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逃荒之钟灵遇秀

穿越逃荒之钟灵遇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不肯走

钟灵也不睡了,出了空间小跑着去敲她爹娘的门。大半夜的硬是把她爹从被窝里叫起来了。

“爹,爹!我想到办法了!”

“想啥办法?”

钟兴维倒没想过她能解决眼前的困境,只以为闺女又倒腾出啥小玩意出来。

“就是咱怎么逃难啊!往哪里去!”钟灵兴奋地小脸通红。

“我知道有一条小路可以从咱这南阳郡到西边的关中去!”

“啥?啥啥?你慢点说!关中又是哪儿?”

“......”

钟灵冷静下来,是哦!要如何解释她是咋知道的呢?

唉!这一个多月来,她可是练就了一身信口胡诌的本领。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钟灵心中不安、忐忑,也有点委屈巴巴。

生活所迫,硬生生把一个三好学生逼得满嘴跑火车!唉!

但木有办法,心里忏悔着,嘴上却没耽搁。

该编的还是得编!还是祭出无处不在的货郎——的师兄吧。

“我前些日子去县里送山鸡的时候,偶然听到酒楼里一个行商说的。

他们商队走一条鲜为人知的密道,从南阳出发,往西可以一直去到关中。

来往倒卖货物,比从洛城走的那条官道能多赚一倍!”

“关中是西边过了这片山的地儿?”钟兴维大概知道闺女的意思了。

“嗯嗯嗯!”钟灵捣头如蒜。

“人家还说,两条路上的时日差不离。

不过官道那边大城小城的关口都要缴过路费。

而他们商队走那条小道,沿路只偶有些小山村。没有关卡不说,还能沿途低价收些上好的山货。

大山里头的人家嘛,好东西多着呢!”

钟兴维却不如她那么乐观,

“真要有这等密道,人家能大剌剌地嚷嚷叫你听见?别不是瞎吹牛的吧!”

“哎呀,爹!我看那人周身打扮,是个富商哩!”

“富商咋了?越是富商,越会吹牛!”

“您就别较这劲儿了!

成不成也得去打听打听,不定有人知道呢!

要真有这条道,咱不是就有出路了吗?”

也是,钟兴维点点头,

“成!明日一早我去找你舅公商议。咱多使些人挨着这山,寻村子各处去打听打听。”

又怕他们找不对地方,不知去哪儿打听,满眼摸瞎。钟灵寻思是不是给指个方向。

她知道,刘邦是走的丹水到的商洛。

丹水是一条位于汉水以北的大河,在南阳西南方向的丹阳处汇入汉水。

他们在的泽甘乡又在南阳郡的西边,想来往南去就能找着进山的道。

这条小道最合适不过了。沿河岸行走,一来不怕迷了路。二来傍水而居,沿途应有深山隐居的村落,便不似一般深山那般危险。

想到这儿,钟灵便装做抓头挠腮的样子,小声嘀咕。

“那行商还说什么来着?哦,哦!他说是沿着河岸走的!”

钟兴维当下来了精神。

若真是沿河岸,想必也不难找。只管问这附近有啥大河,沿河岸往山中上游去打听就成。

心下有了章法,便挥挥手让她回屋睡去。

临进房门前又回过头来,眼里闪着雀跃,“明儿也问下你丁叔,他对这附近山里熟,指不定见过那条道呢!”

次日一大早,钟兴维便找丁叔说了山中路线一事。

没想到还真有点苗头,立马便带了他去找村长。

“村长叔,去年春上的时候,小子追一头鹿到南边去,不小心迷了路。

在山里头转了两日也没转出来,后来碰上一对好心的兄妹,才被他们带出来。

出来以后发现离这里好像也不算太远,日头还未偏西,我就走回来了。

那对兄妹就是山里人。

我当时不得空,也着急出来,便未曾往他们村里去瞅上两眼。

但小子记得听那对兄妹说过,他们村子就是在山里的大河边上。”

“丁小子,照你这么说,南边的那条河极有可能就是那行商说的河?”

丁叔茫然地望望钟兴维,他哪知道是不是啊?

好在村长本就是自说自话,没指望他回答。

“不管咋说,咱先去问问。丁小子,你还记得回来的路吧?

你带维子去那附近问问,看能不能找到那个村子?”

又看向钟兴维,嘱咐他,

“找不到山里的村子,就在山外头寻附近的村民打听打听那条大河。”

说着让他两赶紧去,自己也喊了两个儿子出了门,去找其他人到别处也打听打听。

直到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钟兴维和丁叔才回来。

两人也顾不上吃饭,直接就往村长家去了。

虽然行动匆忙,不过二人看起来倒是满脸喜色,应是打听到了。

钟灵也放下心来,只不过还不肯去睡,想等他爹和丁叔回来,看后头怎么安排。

可惜左右等不到人回来,熬不住睡了。

次日一早,醒来也没耽搁,就去寻她爹,问他:“爹,昨儿打听到了吧!”

“嗯嗯,昨儿顺利得很!

我们一过去就问人。本以为要费些功夫,谁知随便拉了一位老乡,人家就给指了!”

他爹满脸笑意。

想到昨日的话,又笑话她。

“你说那的行商,我说他在吹牛吧!

还密道呢!人家本地人都知道,也就咱们这些新来的摸不清方向。

你丁叔又常年窝在山里,竟然对外面的事蒙头到了这个地步!昨天叫我好生一阵笑话。”

还说了昨儿夜里和村长已经商议好了,后儿一早就出发。

原来他们派去北边打听的人,昨儿回来说,城门口见着好些才搬过来的大户人家,又声势浩大地出了城门往南去了。

大户人家总是门路多,怕是有什么小道内幕消息,这里肯定是不能久呆了。

正说着,村长已经敲了响锣通知各家聚到中间空地上开会了。

这回钟灵倒没去凑热闹,钟兴维一个人匆匆去了。不一会儿回来了,气哄哄地。

一问,才知,原来大部分人都不肯走。

“啊?为啥不肯走啊?”钟灵表示很不能理解,不都说古人闻瘟疫色变的吗?

“咳!你说咱能害他们不成!一个个地不识好歹,愚蠢!

尽是些不要命的!

是钱重要还是人重要啊?

那些人偏不信,说哪里就有瘟疫了?

尤其是后来的那几家,不长记性!忘了先头咋受的罪啦?

你族里元伯家的小子丰子咋说的来着?”

钟兴维歪着脑袋想了想。

“说啥子,‘咱们这些子人从南边来,一路见了那么些死人泡在水里,都没听说瘟疫的事,哪就那么容易生瘟疫啦!’

还说,‘今年雨忒多,北边就算干旱,能旱到哪里去?咱们现在这儿的河里,水不也挺多的吗?别不是逃难逃成憨憨了,有点动静就怕,被人唬了吧!’

谁是憨憨了?我看他才是憨憨呢!搞不清扯不白的家伙!”

别考个鸭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