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逃荒之钟灵遇秀

穿越逃荒之钟灵遇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5章 病娇

今日已是山中半月,这伙人昨日又经过了一个村子。

钟兴维终于出手了囤的盐,换了一些菌子和天麻。

旁的东西他没敢要,也不认识。

只捡了自己认识的干菇,又在闺女儿的强烈要求下,勉强收了点天麻。

山中各类物什五花八门,钟灵也不大认得。

丁叔嘛,倒是知道些名贵的动物药材,鹿茸虎鞭啥的,但咱也收不起啊!

好在钟灵认得一味天麻,也是以前给钟奶奶买过的。

钟兴维还咬了咬牙,换了一小块狐狸皮,乐颠颠地献给陈秀兰。

钟灵看得肝疼,爹,我呢???

你闺女儿这么大个人站在这儿呢!

陈秀兰眼神示意,瞧你闺女,生气了!

钟兴维一看,哪还有不明白的。

忙跟闺女解释,“灵灵,等咱们出了山,卖了这些东西得了银子。爹回头再给你换块大的!这么一小块哪够我闺女做个袄子的?”

陈秀兰也帮腔道,

“是啊,等东边稳定了,咱还走这条路回来。

到时咱有了钱,给咱闺女弄身皮子过冬穿!”

钟灵本也没真生气,又听这二人如是说,心中暖洋洋的。

话说于将军那一行人,为了避开灾民和瘟疫,好方便赶路,走的便是钟灵先前设想的后路。

队伍南下刚过了幽州郡(今保定石家庄一带),便拐道往西,进到大山里去了。

前几日已出了大山,到了太行以西的晋中。

自那日被迷晕,苏世秀中间又醒来过好几回。

却回回不到半日便又一把粉过来,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每每醒来,都是浑身乏力,口齿不能言。

更气人的是,还要被那两个小厮架着,出去遛上一圈!

旁人只以为这位贵公子受不了舟车劳顿,娇气地!

瞧!那小脸惨白惨白地。还腿脚发软,走个路都要人搀着呢!

咳(hai),虚脱成这样,还将门之后呢!真是有辱其父之风!

当年的骠骑将军是多么铁铮铮的硬汉啊,可惜英年早逝!

那两小厮还从旁添上几句,

“世子,你且忍忍,再过半月咱就到了!”

“世子,一会小的再去找于将军要床褥子来,把马车里垫厚实些。

这马车也颠得太厉害了!

要搁咱们府上那辆,哪儿会叫您受这么些苦?”

舆论引导玩的妥妥地!

苏世秀都能感受到周围兵士的鄙视和嫉恨化为实箭,朝他扎过来。

奈何手不能动,口不能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好生可怜!

只能暗暗在心中放狠话,“两混蛋!给哥等着,待哥脱离了险境,看我不削你们!”

于将军派人来问过两回,都被那两小厮三言两语打发了。

他也亲自带太医来过一回,那会苏世秀刚中了药粉,迷糊着。

只知太医把了脉,说无甚毛病,就是车马劳累的,等过了这些日子安顿下来就好了。

苏世秀只来得及在心中痛呼“庸医!庸医!”便不省人事了。

今日一早幽幽转醒,苏世秀没见到往常那两个死死监视他的小厮,心下欢喜。

正打量四周,琢磨要如何脱险,却头疼的厉害!

还未及多想,便听得马车外头的声音。

“找到那两个小厮了吗?”像是先头见过的于将军。

“没。早不知什么时侯跑了!”

“孙太医,可有应对之法?”

“将军,这瘟疫哪是好治的?现在只用些珍贵药材吊着命罢了。”

听着是位老人家。这位孙太医又接着说:“只能听天由命了!唉!”

苏世秀听了瘟疫两字,心中大呼悲了个催的!

咋就这么倒霉?

他不过是元旦假期去实验室补个数据,等结果的期间打了个盹儿,醒来就在一箱子里。

小厮叛变不说,现在外头还有人染了瘟疫,真是好大的一个惨字!

还有更惨的呢!

只听那于将军说:

“烦请四位太医尽量先稳住世子的病情,也尽快研制出应对良药。

诸位也知皇上对苏世子的看重,若是世子在我等眼下丢了性命,只怕我等难辞其咎!”

“啊?”

苏世秀拒绝正确理解这话的意思!

“是说我吗?我染了瘟疫?我这头疼难道不是因为先前的药粉?”

外头简短吩咐下去后,便散了。留苏世秀一人在马车里怀疑人生。

好在这回南下,带了不少药材。

到了此番地步,那四位太医也顾不得药性强弱,考虑是否伤身了。各种方子都熬上一回,一日四五碗地给他灌下去。

也不知是苏世秀命大还是太医运气好,虽不知是何药起了作用,苏世秀的病情倒没有进一步恶化了。

苏世秀怀疑,不,是肯定,他这瘟疫定是那两个小厮搞得鬼!

首次被迷晕之后,苏世秀心中便有了防范。

待再次醒来时,他便刻意闭着眼,偷听那两小厮说话。

二人似乎是在等什么人,那人去西边取什么东西了。

现在回过头来想,对方后头肯定有人,绝不止这两个蠢货!

许是有人暗中去西边取了染疫的物件,拿来用在他身上。要不然,他成日地呆在马车里,天上掉的瘟疫呀?

何况先前还听那几个太医感叹,说好在他不曾出马车,就他一人染了病,倒没传到队伍里。

好你个锤子!

全队就小爷一人染疫,期间小爷连马车都未曾出过,祸从天上来。

你身为太医,心里没点逼数这事儿有蹊跷吗?

也不知这群人脑子是怎么长的。

虽有些微怀疑那两小厮,但更倾向于相信,是他苏世秀身子太弱,才独独染了瘟疫。

前阵子他出马车溜达那会,那惨白的脸色大伙儿可都瞧见了。

任何瘟疫,总有第一人的嘛,总不会都是被传染的。

那两小厮指不定是见他们家世子染了病,担心他挨不过去,回去以后被问责。也担心近身服侍被传染,便偷偷跑了。

做下人难呐!

不过好在那两小厮跑了。想来见他已染了瘟疫,十拿九稳会丢了性命,便回去交差了。

苏世秀在心里哼哼,两头蠢驴!

也不想想,以本少爷的身份,你们还想交差?交人头还差不多!

杀人灭口不要太容易!

苏世秀能感觉先前中的药粉药性已过,似乎已能开口说话了。只是没人愿意跟他讲话。

不过他也乐得没人打扰,既然暂已脱离了险境,便有心思捋一捋将来。

免不了指天一顿骂,怀念现代的舒服日子,忧心未完成的实验。

正想着,突然身子一闪,出现在了他打盹的实验台前。

若不是第一时间检查了身上的衣物,苏世秀必然要以为之前种种都是梦了。

想来,这就是传说中穿越附赠的金手指了?

别考个鸭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