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之心念与青

卿之心念与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章 不要离开我

皇城里,府院里踏进了一位被拥护而入的神秘人,他着着一身普通的布衣,却难掩尊贵之气,看起来年岁已入了花甲,但步伐稳健,眼神清明如年轻人一般,就是这左右的架势......明显那布衣多余了。

林念青很识趣的从蓝卿赫的房里走了出来,给他们爷孙单独的空间,蓝卿赫似是以为她会跑了,竟然出去的时候揪着她的后领下着狠话,说的那叫什么话!她要敢走,他就去附近找个厉害的妖练练,还有这样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么,真是怕了,怕了......

蓝卿赫依旧眼神冷漠的看着这个看起来还能比他活得更长久的皇帝,当年信上说的那般还以为他快死了。

许久,皇帝走了,只有蓝卿赫一人还留在屋里,迟来的关心比草还轻贱,他说这次一定不会让他再离开皇城了,要让他享尽荣华富贵,他想做什么都行,他可以都依着他,以此来弥补他对他父亲的亏欠,他以前最看重父亲,可也是这份看重逼迫着他离开了他的身边,他识破了他的假戏,可还是没能留住他,后来听说他死了,他后悔极了早知如此就不该任由他离去,知道他们留下了一个孩子就一直派那皇叔寻找,可一直都找不到,听到这,蓝卿赫算是明白那皇叔的想不到你还活着是什么意思了,原来有些人,在他小的时候就一直忌惮他的存在,也不怪在那么多年后才找到他。

皇帝还将护城军交给了他,倒是有些意外,亲自将统帅大印留在了这,还说皇城繁华的背后也有不少妖魔邪道,他不是捉妖师吗,若他喜欢做,就带着大印,整个皇城都交给他驰骋,交给他,他很放心,皇城高手多的是,他尽管放开手,他会派人保护他,蓝卿赫觉得这老头子还是挺有意思的,第一次见面就敢把护城军交给他,用意不浅啊,到底是真的喜欢他这个孙子,还是着急拿他这个孙子试试他另一个儿子的锋芒,自古皇家最无情,倒是一点不假,要不是因为林念青,他真想现在就撕破这个人的狡诈用心,差点他就信了,他不可能不知道皇叔对他的忌惮,他现在是唯一一个对他继承皇位有威胁的人,现在轻而易举就得了护城军,这位今日见了就藏不住杀气的皇叔,不知道能留着他在这皇城里活几天,这老皇帝又能怎么保他,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他应了,他说什么他都应了,皇城是带林念青躲避的最好地方,没有人会想到魔君之子会藏在皇城的王府里,不过是对付些虚情假意,你装我未必不是装......

入夜,某人左手拿着鸡腿,右手拿着酒壶,蹑手蹑脚的看着周围,往屋子里躲去,准备大快朵颐,她安慰着自己,蓝卿赫为她付出了许多,她怎么都该留下来照顾照顾他,既来之则安之。

林念青把自己搞的大大咧咧的来掩饰那些她不想面对的痛楚。

进屋子的一刻,林念青还是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夜色下那熟悉的孤寂背身,她以为他找到了家人会开心,他还是那般的伤情寂寥的样子,比之更甚,她想着他也许习惯了一个人的感觉,本不想打扰他,可耐不住自己看不下他那孤独的让人心疼的模样,咬着鸡腿,手一拂飞身去到了房梁之上,坐在了他身边。

“别这么看我,就一个鸡腿了......”她抿了一口小酒,满足的面容,眼睛享受的闭着又睁开,嘴角也扬了起来。

蓝卿赫看着她,明明很痛苦,但还是会强撑着这般不在意的样子,看着她又要饮,眉头蹙着一把夺了过来。

“哎哎哎,做什么,这是我找到的,要喝,自己找去!”蓝卿赫手臂高扬起,挑衅的小眼神,林念青够不到,瞪了他一眼悻悻的啃起了鸡腿嘴里胡乱骂着嘟嘟囔囔的。

蓝卿赫仰头索性将那酒壶里酒一饮而尽。

“喂!你好歹给我留点!”林念青推搡着他的肩膀,看着他的喉结上下咽动着,透着月光的酒水随着嘴角溢出,夜光下几缕发丝轻扬着,眼梢微微闪着,最近越发的清瘦让那本就棱角分明的下颚显得如刀削了一般,他随性的将空了的酒壶扔在了一边,手背抹去了下颌的湿意,转眼看着望着她发呆的林念青。

“酒风不好还喝什么。”记得上回在蓝府他抱她回到房间床榻时,她又突然使劲勒着他脖子,硬生生的脸怼在了一起,唇齿相碰,当真是用了劲才松开她手的,连唇角都碰的出了血,蓝卿赫想到这,看着她那通红的嘴唇,喘息了一声,转眼垂了眸子。

“你酒风好呗,就可以随便抢人家酒喝。”林念青不服气的撇着嘴。

“至少我不会趁醉非礼。”

“说的好像我趁醉非礼一样......等等,你是说我趁醉非礼了!”林念青歪着头回想着自己屈指可数的......突然捂着嘴再次心虚的看向闭着眼压着右臂躺下了的蓝卿赫,自己上次耍酒疯定是把他给怎么了......

