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之心念与青

卿之心念与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殊死斗树妖

“如果遇到了什么危险,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不要说话,记住,不许你做任何事情,只有这样你才能活着出去。”

“那你呢?”林念青不明白蓝卿赫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我的,答应我!”蓝卿赫再次紧紧抓着林念青的肩膀,抓到她吃痛,那句答应我接近于嘶喊。

林念青一把推开了蓝卿赫,他的眼睛里一时都布了血丝,气息也不稳。

“无论遇到了什么危险,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我林念青不需要你来安排,怎么你们谁都想让我按照你们说的去做,我不干!我不答应!活不活的出去我自己说了算!”

林念青从蓝卿赫身边径直走去,蓝卿赫突然变得这么反常,一定有什么原因,他怎么知道这里一定就有危险,想到这林念青停下了脚步,还是返回去站在蓝卿赫的眼前,蓝卿赫还是有些失神,如果林念青因为他的一己私欲而死了,他当如何,这不是他想要的......

“楞着干嘛,快走啊”!林念青伸手再次拽住了蓝卿赫的衣袖,不管他心里想的什么,但她不会撇下他一个人,就像他对她嘶声力竭其实句句都是在向着她。

蓝卿赫任由林念青拽着,他看着她就这样无所畏惧的样子,抬手挽紧她拽着衣袖的手,林念青楞住了,看着他突然牵紧的手,他神色凝重道:“抓紧我。”

林念青看着的蓝卿赫眼底的慌张和不安:“蓝卿赫,你到底怎么了,你与往日的你不同,你怕了。”

蓝卿赫依旧紧紧牵着她,眼眸低垂着,他是怕了,他怕护不住她,他牵着她,疾步向前走着,迷阵总有弱点,他要尽快趁这妖祟没出现前,将林念青从这个法阵里带出去,周围已经被迷雾布满,林子也突然变得阴暗,左右传来什么东西在地上磨蹭而去的声音。

林念青虽不知道他们入了迷阵,但她起码知道能使蓝卿赫这么紧张,定是已经在妖祟的掌控下了,看样子蓝卿赫早都知道这条路上有妖祟,他故意带他们走这条路,又让所有人回去,自己一个人来冒险,他明明负伤在身,炼妖壶也在凌逸手上,他到底想干什么,是因为她的跟来让他乱了阵脚吗......

他抽出长剑,将林念青护在身后,不顾那些隐在的声音拉着她继续往前走,似乎是在找什么,可是无论怎么走,他们都回到了原点,林念青发现蓝卿赫的的剑在抖,他在害怕,白虎城的那只狐妖差点要了他们的命他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你在害怕,你到底在怕什么?”

蓝卿赫似是没有听到林念青的声音,整个人都在死盯着周围,他的心已经乱了,根本没有察觉到林念青身后悄无声息的伸来一支粗大的树藤。

“蓝卿赫!你倒是说......啊!”

林念青的脚踝突然被缠住,接着一股力量将她整个人向后拽去,幸好蓝卿赫反应快,转身一个劈剑斩断了树藤,惊魂未定,紧接着四面密密麻麻的袭来了数不清的树藤,蓝卿赫当即提剑割破掌心,用血结印使出一个法阵将林念青圈在法阵中,自己则提着带血的剑,迎上袭来的树藤,树藤交叉袭击着蓝卿赫,蓝卿赫将剑抛在空中,剑心合一,长剑在他的意念下,在树藤之间翻飞而去,顿时斩杀一片,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林念青眼看着蓝卿赫被树藤缠在身上,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只有撞着这法阵想要出去帮他,可不一会,树藤也整个缠住了林念青的法阵将她整个包裹在法阵中,林念青只能在树藤的缝隙中看着蓝卿赫,看着他被树藤重重抽在身上,全身上下都被树藤缠绕,跪倒在地上,随后一声清脆,他的剑也落了下来,被树藤缠绕不见,蓝卿赫被缠绕的快喘不过气来眼睛却懊悔盯着林念青,不知道法阵还能坚持多久,林中此时突然甩出一支更加巨大的藤蔓冲着林念青的法阵而去,蓝卿赫艰难的嘶喊着:“不!”可片刻,法阵便破裂了,林念青瞬间也被藤蔓缠绕在一起,蓝卿赫绝望的奋力挣扎着身上的束缚,他越用力挣脱束缚反而越紧,直到蓝卿赫喷出一口血来。

“蓝卿赫!”林念青呼喊着他,他倒在地上,满口是血的摇着头,他似乎在说着什么,可是林念青什么也没听清,突然地下一阵震动,林念青抬眼看去,一颗巨大无比的树妖朝他们移来,树底下密密麻麻的藤蔓移动着似有几十人那么宽大的树身,这里是这颗千年树妖的地盘,整个林子里跟着传来阴森而低沉的笑声,林念青使劲挪动着身子想要靠近蓝卿赫,奈何他突然被腾起,那阴森的声音又响起。

“天龙城的捉妖师,怎么有种来的,以为会捉几个妖,就敢来拿我!”树妖言中的不屑和震慑。

蓝卿赫肃杀的眼神:“放了她!”

