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主宰

第69章 修行之外的事情

“凤凰老祖是谁?”楚何皱着眉问道。

在他的印象里,只有那些元婴修为的化形大妖,才会被称为老祖。

廖以洁盯着楚何看了半天,这才确定他不是在故意消遣自己,沉声道:“你真不知道?看来你没有通过她的考验,否则她不会连姓名都不愿意透露。”

楚何一怔,终于明白过来:“是惊心峰上那位?”

“恩。”

“你怎么知道?”

“刚才庄征告诉我的。”

楚何顿时脸色一沉,但随即又缓和起来。自己被温柔带上惊心峰,知道的人并不多,应该是那位一直盯着自己的尊者,让庄征过来提醒廖以洁的。

凤凰老祖吗……

自从离开惊心峰之后,楚何就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所以才会如此着急地进入暗门,都来不及去跟楚烟岚等人打个招呼。直到现在他才确定,原来真的是温柔的姐姐在盯着自己。

不过自己能有所察觉,一方面是因为玄蛇吞天诀的特殊功能,另一方面也因为自己就是当事人,可是那位尊者又是如何察觉到的呢?

还是说,魔门的力量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沉思了许久,楚何最终还是得不出个结果,只能缓缓点头道:“我明白了,需要待多久?”

“不知道,越久越好。”廖以洁脸色严肃,显然那位凤凰老祖不是一个好糊弄的角色,“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跟金丹真人比耐心是一件很愚蠢的事。”

金丹一成,寿命就远远超过其下的修士,动辄数十年的闭关就是明证。

楚何想了想道:“一年内,我必须返回宗门。”

“正式入门?”廖以洁眉毛一挑,见楚何望来,却又摆了摆手,笑道,“不用这么看我。虽然我对你的身份是有些好奇,但是我更明白,知道越多死得越快。”

楚何笑了笑,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沉寂下来。半晌之后,他才开口道:“先离开这里吧。”

小半天之后,楚何跟廖以洁已经离开了天水城。此时他们正坐在前往另一座城市的飞舟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关于魔门,也关于其他。

“魔门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黑暗恐怖,它更像是一个框架巨大,但是结构松散的组织。在这里,没有人会保护你的利益,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争取。”

楚何双膝盘坐在地上,一只手摸着下巴道:“我不想听这些虚的,给我讲讲魔门的规矩。”

这是楚何的习惯。他向来不相信别人的结论,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因为他知道,每个人的分析总是不完整的。信息的每一次传递都会产生误差,如果要他为别人的错误买单,那真是一件令人很难接受的事情。

“没问题。”廖以洁无所谓地撇了撇嘴道,“魔门的有一位门主,三位副门主。他们之下是为数不多的尊者,然后就是我们这些门徒了。”

楚何点了点头,等待了许久,却发现廖以洁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没了?”

“没了。”

楚何无奈地揉了揉脑袋,问道:“门主、副门主、尊者有什么权力?他们各自是什么层次的实力?门徒和门徒之间又有什么区别?”

听着楚何的问话,廖以洁神情没有多少变化,懒洋洋地回道:“门徒之上,有资格调动魔门的力量为他们做事,上限是多少我也不知道。至于实力……呵!”

楚何眉毛微挑,他听出廖以洁的话语中有些别样的意思。

“门主和副门主我没见过,但是尊者之中,实力差别很大,金丹真人有,炼气修士也有。”廖以洁最终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只是很平静地叙述着。

但是从她的语气中,楚何却听到了一种不甘,一种不服。她在不服什么?炼气修为的尊者吗?是她听别人说起过,还是亲眼见过……

“好了,魔门的事情以后你会知道的。”廖以洁显然不想多谈这个话题,“我先送你去宝宁城,这段时间你就待在那里吧。”

“宝宁城?”楚何讶然。乾阳武宗内的五大主峰里,正有一座宝宁峰,这样相似的名字,由不得他不多想。

廖以洁轻笑道:“不错。宝宁峰跟宝宁城正是同出一源,是当年的宝宁道人一手建立的。不过现在的宝宁城早就不复当年了,不用太在意。”

楚何神色微垂,廖以洁不愿多说,他也不好多问,只好转移话题道:“呆在宝宁城也行,你帮我在暗门挑些任务吧,要杀人的。”

“没问题。”廖以洁点头应下,“你的基础很薄弱,确实需要好好磨练一番。”

楚何顿时脸色一阴,无奈地摇摇头。这些家伙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太直接了……心魔如此,廖以洁也是如此,你们说得委婉一点会死么?会么?

