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主宰

第62章 许晚晴的目标

许家别院中,楚何跟许晚晴两人相对而坐。

别院中的环境十分清幽,一介凉亭,一面镜湖,一对窃窃私语的玉人儿,如果两人的对话不是那么针锋相对、剑拔弩张,那就更加和谐了。

“你早就看出叶欣的不对劲了吧?利用叶欣跟林子涵的关系,挑拨叶尘去和他死磕……楚何啊楚何,你还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咱俩谁也别说谁!你明知道叶欣跟林子涵的关系,还摆出那副姿态来,不就是想拉我下水吗?林子涵私下里早跟你接触过了吧?这一把卖队友卖得可真顺手!”

“要不是你把他坑成这样,我需要卖了他?再说那个林子涵蛊惑人心手段明显有问题,我怎么可能真的跟他合作!”

“嘿嘿!说出实话了吧?你既然知道林子涵跟叶欣有一腿,还有意跟林子涵接触,难道打得不是跟我一样的主意?老实交代,叶尘跟你有什么仇?”

“我跟他能有什么仇?要不是那把剑在他身上……”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试探,从一开始的彬彬有礼,到现在跟机关枪一样的扫射,许晚晴终于率先顶不住,被楚何引得说漏了嘴。

楚何脸上的讥讽、愤怒、不屑之色瞬间全部收敛,满脸严肃地说道:“你的意思是,叶尘的变化完全来源于一把剑?”

许晚晴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是仍然处于脑缺氧状态,还是没从正面败给楚何这样的奇耻大辱中摆脱,半晌才道:“你不用问了,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

楚何斜着眼睛,打量起从嘴炮中失败的少女来。他突然觉得,这样一脸颓败之意的许晚晴还是很有魅力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楚何的目光,许晚晴顿时眼睛一瞪,冷声道:“看什么!”

“咳咳,没什么。”楚何干咳一声,摸了摸下巴道,“不过既然你不愿意说的话,那我就自己猜了啊?”

这一招楚何一直是屡试不爽的,凭借着自己过人的观察能力,也不知道坑过多少良家妇女青春少男,然而这次面对许晚晴,他却失算了。

“再多问一句,你就给我滚出去。”许晚晴完全没有任何赌气,或者给楚何面子的意思,冷冷的一句话堵了回去。

楚何只得悻悻地摸了摸鼻子,一脸蛋疼地凑到许晚晴身边,随口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了,林子涵跟叶家兄妹,你打算怎么处理?”

许晚晴疑惑地看了看靠近的楚何,在现在的她看来,楚何已经跟以前有了巨大的变化,不会做些没意义的事情。只是她已经靠在凉亭的立柱上,此刻却是避无可避。

沉默了一会儿,许晚晴觉得有必要让楚何知道一些事,于是开口道:“叶尘身上的秘密,可能跟我有些关联,所以可以打压他,但他绝不能死。”

“恩,这么说来,咱们就不能贸然出手了。”楚何眯着眼睛,仔细考虑了一番之后说道,“正常情况下,叶尘不太可能是林子涵的对手。不过林子涵也不会下死手,倒是正好合了你的心意。”

无论是心计城府,个人实力还是在宗门里的底蕴,叶尘兄妹都远不是林子涵的对手。叶尘唯一可以倚仗的,或者就是他在师门长辈那里的关系,以及他身上那个秘密。

“以我们两家的能量,恐怕还影响不到掌教真人。”谈到这句,即便是以楚何的城府也不由轻叹一声,暗自感慨这个世界的畸形结构。

像楚家和许家这样雄霸一州的大家族,至少有一名元婴真君坐镇,只是这个级别的力量,往往只是作为威慑性武力,轻易不会出手。

而像乾阳武宗这样的大宗门,元婴真君少说也有一掌之数,甚至可能有化神道君存在……当然,这个就纯粹是猜测了,没有真凭实据的。

在目前的大环境下,元婴真君轻易不会出手,所以金丹真人就是人间最强大的存在。而乾阳武宗的掌教,或许就是距离元婴真君最近的人之一。

以对方的身份地位,以及一贯的作风看,他完全没有任何给两家面子的可能,尤其是涉及嫡传弟子这样的重要问题上。

要知道,方少白是出了名的不爱收徒。像灵虚真人这样的老牌金丹,座下弟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还只是嫡系,只不过大多不在宗门本部待着罢了。

而方少白不一样,他光明正大收徒的事迹,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想到这里,楚何跟许晚晴不由对视一眼,齐齐叹了口气。想要找出叶尘身上的隐秘,在乾阳武宗内部是不太可能了,最好是等他出去了再动手。

又是一阵沉默,许晚晴突然开口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楚何满脸严肃,义正言辞地说道:“怎么说我们也是青梅竹马,我又岂能坐视叶尘把你抢走?”

