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爱365天:天才娇妻不好惹

试爱365天:天才娇妻不好惹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蠢女人!”

“司少!”

屋内三人差点瘫软下去,司御川说话算话,保镖进来,谁用鞭子打了辛锦衣,就怎么打回去。

只是保镖们常年习武,个个身手不凡,力气也不小,只对着辛有国抽了一鞭子,辛有国就晕了过去,只剩莫丽兰和辛雨珊在原地,身子抖得像筛子。

“司少,我们刚才可没打人……”

莫丽兰声音颤抖,几乎要跪下来,“我们没打人……”

辛雨珊刚才还对司御川抱有幻想,这一刻,她只有恐惧。

司御川尖锐眼睛仿佛能将这两人凌迟掉,他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情绪,“以后,我不想再听到她们讲话。”

季三手挥了挥,“去把这两人舌头割了!”

要是旁人,莫丽兰是不怕的,但这是司御川!

保镖已经箍住两人,要用刀直接割舌。

一听到要割舌头,司御川毫无反应,莫丽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半个身子都软了下来,连连求饶,“司少!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会乱讲话了!求你看在我们是辛家人的份上饶了我们!”

辛雨珊也吓得浑身发抖,连哭都哭不出来。

“求我?”

司御川揽了揽辛锦衣肩膀,“不如求我未婚妻,她说不割,那就不割。”

辛锦衣靠在司御川怀里,不知他要做什么,但无疑,他这是在给她撑腰。

“小贱……”

莫丽兰视线看向辛锦衣,看到她那双淡薄眸子,一下哭出声,赶紧朝她跪过来不停磕头,“锦衣!你看在你姓辛的份上,你让司少饶了我们!我们再也不敢对你怎么样了!是我太混账!是我不知好歹!锦衣!”

辛锦衣板着脸没动静,司御川冷笑,“看来,你的求饶,我未婚妻不是很满意。”

保镖又要来扳她,莫丽兰哭嚎道:“锦衣!你饶了我们!我给你当牛做马!求你饶了我!”

何曾几时,威风凛凛的辛夫人这么狼狈?

辛锦衣没觉得高兴,她笑了声,笑声淡漠,冰冷,“你那会,说我妈什么?”

她能忍被打,能忍他们辱骂。

但她的家人,是她的底线。

莫丽兰一听,哭道,“是我乱说的!”

她狠狠扇自己巴掌,痛哭流涕:“我嘴贱!我乱说话!我是贱人!我才是那个贱货!”

辛锦衣视线扫向辛雨珊。

辛雨珊已经被吓得晕过去了。

她觉得索然无味,抬头看向司御川,眼神里微微动容,“好歹是辛家,我不想背上欺负继母的名声。”

司御川这才叫人住手。

莫丽兰脸都被扇肿了,头发凌乱,正目光呆滞低着头。

司御川将辛锦衣抱起,头也不回离开,只留下一句:“以后再敢动我的女人,就以死谢罪。”

“呜呜呜……”

莫丽兰瘫软在地上痛哭。

她风光了这么大半辈子,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被人踩在脚底!

……

辛锦衣和司御川坐一辆车,上车后,她就一直没说话,司御川也绷着脸,戴着面具,看不到他什么情绪。

辛锦衣面色有点苍白,“谢谢你……”

虽然,两人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但他,在这件事上,确实对她极好。

车内氛围十分冷。

辛锦衣能察觉到司御川在生气,此时此刻,他就跟冷阎王似的,让人不敢靠近。

辛锦衣扯了扯他衣袖,小心翼翼试探:“我们这么做,会不会被老太太……”

他转过头来,眼底簇着火光,死死盯着她,“我不来,你就要一直被打?”

原来是因为这个……

辛锦衣不敢看他眼神,低头盯着手指头,嗫嚅了阵,才开口,“他们不会真的把我打死,我是司家名义上未婚妻,他们还是要忌惮司家的。”

司御川:“……”

辛锦衣抬头看他,眼圈红红的,却固执不让眼泪冒出,“我知道,你很瞧不起我这样,我在辛家,只是一个用来联姻的工具,他们对我不仁,我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对他们不义。”

她的任务没完成。

怎么能和辛家撕破脸皮呢?

男人眼神黯了黯,他磨了磨牙,怒火上涌:“蠢女人!”

辛锦衣没吭声,直到车开到酒店,男人把她抱到最顶层的套房内。

男人动作粗暴无礼,将她狠狠摔到床上,辛锦衣刚想说话,就看到季三拎着药箱进来,司御川拎着药箱,走到床边。

套房内,就他们两人。

辛锦衣额头疼出冷汗,她咬牙,嘴唇苍白,“我自己来就好……”

他却没给她这个机会,大手一撕,她衣服分为两半,露出她带血的伤痕。

辛锦衣伤大多在胳膊和背上。

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上床,将她压在身下,两条腿死死箍住她的身子,辛锦衣脸一红:“司御川!”

他怎么能……这么豪放!

司御川冷眼看她,不顾她异样情绪,拨开背上布料,拿药水给她消毒。

“嘶……”

辛锦衣倒吸一口冷气。

后背伤口深,她趴在床上,感受到肌肤上冰凉触感。

她回头一看,他正低头,很小心仔细在给她上药。

那双眸子透着微微的不满。

此时,他眉头应该也是皱着的吧?

辛锦衣耳根发烫,捂着胸口,声音低若蚊吟:“谢谢你……”

这是她第几次道谢了。

但她觉得,说再多谢谢,都不能抵消这次的恩情。

司御川撩起她头发,冰凉手指碰到她的颈窝,辛锦衣缩了缩脖子,他捏了捏她脖子,语气漫不经心的,“动什么?”

有点不耐烦。

难得,司家少爷亲自为她上药。

这或许,也是一种荣幸?

想想,多少女人想让他上药都没这个机会。

辛锦衣脸蛋红扑扑的,没再吭声。

上药的过程对于她来说太过漫长,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故意,上药动作很慢,敷着薄茧的指头还时不时在她细嫩肌肤上滑动,她又不能反抗,只能咬着牙忍着。

“好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辛锦衣都快睡着,男人才结束。

他给她包扎好了伤口,下床将被子给她盖上,“休息吧。”

辛锦衣“啊”了声,那声谢谢还没迸出口,他已经离开了。

她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怕他。

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

辛锦衣在房间休息了一天,有佣人送吃穿用品上来,每餐都很营养。但待在房里实在太闷,她想出去透透气,一开门,就看到守在门口的季三。

“辛小姐。”

季三对她还算客气,“爷说了,您受了伤,应该安心静养,不要四处走动。”

安心静养?

怕不是变相软禁?

她眉头一蹙,“司御川呢?他在哪儿?”

她直呼其名,胆子也算大了,季三倒吸了口冷气,一脸镇定,“司少他……去了帝豪。”

帝豪?

是去玩乐了。

辛锦衣更不怕了,她淡道:“那我下去,就在酒店走走。”

季三也觉无奈,但不敢对辛锦衣太强硬,只好带着保镖,跟在辛锦衣后面,陪她在花园里转了一圈。

辛锦衣转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上来。

这一层都是司御川包下的,这本就是司家产业,对于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一上楼,她就听到娇滴滴的声音,“御川哥哥,我好热……你陪我一起嘛。”

银罐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