宝宁城。

楚何不知道当年的宝宁城是什么样子,但是眼前这座带着几分破旧,甚至不如天水城一半大的小镇,是肯定对不起“宝宁”这两个字的。

不过很快,楚何就知道自己错了。宝宁城就算配不上它的名字,也绝不是天水城那种三流小城能比的。

“跟我来。”廖以洁拉着楚何,老老实实地走到了城门前,掏出几枚灵石交给守门之人。要知道,当初进天水城的时候,廖以洁可远没有这么客气,她是直接从城头跳进去的。

“悬空岛中部一共十六座城池,三座有金丹真人坐镇,宝宁城就是其中之一。”廖以洁不轻不重的话语在楚何耳边响起,让他心中微凛。

这时的楚何早已经了解到,悬空岛属于彻底被各大宗门掌控的区域,城池已经是最大的行政单位。悬空岛外倒是有凡人国度,甚至还有所谓的仙国,但那些显然不可能和真正的大宗门比。

悬空岛的中部城池最是密集,宝宁城能拥有一位金丹真人,哪怕不是最强的前三,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看不到楚何的神色变化,廖以洁也不在意,微微一笑,带着楚何七拐八拐,走到了一座不算华丽的府邸之前,指着前方道:“给你找的落脚之地。”

楚何抬起头,看见了“陈府”两个硕大的文字,挑了挑眉道:“这里面有人?”

“当然啊,没人我带你来干什么。”廖以洁莫名其妙地看着楚何道。在廖以洁的心里,像楚何这样的修行情况,多半是哪个大家族出来的少爷,落脚处自然也是要有人服侍的。

楚何轻轻摇头,没有多做解释,问道:“我用什么身份进去?”

廖以洁斜了他一眼,轻笑道:“进去就知道了。”

这家人似乎和廖以洁关系不错,她没有直接潜入府中的意思,而是上去敲了门,然后让几个下人先进去通报,这才在一个管家模样人的带领下,走到了府内一处小堂落座。

“看这个天色,应该是凡人吃晚饭的时间吧。”楚何抬头看了看天上,一轮弯月已经挂上了树梢,夜色还未完全笼罩下来,轻声说道。

廖以洁不知从哪里要来了一杯清茶,优哉游哉地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交叉着双腿,看着淡然而立的楚何笑道:“你也会对这种事感兴趣?我还以为在你这样的人心里,除了修行就什么都没有了。”

楚何负着双手,转身向着廖以洁走来,边走边道:“这个世界上,活得好的一定是强者,但不是所有强者都能活得好。修行是根本,却不是全部。”

廖以洁的神情有些疑惑。修行世界的特性决定了,不会有人对社会科学研究得太过深入,廖以洁虽然在魔门中感受过一些事情,但也不比楚何这样,在前世那个无所谓力量的社会里呆过。

楚何的脸被面具挡住,可廖以洁却清楚地感受到,对方在笑。

“就好像现在。这个时间正是月华初显,一部分修士最好的修炼时间,可这里却人声鼎沸,完全没有一个好的修行环境,这说明这家人并不是修行世家,至少没有良好的修行习惯。”

“宝宁城有金丹真人坐镇,意味着整体的力量体系不会太弱。这陈家能占下这么大一处府邸,手中必然拥有着自己的力量,而且不会太弱。”

“综合两点考虑,这家人应该是拥有一个或者几个强大的高端武力,但整体力量不足,属于刚刚发迹的阶段。他们跟你关系不错,你会将我带来这里,也是存了弥补其短板的心思。”

“反过来说,你能放心把我带来这里,对这家人也是相当信任吧?宝宁峰的剑法我没见过,但你的剑路驳杂,一看就不是正统的路子……是他们对你有恩,还是你对他们有恩?或者两者都有?”

楚何一步一句,等这一番话说完,人已经走到了廖以洁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楚何的身材并不高大,此时却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至少廖以洁是这样。

她正遍体生寒,握着茶杯的手隐隐有些颤抖,低着头尽量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神色。

只凭一个时间,就能猜到这样一系列的事情……廖以洁突然觉得,将陈家暴露在他眼里,并不是一件好事。

法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