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妻(合集)

狱妻(合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寻找真相

“可你从来都不承认它,当初,我是吃了你强行喂得药,但是当初我真的只有过你这一个男人……”

“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撇开眼,触景伤情,当初撕心裂肺的疼痛似乎再次迎上心头。

“只希望来世它不要再当你我的孩子。”我摸着眼前的小衣服呢喃道。

而后,又笑着摇摇头:“我又在说傻话了。”

先不说我跟叶流年不再有可能,就是当初因为我伤得重,不得不摘取了子宫,我这辈子便没有了做妈妈的可能。

我没有权利去责怪别人,因为如果不摘掉子宫的话,我就真的如慕青雪所想,因为大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了。

我拉着装满了我妈遗物的箱子离开了叶流年的住所。

这些东西并没有多少线索,最后唯一能够查清楚当年真相的,只有去找侦探了。

所幸的是,这一次去叶流年那里的时候,一并把当初的嫁妆带了回来。

除了一些不动产外,另外就是几套首饰,选了其中一款当初结婚用的首饰典当了一百多万后,我便拿着这些钱又去找了张探长。

听到我的来意后,张探长看着我说道:“对于当年的事情我还真知道一些。”

听到这话,我提起精神来看向他:“当年发生过什么事?”

“二十多年前,林家的大小姐曾经在毕业旅游的时候失踪,之后过了两年才回来,当初传言她是被人拐卖到了深山里。”

听到张探长的话,我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所以说,我妈当初是被拐卖了吗?

“我希望你能够帮我把当年的事情全部调查清楚,多少钱你开。”我看向他说道。

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要是靠着我来调查的话,根本就调查不出来。

但是这人不一样,既然开了侦探所,那么消息来源就广,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自然比普通人要有优势的多。

“两百万,我帮你把事情调查清楚。”

听到他的话,我有些犹豫,毕竟我现在手中的钱也不过一百万多点。

看我犹豫,这张探长接着说道:“要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难度很大。”

听到他的话,我咬咬牙:“好,不过我先付给你一半,剩下的等调查出来后,再另付,另外,我不管你得到什么消息,都先要告诉我。”

听到我的话,他点点头。

我便低头把手中准备好的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

我想起小时候,我还曾被人贩子拐过一次,也是那时候与幼年的叶流年相遇的。

说起来,这件事便有些蹊跷,我跟我妈竟然都遭受过这些。

想到这,我脑海里猛地闪过一个人影。

如果我妈失踪的话,对谁最有好处?

“我妈当初被拐卖的事情,你不妨调查一下林惠,我觉得,她应该有嫌疑。”

我回头提醒张探长。

“你放心,这些我都会帮你调查清楚。”

看着张探长一脸自信的模样,相信他在这方面应该有自己的渠道,我倒是不好再多说什么。

我想起从小到大的生活,我妈对我爸爸处处忍让,最后甚至允许对方带着私生女回家。

当初年纪小不觉得有什么,等长大后,我却不理解我妈为什么会对我爸那么包容。

可现在听到这些事后,那些解释不通的地方也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因为那些经历,让她觉得对不起我爸,甚至在父亲相处上,更是自觉矮了对方一等,才会变得处处忍让。

我在家左等右等。

在两天后,终于接到了张探长告诉我的一些线索。

他给我发了一个地址,告诉我当年我妈就是被拐卖到那里的。

那是贵州那边的一处小山沟。

别说是以前了,就是现在那里因为交通的原因还依旧贫困。

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一个女人还是有些危险的。

最后我左思右想之下,还是找了叶流年一起去。

不是我不想去找韩叙,可是想到韩叙跟温暖的关系,就没好意思麻烦。

更何况,对于我妈的过去,我还没准备好让韩叙知晓。

叶流年接到消息后,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当我准备好后,叶流年便已经打过来了电话。

我带着背包下了楼,便见叶流年已经开车等在了楼下。

“要开车过去吗?”我看着叶流年的车子问。

“那里与这边相距有一千多公里,开车不方便,我们坐飞机过去,另外,下了飞机,我在那边还让人安排了车子接我们。”

听到叶流年的话,我点点头。

一路上,我都没怎么跟叶流年讲话,两人之间流淌着几分尴尬。

等下了飞机后,叶流年又带着我上了一辆车。

“这次我们去的地方开车还要开两百多里地,路况不好,开车就需要三个多小时,我先带你去吃饭。”

叶流年朝我说道。

我看了眼时间,现在正好也到了中午,便点头答应。

在等着吃饭的时候,叶流年便把她打听来的消息跟我讲。

“那里交通不便,因为一直重男轻女的原因,造成了很多的光棍,十几年前,还有不少人买卖妇女儿童,现在这几年因为打压的厉害,倒是比以前强了不少,但并不是完全杜绝了。”

叶流年看着我讲给我听。

我听着脸色有些发白,那里到底是有多穷,才会有这种愚昧落后的地方?

穷山恶水多刁民,便是那里的真实写照。

这两天我在家在网上看了不少关于拐卖妇女儿童的消息,每一条消息都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越是贫困,越是罪恶滋生的地方,那些人不懂法,也不遵守正常的道德,人性更自私无耻。

只要想到,我妈曾经所遭受过这些,哪怕是已经发生过的,我都觉得心疼不已,甚至对那个地方产生一种厌恶跟愤恨。

吃完饭后,我跟叶流年从新坐上了车子。

司机是这边的人,熟悉路况,开车也比较稳。

三个小时后,沿着崎岖的山路,最后走到没路后才停了下来。

“前面还要走一段山路才能到,那路只能步行了,步行最快也要半小时。”

钱多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