许晚晴差点没给呛得背过气去,好半天才缓过劲来,抬手指着楚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终于知道楚何为什么要凑这么近了,这人早就料到自己会问这么一句。

再怎么心思复杂,再怎么腹黑冷酷,许晚晴终究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当楚何靠在她身边,胸膛几乎完全贴着她的手臂,口中吐出的热气让她脖子发麻时,少女还是忍不住心中一阵慌乱。

“无耻!”

许晚晴冷哼一声,飞快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了,只是她的动作多少给人一些惊慌失措的感觉。

楚何被一个人留在凉亭里,却没有半点不适和不满,反而哈哈大笑,显得畅快淋漓。笑声自身后传来,许晚晴不由再次喘了口粗气,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一直到许晚晴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楚何才慢慢平静下来,同样站起身向外走去,同时对自己的这次的行动做了一些总结。

总体来说,这次的收获还是挺让楚何满意的。

挑得叶尘跟林子涵互咬,还知道了叶尘身上的秘密正是许晚晴感兴趣的。不过这样一来,楚何对于叶尘的策略也需要调整一下了。

本来楚何对叶尘兴趣不大,只拿他当一个运气好些的小修士,就是有些秘密,也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威胁。然而如果他身上的秘密,连许晚晴都感兴趣的话……

楚何向来是不介意做一些推波助澜、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的事情的,就好像李默然之事,他只是不喜欢自己去硬抗一些事情而已。

楚何跟许晚晴的谈话时间其实并不短,只是一开始大多是些没营养的对话而已。所以等楚何走到别院门口的时候,这里的人群早已经散去,也不知道林子涵最后是怎么离开的。

不过这些暂时都不关楚何的事了,此番事了,他也终于可以继续原先的计划,径直来到了乾阳武宗里最神秘的组织,或者说炼气阶段最神秘的组织暗门之外。

暗门实在是一个很老土的名字,几乎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而它的职能也一样老土,就是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只是跟常人想象的有些区别罢了。

乾阳武宗从来就没有自诩是名门正派,所以他们行事也毫不顾忌旁人的眼光,自有一套是非观念,根本不会因为有损名声而特地设立一个暗门。

暗门存在的真正意义,一方面是某些行动需要隐藏踪迹,而另一方面也是方便门内弟子行事。毕竟乾阳武宗不怕报复,可门下弟子却不得不防。

万一哪天出门在外被人宰了,那就是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宗门怎么给他报仇?

暗门的位置相对偏远,位于连云山脉的一个小角落,等楚何来到那里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换了一身打扮。

本来头顶上的发髻已经去除,盘起的长发也随意散落下来;一身飘逸的白袍换成了破旧青衫,脸上戴着一张完全没有五官的银白面具,甚是骇人。

不过会来到暗门的修士,不少都会像楚何这样藏头露尾,所以他的打扮虽然吓人了点,倒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暗门的外观确实挺对得起这个名字,那就是一扇破破烂烂、脏兮兮的大门。不过等走进去之后,里面的景象倒是让楚何大开眼界。

无数的修士充斥着楚何的视线,琳琅满目的珍贵物品让楚何怔在了原地。他从来没有想过,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甚至家族都很少会提供给他的材料,在这里竟然到处都是。

“兄弟第一次来吧?”一只大手碰了碰楚何的手臂,他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大汉骇然的脸。

“额,你这面具有够吓人啊……”大汉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似乎被一张面具吓到是挺丢人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当然他不会知道,这张来自金丹真人的无脸面具,本来就是专门用来吓人的。

“呵呵,确实是。”楚何这才从“兄弟”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称呼里回过神来,笑了两声道。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楚何碰上的人大多是有着一定身份地位的,很少会用如此粗俗的称呼。所以大汉的这一句话,倒是让他有了重回前世的感觉。

法随

作家的话
我可是高贵冷艳的二更党……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