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缉凶录

末世缉凶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0章 末路

红光是从一个直径2米半、好像个巨型下水道口的水泥管里照出来的。宝音伸手去摸,这绵长的红光荧润润地通过了她的胖爪。

好奇的宠物忍不住向黑洞洞的管子里爬去。

身后不远处,跟踪她而来的小杀手轻拍了脑门一巴掌:“这个女人!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想想说不定跟进去,正好方便哄骗宝音一起走,伊凡-别祖霍夫就伏在地上,要听听四周是否没人。没等他趴好,就听见一阵军靴急跑声,踏过了一路的植物枝叶和根茎。

不一会,一个年轻的黑发特种兵,从绿植墙后面钻了进来。

这个家伙也跑到水泥管跟前,听听里面的动静,便暴躁地抓了抓脑门上黑色卷发,跟了上去。

小杀手的心瞬间“噗通”起来。整个人不由自主蹑手蹑脚,顺在了特种兵的身后。

虽然伊凡-别祖霍夫也晓得,索罗斯中尉一定会骂他这样做太蠢,但是他又怎么知道,这个上次和宝音一起混特价部的黑发特种兵,不是下一个杀手呢?!

水泥管中黑暗的世界,似乎正一点点开阔起来。走了十分钟后,就变成一座类似大型防空洞的地宫。

卢比孔闭上眼睛静听,这里除了自己,还有三个家伙在呼吸。一个是宝音,一个是年轻且身形精干的家伙。末一个,他无法确定,吐气的位置很不同,但像个练家子。

伊凡则启动了通讯眼罩的夜间识别功能。

他注意到前方有数个红外线发射源,而且能量分布,主要是沿着左边的墙,按照长方形矩阵排列。黑发特种兵,正行进在自己和宝音之间。奇怪的是,宝音带进去的没头板凳怪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比她稍高一点、直立行走的大蜥蜴。

宝音还每经过左边墙上的矩阵,都停住脚看看。

伊凡不知道宝音在黑暗里看见了什么。

老实说,宝音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不是一个幻觉世界。因为顺着红光的指引,进到这片黑暗后,她反倒看见了一排画像。上面的人物发着绒绒的光,鲜艳的装束,颇像熊夫人宅邸里那些挂毯和油画。

最让她惊讶的是,其中一幅画像上,有个亚麻色头发打着小卷、垂过前胸铠甲的男人,看起来跟福报很有些肖似。

但是,他的名字,则被人挖走了,无论宝音怎么努力拼读剩下的文字,都看不出个所以然。

“这是被流放的禁卫长和其他显贵。名字被挖掉,是因为他们的姓氏被没收了。”

宝音忽然听见个略微耳熟的男声,在背后说话。

她扭头去看,居然看见了阿尔夫-法拉男爵。男爵穿着他深蓝色配狮子肩章的军服,依旧那么笔挺干练。但是这一刻,他整个人看起来,略微有些朦胧。

“男爵大人?您不是还在火晔吗?”

宝音刚想这么问,就被男爵一双鹰眼看得心里发虚。

“侍中大人很快又会远行。届时,希望鄙人能有幸加入大人麾下。”

“我?”

宝音记得,死亡男爵是南部战区的副司令,在王朝军界,地位和实力仅次于三位元帅。她不知道这样一位高级将领这么说,是不是和其他人一样,也只是假装客套。

“为表诚意,鄙人还会为大人,从火晔迁移一座要塞……”

宝音终于皱起眉头,打断了他:“请您别拿我寻开心!把军事人工行星这么老远弄来,您包围大人马的兵力不就空虚了么?”

就算是不学无术的她,也听说火晔附近的星域走廊里,南部战区安置了三颗人工行星做军事堡垒。

如果要迁移它们,即便使用统一场跳跃术,也要耗费巨大的能量,并且没个三年五载很难移动到无忧星附近!

男爵却似乎笑了:“我们在大人马,已经有了不会被攻破的真正要塞。”

这时,突然有人在后面亮起了手电筒。强烈的白光刺激得宝音几乎睁不开眼。她大叫一声,把脸紧紧捂上,蹲到了地下。

再睁开眼来,周围的世界依旧一片黑暗。但是,红光、男爵和墙上的画像,就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拿着手电、满脸极度嫌弃的卢比孔。

“你别黑忽影里自言自语好不好?怪吓人的!”他还很不客气地批评宝音。

“我在和法拉男爵说话!”宝音正听到精彩的地方,就被卢比孔打断了,也很恼火。

“逃学也该讲究点技术技巧!死亡男爵人还在火晔。你要他怎么现身这里?他刚才还跟古斯塔夫夫人远程视像对话呢!夫人托他回来的时候,务必劝劝你,不要不知道香臭!有特兰达伯爵那么好的老师都不珍惜!”