“他将护城军交给了我,明日要我在皇城巡防,你随我一起去,做个贴身侍卫吧。”

“为什么要做侍卫?做侍卫就做侍卫为什么还要贴身啊!”林念青拿着鸡腿,双手护在胸前,用奇怪的眼神瞪着蓝卿赫。

蓝卿赫缓缓挣开眼睨着她谨慎的眼神,这时候倒拿自己当个女人了,突然伸起左手,抓着她手腕将她的身子拽倒在他胸前,林念青惊的手压在他心口上,因饮了酒变得磁性而暗哑的声音:“如今我身负重伤,你不应该在我身边保护好我吗?”

“应该,应该。”林念青尴尬的挤出一个笑点着头,努力挣脱他的束缚,坐起身来,她最近竟有些架不住离他太近,每次一靠近心口突突的跳的很异常。

“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林念青身子怔了怔,回头看时,蓝卿赫已消失不见,她分明觉得他最后说那话时满是伤感。

来到皇城后的蓝卿赫比在天龙城时的他变的更深沉了......

次日清晨,蓝灵均带着一行人抬着一副御赐的连环铠,毕竟是护城统帅,首次巡防需得威风凌凌,蓝卿赫穿了一身私服,不过巡个城做个样子而已,一点没给蓝灵均面子。

“兄长,这是御赐的,你若不从,不太好吧。”蓝灵均一副施压的语气。

蓝卿赫斜睨着身后摆放的铠甲,森冷的眸子,凉凉道:“你在教我做事?”

蓝灵均自知没了面子,毕竟论位蓝卿赫是她兄长,她确实不该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一时府中的气场都凝固一般。

此时突然哐哐作响的盔甲之声从一侧传来,林念青穿的歪歪斜斜的将士铠甲,头盔在脑袋上摇摇晃晃,迎面看见公主,今日兴致不错,便抬手向公主傻笑的打了招呼,让蓝灵均有些意外,她抬起纤手掩嘴转眼轻笑着,倒不是嘲笑,只是觉得这个少年颇有意思。

“迟了吗?是不是我睡过头了。”林念青手扶着头盔看向蓝卿赫。

“林念青,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蓝卿赫挑着眉方才冰寒的眸子满是疑问的看着她莽撞的小跑过来。

“贴身侍卫不得有贴身侍卫的样吗,怎么样?”林念青拍了拍哐响的盔甲,期待的眼神看着蓝卿赫,这可是她一早专门让府里人给找的。

蓝灵均第一次见清冷的蓝卿赫满是无奈的眼神,竟钩着嘴角扶着额舔了一下唇而转眼看向别处憋笑的模样,原来他也是会笑的。

林念青又是瞧见了什么,看向了那一副精致的铠甲,眼睛都直了,唔......这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也太霸气了吧,简直了,蓝卿赫在她身后解着她身上重重的盔甲,林念青微转头向蓝卿赫使着眼色,意思是你快穿了与我看看,蓝卿赫装作没看见的卸了她的盔甲,此时下人也端来了一件衣袍,蓝卿赫早吩咐人给她准备好了,他看着衣衫向念青挑了个眉,示意她去换了这件衣服,林念青抿着嘴,有点不信他的眼神,手指撩起那衣服看了一眼,嘴角不由的上扬,便抱着走了,临走了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蓝灵均一行人,再看向蓝卿赫突然乍冷的眸子,也只能抱紧了衣衫,怎么着也是堂亲吧,他跟看仇人一样是怎么回事。

“收下了,不送。”蓝卿赫撂下话,头也不回的背手走开了,蓝灵均只好带人离开了,若不是父亲让她来,她才不愿来看蓝卿赫的臭脸,这辈子也就蓝卿赫敢这么给她脸色看。

小侍女在屋里为林念青更衣,换上了蓝卿赫为他准备的衣裳,雀绿的上好丝绸,前襟绣着雅致的花纹,里襟内夹着一副金丝鱼鳞软甲,不同于其他宽袖广身的袍子,这件衣服需束袖配甲,肩处也有皮制护甲,贵气又不失潇洒干练,领边,袖边,下摆部都有镶边,腰系玉带,束好发冠,本就比一般男子俊秀的公子,着了这一身倒叫小侍女给看痴了去,公子的一颦一笑都叫人痴痴观望,被勾去了魂的还有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蓝卿赫。

疆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