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宝成婚:厉少独宠神秘妻

第12章 厉穆寒!你流氓!

饭毕,厉穆寒上去休息。

刘管家过来说:“新卧室准备好了,我带夫人过去。”

厉穆寒一顿:“什么新卧室?”

刘管家答:“二小姐吩咐的,说给时小姐另外准备新卧室。”他口中的二小姐便是厉秋媛。

厉穆寒鼻子一哼:“不用了,她跟我住一间。”说完,她拉着时亦然便要上楼。

时亦然巴不得不跟他住一间,可拗不过厉穆寒的手劲。

虽然在厉家待了几年,但厉穆寒的主卧她却是头一回进来。房间的豪华不必多言,恐怕单是脚底的地毯,普通人好几年的工资都买不起。

时小萌进了这里,身边只有爸爸妈妈,神态才放松下来,恢复了孩子的天真,四处打量着。

厉穆寒耐心陪她参观了一会,便把小萌交给时亦然。

当妈的要给小萌洗澡、讲故事、听她在幼儿园的趣事,等这一套折腾下来,时亦然精疲力尽。小萌终于困了,扒拉着厉穆寒的胳膊睡着,厉穆寒把孩子送去了儿童房。

老爷子表面上冷淡,其实早就吩咐人布置了超级豪华的儿童房,时小萌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认床,在哪都能睡的香。

厉穆寒把女儿放下,又回到主卧。

卧室的卫生间传来淋浴声,他勾起嘴角,推开卫生间的大门。

里面正在洗澡的时亦然顿时低呼一声,蜷缩起身子,隔着一道磨砂玻璃,她已经能看到厉穆寒的身影——想必他看她也是一样。

时亦然结巴着:“你……你怎么进来的?!”她明明反锁了门。

厉穆寒答:“这是我家。”家里的锁早就在两年前全都换成指纹钥匙双解锁系统,这个秘密还是不要告诉这个蠢女人的好。

时亦然羞恼:“我在洗澡,请、请你出去!”

“妻子洗澡,当丈夫的有什么可避讳的?”厉穆寒说着更往里面走来,抬手要拉开淋浴间的门。

时亦然大呼:“厉穆寒!你流氓!”

“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流氓。”厉穆寒大手一拉,淋浴间的门开了。

时亦然随手拉了一个大毛巾把自己遮住,早就慌乱不知所措。

厉穆寒作势要跨进来,她忽然弯腰捂住胸口,干呕两声。

厉穆寒脸色一变——这个女人什么意思?嫌他恶心?!

时亦然胃里东西反涌,顾不上害怕了,一把推开厉穆寒,接着拉上了淋浴间的门。

隔着一块磨砂玻璃,厉穆寒看到时亦然蹲在地上呕了一会——她这种呕吐实在太剧烈,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呕出来。

“你怎么了?”厉穆寒从一开始的生气变成了担心。

时亦然用水把吐了满地的污物冲走,有气无力地说:“胃不太舒服,厉穆寒,你能不能先出去?”

厉穆寒看她这样,也不好意思耍流氓了:“我帮你叫医生来。”

“太晚了,不要打扰医生,我这是老毛病。”时亦然捂着绞痛的胃,“你帮我找刘叔拿点药,他知道的。”

厉穆寒终于离开了。

时亦然不敢多洗,稍微冲了一下就出来,厉家没有给她准备睡衣,她便穿着浴袍,生怕浴袍带子会散开似的,绕着打了个死结才安心。

厉穆寒下楼找到管家,一说时亦然胃疼呕吐,管家便熟门熟路地找来了药:“这是她吃过最管用的。”

厉穆寒拿着药却没走:“她这个胃疼是老毛病?”

管家答:“是啊,以前她刚来厉家的时候就有胃病,有一回疼得昏过去还送了医院,小小年纪,胃溃疡很严重,要不是年纪小,医生就建议切胃了。”

“怎么会病得这么重?”厉穆寒拧眉,印象里她一直清瘦,原来是胃不好。

“毕竟是孤儿院出来的,身世凄苦,从小不知道遭了多少罪……”管家点到为止,“先生快把药拿上去吧。”

厉穆寒眼神深邃,拿着药上楼了。

时亦然吃了药脸色好了些,没精打采地蜷在床边上喘气。

厉穆寒问她:“你是吃不惯家里的厨子?”他想了想,晚上好像并没有太过辛辣刺激的菜。

时亦然摇摇头:“坐立不安,山珍海味也吃不下去。”

“你多少要习惯,你是厉夫人。”厉穆寒强调她的身份。

时亦然轻叹一口气:“我会尽力的。”反正最长不过一年,这一年间也不用每天都在厉家大宅吃饭,咬牙扛过去便是。

“明天去看医生,开始调理。”

“不用那么麻烦,都是老毛病。”

“我说去就得去。”厉穆寒拿出强硬来。

时亦然抿了抿嘴,到底没多说什么。

厉穆寒眼神又落在她身上:“你穿着浴袍睡不难受吗?系得那么紧,防狼似的……”

时亦然想,可不就是防狼吗?防你这头大色狼!正想着,头顶被柔软的布料埋了。

厉穆寒说:“穿我的。”

时亦然扒开衣服:“不用了。”

厉穆寒嘴角一勾:“我不介意亲自动手帮你换。”

时亦然顿时投降,红着脸拿起衣服躲到卫生间。

男人的衣服太过宽大,尽管时亦然把扣子扣到最上面那颗,领口依然显得很深。稍微一弯腰,里面的风光显露无疑。

时亦然对着镜子试图把衣服整理得规矩些,可怎么也做不到。

“半天墨迹什么呢?”厉穆寒又拉门进来。

时亦然往后一缩:“你……麻烦你敲门。”

厉穆寒抱臂往门边上一靠:“这是我家我的卧室。”

时亦然词穷,抿了抿嘴。

厉穆寒看着女人小小的身子缩在他的睡衣里。其实时亦然一米六七的身高在女生中不算矮的,但被厉穆寒的睡衣一对比就显得小了几号。

女人挽起的裤腿下露出一截好看的脚腕,莹白的双足踩在浴室的地暖上。裤子有点挂不住,便被女人自作聪明地在腰间挽了一个扣,因为这个扣,反而将女人的不盈一握的腰肢勾勒出来。

时亦然看到厉穆寒幽暗的目光,连忙将试图挽着的衣摆放下,顷刻间,长长的衣摆便将所有的美好风光隐藏起来。

可她没发现,当她放下衣摆的时候,宽大的领口顿时坠下来,映出其中的风光。

厉穆寒一咬牙,伸手把时亦然揽到怀里,捉住女人的脸便吻了上去!

烟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