别看新来的宠物家庭教师才上任几小时,就连阿达都被他“收买”了。宝音气得越发跳脚:

“我不喜欢历史,不喜欢数学!明明和他说过!”

“他今天要讲的,是小学生都会的立体几何!你什么都不学,才这么无知。被大人马骗得晕头转向,真相信自己是虎牙族!可悲!”

卢比孔拽住宝音,把她从虚幻世界里往外拖。

宝音拉住了他:“我就是!”

这是她唯一能感到一点自豪、一点跟父母和大哥还有联系的地方。“我们家是被削去了姓名,流放去……”

没等她说完,黑发特种兵就像一台马力强大的拖拉机开到了最大档,暴力把她往前拽:

“拉倒吧,姐姐!虎牙族只是个‘集合名称’!我说得通俗易懂点,每个虎牙族都是专门造出来的工具人!个体和个体之间基因差异……大得……好像你和杨万城,不,你和无忧星球之间那么大!他们不可能生出后代来。”

“可是猪头他……”

“他或者是,你绝不可能是!”

卢比孔跺着短军靴、深深叹气:“要是你是的话,夫人就不会吩咐我也进宫,专职保护你了。唉,倒八辈子霉!早知道是这样,我还入什么伍,不如当初留在我爸的实验室,当个合成生物学科研助理!”

宝音这才想起来,作为外宫临聘侍卫,卢比孔怎么会跑到属于宫禁内苑的植物园里?!

“等等,你大哥大嫂不也是在宫里干活的么?”

卢比孔迅速垂下眼皮,松开宝音,一个人默默走到了最前面。他就是不想面对那两个人,才加入了阿里曼的队伍。

宝音嗅到了八卦的气味,呲着牙,笑嘻嘻地跟在了他身后:总算有了对付这烦人家伙的抓手。这样,她就可以利用卢比孔,帮她撵走居然敢和她大哥长一模一样的软饭男!

她的身后,黑暗中的小杀手全身肌肉依旧紧绷:无论是无头板凳怪物也好,还是宝音身边的蜥蜴人也好,都没有从洞口出去。夜视功能也无法捕捉它的去向。

难道,它潜伏在了自己的背后?!

大人马联邦首都行星-大国民议会30楼,深红色大会议室旁边的花房里,中年超人正意气风发地喝着阮委员递上来的高脚香槟。

大家要提前庆祝镇压军事委员会成功。

尽管,后巷的战争依旧如火如荼(实际上是耶伦派露出了颓势),但是几分钟前,卫将军作为耶伦议长的特使,已经从正门进入了上将们的老巢,去劝他们投降。

两杯冰凉的香槟才下肚,民选派们就得到了戴德梁委员送来的坏消息:

有内奸从会见现场拍回一组虽然远、却看得清楚的照片。老好人被七头老虎挨个亲密拥抱。大个魁梧的繆拉-雪诺恩上将,还专门和干吧卫将军,喝了一回交杯酒……

“啊!怪不得老东西们早有预备!原来老卫那家伙是两面派啊!”

耶伦委员长却逗弄着他最喜欢的猪笼草,气定神闲。他看向阮委员:“哼,我们不是还有下一手吗?”

很快,就在日灼百姓,包括谢利-罗贝利亚街对面、街角咖啡馆里的“难民”眼前,新闻和其他平台几乎同时传来一条新消息:

一支大型舰队正全速朝日灼行星攻来。

据“可靠情报”显示,那是军事委员会联合王朝军发来的侵略先头部队。舰队指挥官是无耻叛徒大流士上校。现在,侵略军已突破了联邦的前方防线!

原本空旷没人的小咖啡店,现在已经挤得连脚都快不着地了。稍微有人一激动,剩下的避难者连喘气都困难。所以,人群中除了大喘气、哀叫,就是绝望的呼救声:

“天杀的叛徒大流士!XX的上将们!都是叛徒!”

“怎么办?谁来救救我们?!”

“杨?!杨上尉呢?!”

“杨上尉找人去了!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后厨也挤得人头攒动。咖啡店胖老板艰难地别在烤箱和洗手台的夹缝里,和一边、挤得都快坐到灶台上的兴登堡上校,交换了下眼色:

“行啊,上校!您至少教出个‘救世者’来!”

而救世者本人,则冲回了地下城-低阶军属住宅区。按照兴登堡上校给他出的主意,杨将先去集合并动员那些、相信自己的老兵和妇女。而同住此区的军校宿舍管理大叔汤姆,将会帮助他召集大伙!

蒙恬小姓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