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系统让我做的啊

第8章 绝色

“嘿!伯父,伯父,冷静啊伯父!”

江然惊慌,连忙喊道。

镜白刀身寒气森森,刃口拖曳落地,锵锵的摩擦声音撩起些许火花,罗伐阴沉脸色却是杀意尽显。

古有秦王绕柱噗刺客,今有江然抱妹躲刀劈。

罗伐朝哪儿,江然就抱着罗霞月面向哪儿,气得他喘气如牛,胸膛止不住的起伏,边闷哼出嗯嗯类似拖拉机启动的声音。

杀气几乎形成可见的实质,仿若域场镇压着几人。

江然脸色逐渐苍白,好像看见什么人间炼狱,瞳孔有些涣散。风中花柳憔悴,似病入膏肓奄奄一息的老朽。

双手不受控制,罗霞月本就盈盈一握的纤腰被搂得愈发紧实。

“啊~”

身子扭动起来试着挣脱,柳眉微皱,红润脸庞诉说她的难受。

陡然。

所有杀气消散,压抑的感觉平缓,江然犹如腐朽枯骨重生般贪婪吸吮着生气。

“哈哈哈哈!小砸!你的路还很长。”

罗伐变脸如翻书,粗犷豪放的笑声充斥整个军账,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宽厚手掌轻拍江然肩膀。

意味深长的话来不及思考,罗霞月感受到一个眼神投来。静漠,死寂,世间万物不能影响其半分。

这不是父亲的威严,罗霞月瞥起嘴,想要使出以往百试百灵的手段——撒娇。

“闭嘴。”

毫不温和的语气制止,父女俩就这样相互看着。两道眼神的交锋未激起一丝波澜。

良久。

罗霞月泄气,转头温柔且无奈看了下还躺在地上的江然。

未发一言,跟着雄赳赳,气昂昂的罗伐离去,负手挺胸的样子好似刚刚打赢了一场胜仗。

地上的江然呈木字躺着,还是那幅苍白的脸色,呆滞盯着账顶,一身冷汗不止。

“系统,你死哪去了,我让别人搞了。”江然心中无力呼喊道。

【然后呢?要让我买会员吗?】

“你还是去死吧。”

太弱了,碰到大佬一下就被秒了。

蝼蚁啊,就是蝼蚁。要不要一脚碾死全凭别人心情。

“得了,小子,这么拉吗?还不起来。”凌荣嘲讽着踹了一脚。

“走吧,该干嘛干嘛,入了这里,生死全看你自己了。”顿了顿又随意说道。

……

“乖女儿,你别爹爹气了好不好,刚才这不是有人嘛。”

无人处,罗伐躬着身子轻声歉意道。

这等卑微的样子让旁人看见肯定能惊掉下巴,威武刚严,杀伐果决的大将军竟在讨好一位女子。

“娘亲,看来你的罗大将军已经忘记你了。”

罗霞月面无表情不做理会,红着眼睛望向天空,木讷说道。

罗霞月的母亲,当初在整个皇朝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多少公子趋之若鹜,谁也没想到最后栽在罗伐手里。

想来那夜大婚,无人去闹事,可整个皇城的酒却是断了货。

次日大街上无数不省人事的醉汉,这等场面少见。

后来再有人当笑话提起时,有人依稀听见他们的喃喃自语。

“祝她幸福。”

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生下罗霞月的那夜下了很大的雨。天公的不美好像已经预示了结果。

从小就是钢铁硬汉的罗伐第一次哭了,哭得很难看,泪水鼻涕覆盖满脸褶子。

她脸色苍白,虚弱得抱着罗霞月递到他怀里。

力气像是被用尽,艰难抬起颤颤的手臂,她抚了抚他的脸颊,一遍又一遍拭去他眼角的泪水。

她苍白的脸温柔笑着,叮嘱罗伐要好好照顾自己和女儿。

他应了,又说了一大堆煽情的话。她走了,依旧是他心中的绝色。

后来啊。

皇城的酒又断货了

笑脸带花少年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