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之心念与青

卿之心念与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魔君融也

噬邪铃的器灵能力可谓是世间所有修行者的向往了,可它却只属于念青一人,一但认主,无法再用在其他人身上,若主人死了,器灵会一同消亡,它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抑制邪气的灵器了,繁缕很看重这个器灵,只可惜到他手上也不能加以利用,不杀了这个器灵他的元神很难附在念青身上,可这器灵三界独一无二,除非念青主动让繁缕去附身,这样器灵才会顺从主人的意思,杀了实在可惜,若能利用岂不是更好。

既然她看重南虚这个师父,那么师父的师父救一下岂不是举手之劳,繁缕从南虚手上掳回了念青。

“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现在本尊要带她回魔界好好修养一番,等老子的信!很快,我们还会在这死亡谷前相见。”说罢便在一股邪气中消失了。

繁缕冷静下来明白这丫头虽法力强大但还不会自用,再由于她是魔族仙家共缔的独特血脉,突然的附身让她元神乱了,在加上器灵的阻碍,受不住吐血,得带回魔界让她和这器灵好好磨合一下,还得让她心甘情愿的帮他,毕竟就一次机会失败了这三界也就一同遭罪吧。

死亡谷外只剩下南虚和凌逸师徒二人,凌逸不明白师父早知林念青是魔族人一直护着她在云竹是为何,她到底是什么身份,魔尊还要利用她的力量去救天尊?天大的荒唐!我仙家天尊怎么会在死亡谷里,还要一个魔族人去救,而师父竟然对此人深信不疑,为何不去天界找众位神君来铲除这个所谓的魔尊,师父怕不是被这魔族人蛊惑了,死亡谷可是随意就能开启的,刚要满腹疑问的找师父问清,还未张口,师父却冷冷的说:“凌逸,今日所见所闻,万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记住,任何人都不许提。”凌逸凝眉只好拱手听令,心里却万般不解。

南虚望着魔尊的消失再望向亡谷,师父就在里面,咫尺之隔,可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一边是故人唯一的血脉,一边是自己的师父,他不希望其中任何一个人有任何闪失,他也了解天帝,他一定不会冒险允许他救师父别说去救,他根本不会信繁缕的话,不知道师父在亡谷里是否无恙,师父这一生为了天下人舍去了多少,操劳了多少心血,为天帝在这天界奠定地位立威信又付出了多少,如今遇险,只有那个被俗世逼他摒弃的魔族友人愿意执着的救他......

魔界蛮荒岭,林一别说带蓝卿赫平安出去,自身都难保,反倒全靠蓝卿赫保护他,林一可能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捉妖师护着,没了老大在,他跟着蓝卿赫都怕自己呼吸声音大,吵到他,和老大在一起时看着还像个人,此刻,他浑身是血的靠在石边休息,脸侧还在滴血,身上因打斗而撕破的衣衫已经被他扯了包扎着身上多处的伤口,没有剑的蓝卿赫身上只有一把随身带的匕首,方才也被妖兽吞进了肚子里,他与妖兽厮打时简直不管不顾,暴戾至极直取妖兽要害,眼底的杀气和眸中的森冷,这哪是人啊,捉妖师他也不是没见过像他这么杀气重的也是刷新了他的认知,以后更是不敢在招惹捉妖师了,这一路,跟着他打的过的便要它命,打不过的还好知道躲一躲,能不能带他平安出去不知道,反正能活着已经不错了。

夜晚,蓝卿赫失了唯一的武器,磨着一根粗枝用来防身,拼命只是因为习惯了,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不过现在他并不想把命丢在这,他想知道那傻女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受到伤害,她是否需要他去救她,她那所谓的师父这么久了都未来寻她,有这个小狐狸在,想必她若无事应该会回来找他,他其实是想亲眼看到她无事。

魔都魔君大殿里沉睡了几日的念青终于醒了,睁开眼看见一个头发凌乱一嘴尖牙的小鬼咧着嘴笑的十分难看,眯着眼盯着她,念青瞬间清醒吓的大叫着:“什么呀!”本能的身体往后挪着,小鬼见惊着她了,手脚并用的退后躲在了墙角,确定这小鬼没有威胁林念青才发觉自己身处在一富丽堂皇的屋子里,一张十分柔软舒适的床榻上,揉了揉额头才想起来自己昏迷前经历了什么,赤着脚到处在殿中徘徊,这比老头的主殿还大还气派啊,不过这阴阴的风格比老头差了些许,师父呢?这里又是哪?那个尊上的家伙差点要了亲命了,他为何要挟持她,还有林一有没有和蓝卿逃出去,她自言自语的全然不知都被悄悄出现在身后的人全听了去。

往后走着便撞在了他身上,回头就碰上一双带有冷冷笑意的眼睛,念青警觉的几步退后,打量了他一番,立马瞪大了眼睛扬起手刀冲那冷俊的脸上就是一劈,融也挑眉身子微微一侧就避开了,这丫头一醒来发的什么疯,还未开口,又是一顿拳脚,林念青和融也这两位魔族煞气的顶流居然在这魔君大殿上耍起了拳脚功夫,他倒是乐意奉陪,绛紫的长发随着武动的身子扬来扬去的,画面倒是挺入眼的,念青招招要命,融也躲的自在轻松,很明显念青的拳脚功夫实在是太差......