“放了他?哈哈哈......你是个什么东西,让我放了他!”

“巫连山!”蓝卿赫怒吼了一声。

树妖听到这个名字,整个林子都突然的一个震动,咬牙切齿的重复着这个名字:“巫连山。”当年巫连山差点就要了他的命,若不是他逃的快,千年的修为就与那叫巫连山的疯子同归于尽了。

而巫连山便是蓝卿赫的师父,他本不想提他的,可是要救林念青,只能拿师父来压它了。

“我得了巫连山的亲传,只要你放了她,留我任由你处治,若你敢杀她,这次一定让你死个明白!”

“笑话!就凭你!老夫可不是当年的我了,就算是巫连山亲自来了,也奈何不了我,你们两个今日,都得死!”

林念青使劲扭着手腕,破铃铛,你倒是发力呀,臭老头,你给的这破东西怎么还玩失灵,要是我死了,你可后悔去吧。

“蓝卿赫都这个时候了你说的什么话,要是你死了我出去了还有什么脸活着!”

蓝卿赫并未理会林念青而是向着树妖怒吼道:“炼药壶在我手上,你敢动手试试!”

树妖听到炼药壶,果然吓的往后退了退,蓝卿赫身上的树藤就在这一瞬间因为树妖的出神而松懈了稍稍,他使尽全身力气挣断树藤,他的配剑感受到他爆发的力量也从藤蔓中破出飞驰向树妖的正心,蓝卿赫破出后随即施出收妖的金印法阵,这一系列的反应让树妖连连后退根本来不及细想。

法阵让树妖忌惮,胡乱阻挡长剑的树杈连连失手,树妖还要提防着金光阵,已经乱了阵脚,蓝卿赫趁机救起林念青,将掌心的血溅在空中,果然不出他所料,迷阵的弱点就在此处,他抬手一仰长剑飞速转向落在他掌心,施法狠狠一劈,迷阵便破了一道口,可是树妖也反应过来,正凝神修复迷阵结界,蓝卿赫在那一刻狠狠将林念青推了出去,瞬间迷阵也恢复如初,只有林念青被甩出去后,在外击打着结界,可她身上沾染了蓝卿赫的血怎么也进不去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蓝卿赫的金光阵因为没有炼药壶出现而渐渐褪去,蓝卿赫看着林念青出去的方向,尽管身后发怒的树妖挥着树杈袭向他,他也没有转身,只是冷静的向着还在那里看着的林念青说着:“快走......”

蓝卿赫被粗壮的树杈甩在背身,顷刻便被摔落出很远,口中不停的咳着血,树妖被戏弄了,他不会立刻让蓝卿赫死,而是要折磨到他奄奄一息,蓝卿赫终于将林念青救出去后,整个人失了斗志,任由树妖折磨,眼神也变的空洞,他的思绪回到了若干年前一个大雨的晚上,小小年纪的蓝卿赫被数不清第几次的受挫暴打辱骂后淋在大雨中,他已经很努力了,不该是这样的,他觉得老天在故意针对他,所有的一切都不像父亲说的,他的坚持,他所有的努力都是无用的,他最看重的尊严被践踏着。

那一晚他拿起一个破碗结束了这一切,他眼都没眨的划破了喉咙,可是如同玩笑一般的第二天他在一个漏雨的破屋子里醒来,他摸着咽喉什么都没发生,还是饥肠辘辘的肚子,梦吗,不是的,原来他真的是被老天针对的,让他受尽折磨而永远解脱不了,而后的这很多年,他不止一次的玩命,都奇迹般的活下来,他本是去找仲启送死去的,却阴差阳错的成就了他,当仲启问他想要什么的时候,他只是决绝的说了一句杀了我,可仲启升了仙怎能乱杀无辜,何况这个小子成就了他,尽管之后的日子顺风顺水,他再也没有受挫,可心里依旧对自己命运被掌控了而愤怒,后来他找到了一个能算天命的深山隐人,他向他要了十个五百年的妖丹,才肯为他一算,蓝卿赫在短短一个月便拼了命的拿到了他想要的,算命的竟说他短命,当时差点就砍了他,可那算命的却说是时机未到,他的命早已注定,时机一到必死无疑,天命如此,在这之前,他就是被砍上一万刀也死不了,因为他该受的业还不够,蓝卿赫问到那时机是几时时,算命的却可恶的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便消失了,蓝卿赫便要破破这天命,他的死他非要自己主宰不可,来白虎城时便想好他要来会一会这千年树妖,他就不信什么天命,偏要破破这时机,破破这天命,他想知道到底是谁要这么折磨他的人生,但蓝卿赫不知道他的天命其实已经被另一个注定的邪煞星给破了,那时机已经过了,可惜的是天命破了,但蓝卿赫依旧会死。

疆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