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星图

第40章 光荣

妮妮爸名叫李桐,是某军工企业的军方代表,听完电话极其失望地对妻子说:“部里让我去见一个领导,恐怕这假期要取消了。”

妮妮妈似乎是早已习惯了,头也不抬地“哼”了一声,继续安慰着女儿:“妮妮,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咱娘俩的命一模一样,他们都是只要工作不要家的主,妈妈不是跟你说过,你爸爸是在你满月时才匆匆忙忙赶回来的,仅仅在家停了一晚,扔下一张卡便走了。男人都一样,事业比生命重要,更别提家了,想开点儿,咱们还得过日子不是?”

奈妈妈边哄孙子边劝儿媳妇:“好孩子,不生气了啊!我生天天那时候,还在乡下住着,记得那天雪整整下了一夜,我也是哭天喊地了一晚上,天不明你爸爸发动拖拉机载着我进城,后来你爸说那天幸亏开的是拖拉机,否则那么厚的雪根本到不了医院,一路上瞧见的交通事故不下十起,你说难不难呀!奈何天呀奈何天,为何给他取名叫奈何天,就是因为天咱奈何不了,人还得想办法过日子呀!”

妮妮不哭了,圆睁泪眼盯着天花板,惨白的嘴唇蠕动着,似乎在默念着什么!

杨超长叹一声放下监听器,见李深把头摇得如同拔浪鼓一样,冲着郭嘉说着:“不行,绝对不行,奈何天妻子刚生完孩子,再加上伤心过度身体虚弱,根本经不起打击。”

古云山在听完李深的汇报后,令郭嘉联系警方传唤李元妮,被李深极力阻拦。

当然郭嘉也不同意以这种方式去打扰一个产妇,就问李深:“你确定他岳父是军队上的?”

“确定,上校军衔,而且还是国家一级保密单位的军方代表。”

郭嘉思忖片刻建议道:“不如找他聊聊!”

李深疑惑地问:“找李桐,他连女婿奈何天是什么工作都不知道,他能提供什么?”

“我们只需要知道奈何天在哪儿!”古云山冷冷地撂下一句话,转身出了宾馆。

实际上古云山已经通过上级约了李桐,两人在一间茶社见了面,李桐一身笔挺的军装,显得神采奕奕,根本不像是快六十的人,见到身穿黑色中山装的古云山,立刻敬了一个标准军礼。

“李上校,叫你来是想了解一件事。”古云山神情肃然地盯着李桐。

“首长请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实李桐在电话里已经知道面前这个精瘦老头的身份之高,绝不是自己这个上校可比的,一开口就是绝对的服从。

古云山摆手让其坐下,从中山装口袋中掏出一证件推到李桐面前,随即拿着一张照片等待着。

李桐当然得打开证件看看,这是他做为保密工作的标准程序,看到证件上显示的身份和核发机关确认无误后,急忙合上双手递了过去。

“这张照片你看看!”古云山将奈何天的一张工作照放到李桐面前。

李桐怎么都不会想到竟然是女婿的照片,当时看到手机上的陌生号码时,他还以为是奈何天通过什么手段打过来的,心中不免有一点小激动,心想女婿一定和自己一样做着重要且光荣的工作,所以就迅速接听了。

但他看到奈何天的照片时却是非常震惊,有种不祥的预感袭满全身,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痛苦地说了句:“不会的,不会的!”

“不会什么?他是你的女婿吧!”

“他光荣了?”李桐心里想起女儿痛苦的模样,禁不住崩了点泪花。

“你见过他?”古云山真是老奸巨猾,并不做正面回答,而且话说一半留一半。

李桐喃喃地回答:“女儿结婚时匆匆见过一面,多好的小伙子呀!怎么就……?唉!”

古云山当然是不太满意,轻轻一笑问:“家里情况怎么样?”

李桐还以为首长在安慰他,咬了咬嘴唇回答道:“还好吧!只是我女儿……非常想念……他!”

李桐毕竟是军人,情绪控制的非常到位,看到首长在问:“你女婿的事,你怎么瞒?”

李桐把脸上仰,尽力不让泪水滚落,长叹一声答着:“尽力瞒吧!等他儿子长大些,等我女儿再坚强些吧!”

“好吧!我已经知道你该怎么处理了,就到这里吧!回去好好安慰你的女儿!”古云山经历无数,短短的谈话就判断出李上校毫无隐瞒,给人家留了个悬念,就离开了。

李桐送走了首长,回到包厢已是热泪横流,这种谈话他也经历过,而且在自己身上也险些发生过,做为秘密工作者,早就无怨无悔地把一切交给了伟大的祖国!

本来见到外孙子稚嫩地小脸时就已经宣布戒烟的李上校,此刻是一根接着一根猛抽,借着尼古丁强提着精神考虑着一会儿回去在女儿面前怎么演好戏。

当然他可以什么都不说,可他害怕见到可怜的女儿时这戏演不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性情中人喜怒都会挂在脸上,并不是沉着老练的表演家。

正当他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地演绎着角色之时,突然一个疑问跳上心头:“不对啊?首长并没有说他牺牲了呀!至始至终都没说呀!是我误会了吧?”

回过味儿来的李桐又从头至尾回想了一遍:“难道真是我误会了?让我去瞒我的家人,这句话是深有含义呀!如果这小子没有牺牲,莫非是被派出去执行更加重要极其隐秘的工作了?”

李桐想到这,心情多少平复了一点,但他知道即便是这样,女儿也会更加可怜,因为这意味着妮妮将经受长期的思念之苦。

“唉!还是暂时不告诉她吧!”李桐思来想去也确定不了,后悔刚才没有问清楚,忽然又觉得那位姓“李”的领导那狡黠的眼神有点不真实。但是不论是哪一个结果,总之是女婿一时半刻回不来,女儿心中的痛解决不了,自己都得回家做一个好演员。

古云山一进房间就脱下中山装随手扔到床上,把脖子扭得咯嘣嘣响,满脸不爽地说:“那小子没有回来!”

郭嘉忙迎过来问:“师父,你这是……?”

“我去见了他岳父,可以证明这小子没回来,你们还一直为他辨解?这回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吧!”

古云山话里话外都在肯定奈何天已经叛变,来这里无非就是在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于明摇着头喃喃地说:“不应该呀?老婆生孩子都不回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还不相信吗?判国潜逃了,知道吗?”

目前这个局面,于明徐光已经无话可说了,都将目光投向郭嘉,等着他下决断,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在系统内下了追捕令,谁也别想再为奈何天翻盘。

柯伊伯带顽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