“是你吧!那天动手伤我师父的人!”融也握着她的拳头,勾着嘴角嘲笑道:“你师父就教了你这些吗?”说完一个反手将念青的胳膊拧到了身后让她不得动弹,念青挣扎的喊着:“放开我!”突然那小鬼不知道从哪呲牙咧嘴的跑过来咬住融也的衣袖让他松了手,又赶忙躲在了念青的身后,呲着牙他居然怕融也,融也脸一沉要收拾小鬼,念青一看小鬼这么护着她,自是挡在跟前瞪圆了眼睛不准融也欺负它,融也撇了一眼她那打不过还逞强的眼神,摆了摆衣袖,双手付与身后,转过身,墨青的发丝也随着转过的身子整齐的披在身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了,一股子王上的气质,念青觉得此人身份一定不一般,融也直直进了方才念青睡醒的房间,不客气的坐在了床上,不管怎样这里总算是出来个人了念青还是敢忙跟着融也。

“怎么样,本君的床睡的可还舒服?”融也一边说着一只手还拍了拍自己的床被,想到那日晚上,正在寝殿更衣准备休息的他,突然一阵邪风冲了进来,一道身影闪进来将自己推搡在后嘭的就朝床上扔了个什么,他融也是谁啊,这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敢这么狂妄的直接冲到他床上来,衣服都来不及系好,气愤的伸手去抓着来人,还没挨到就碰了个空,转眼来人已经瞬移在了身后,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转身时撇了一眼床上,躺的竟是自己寻的那丫头!

来人看不清长相,黑色斗篷着身,看的出此人是魔族人,气息如此强大在魔界这么久怎么从未听说有这么一个人,即便融也知道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他也丝毫没有怯场,他微侧头瞥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念青,这个魔族人难道知道这丫头的身份,难道他!融也突的瞳孔一惊,一步走到来人面前:“你是未......”话还未说完斗篷人伸出手摘去了斗篷,融也看见了此人的真正面目震惊到的连连向后退去了几步,惊惧之下立刻单膝跪地,他有些震惊到气息紊乱,喘息着还以为是未疆没死又回来了,却没想到更让他震惊的是竟是传说中的魔族创始尊人。

融也哪里见过魔尊本人,魔尊在他们这辈魔族人眼里都只是传说般的人物,以一人之力可颠覆三界的神人,之所以认得出来是因为传说中魔尊大人具有一双独一无二的焰瞳,他的瞳孔里有火焰的形状,具说挑战魔尊的人只是看了他的眼睛就会精神崩里七窍流血而亡,不过大部分都是谣言,过于神化了繁缕,但他确实拥有一双神秘的焰瞳,并且本人长的也不是传说中的如何煞气魁梧恐怖,相反样貌是万里挑一的俊生浑身散发优雅尊贵的气质,当真是与他传说中的样子大相径庭,不知道的只当做他是一位贵气的公子,哪里会想到他会是邪气缠身的魔族至尊,繁缕只可惜自己生了副与众不同的眼睛,辩识度太高,不管怎么变这焰瞳就是隐匿不了,多年来习惯着的一身黑色斗篷,使得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只听说他有一双令人窒息的焰瞳。

融也起身看着那双眼睛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魔尊居然就这样出现在了他面前,魔尊见他不可置信的样子挑了挑眉。

“本尊是谁想必你也知道了,这小丫头片子给本尊看好了。”便一阵邪风消失了......

“谁要睡你的床,你谁啊,这里是哪?”林念青无礼的语气让融也回过了神,他看着林念青的样子,她有着未疆的气息,长的却更像那个天族女人,只是眉宇间带着些未疆的神态,真的是她,他没想到她这些年竟会在南虚的手上,他不但没有杀她,还养着她做了她师父,天族的人果真都处心积虑,可笑,居然把她藏在那山上这么多年,可她还不是照样回到了魔都,这个真正属于她的地方。

“你倒是说话啊!”念青急了,融也这才起身,表情凝重,眸子也冷了几分,沉声道:

“这里,是魔都”

疆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