅笑了笑:

“大概是因为他在这里面,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比如如何松绑‘元宇宙’、破解RVRS97基因,又或者‘落日晚霞’,毕竟那颗人造天体,是教授自己设计、并打造的退休基地。”

杨拽着保暖毯,把自己团了再团,努力屏住呼吸,因为空气里似乎充满了熟悉的冻肉气味。他忽然明白,常纪元为什么在男爵的旗舰上和自己探讨贝塔15号上的种种奇特。

“‘人造天体’?您是说,贝塔15号……有可能就是‘落日晚霞’?”

元帅点了点头:“不过,大流士上校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上尉你必须退伍,他才交出东西。”

杨瞪大了眼睛,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一向不拿正眼看自己的男人。

“可……上尉是我们见过的最好的人!”

两个“安娜”和曾经被杨抢救过的人干,先是吃惊地彼此对望,然后就七嘴八舌,把完全不似武人的元帅团团包围:

“就是啊!上尉是个非常善良的好人!”

“为什么要把好人从军队里撵出去?!”

常纪元本来不想回答大家,因为到目前为止,杨还没有归降王朝军,退伍与否也是旧联邦的家务。

但是,他偏着头、好像只聪明的虎头鹦鹉,用一只又黑又亮的眼睛,上下扫描手足无措的年轻人:

“我……也赞同。上尉,你人太善良。”

这话彻底激怒了年轻的上尉,因为常纪元的样子和声音,都像在说,他就是个百无一用的老实无用者。

瞬间,贝塔15号的屈辱,还有在军校和舰队里的种种,一下涌到了杨的喉咙口。

从他记事开始,父母就总说只要真心对待别人,别人也会真心对待自己。可是,现实却总在向相反的方向引路。

不知道是不是被安娜们逼急了,常纪元突然大声说:

“上尉,不如你先回到战场上,看看我们的话对不对?如果你‘输了’,请带我去找到‘落日晚霞’!”

两个月后,杨带领大型舰队、“好不容易”才攻破赵白石操控的“元宇宙”行星的消息,传播了王朝的大小角落。

特别是洛克侯爵和雷艾元帅被救起时的可怜相,更是在媒体的显著位置,雄霸了三十天。

舆论立即出现了两大派意见:

一个局部小型元宇宙就可以抵御几十万人的大舰队,如果王朝全境实现元宇宙,就可立于不败之地。蓝影传染病也不在话下!

另一个主张更直接:新王座无德无能,应该废而再立。

不过再立之前,她应该背负前朝的诅咒,解封元宇宙。

蒙恬小姓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