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水而眠

第35章 理想型

PART 35

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就是痛苦吗?那追星女孩要怎么活?你不知道,你也不考虑,因为你只关心你自己。

——《眠眠细语》

兰蓝来墨韵的目的并不难猜,一个画家到拍卖行,除了谈合作,还能谈什么呢?晏初水猜不透的是,她一直和瀚佳合作,为什么还要来墨韵。

兰蓝是个女文青,却一点也不矫情,她是大大方方地来,大大方方地开门见山。

“我和瀚佳合作两年多了,但今年春拍的画价和去年差不多,没有太大波动,所以我想和墨韵试试,如果有晏总这样的专业人士在上拍前替我背书,我相信价格应该会有突破。”

一个画家能得到晏初水的肯定,身价必然上涨,这不是一件难事,却是一件为难事。因为晏初水觉得,她的画价已经过高了。

给高价的东西背书,他觉得有违专业。

“你现在的画价并不低,即便我替你背书,短时间内应该也很难有市场反馈。”晏初水沉下目光,算是一种拒绝。

“晏总夸过的画,价格上涨不是正常反应吗?”兰蓝有些意外他的婉拒。

殷同尘更意外。

挖都挖不来的画家,自己主动上门,他还拒绝?!

晏初水似笑非笑地说:“可拍卖的最终目的是卖出去。”

“假如一定会有人买呢?”兰蓝斜倚在沙发上,绛紫色的长裙衬得她气质如兰。

晏初水眸色转深。

他想起殷同尘之前提过,兰蓝的画只要上拍,就不用担心卖不掉。已经是高位的价格,还想继续走高,她的野心与自信可见一斑。

他思忖片刻,忽然改口:“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可以一试。”

拍卖行是做两头生意的,他没理由强行拒绝。

兰蓝微笑,“我相信晏总的能力,也相信墨韵的口碑。”

晏初水静默地笑了笑,尔后说:“既然要先背书,就得把过往的资料和之前上拍的情况都发一份给我,哦对了,还有画。”

“那是自然。”兰蓝起身,顺便向他发出邀请,“中午要一起吃个便饭吗?”

晏初水摇头,“不方便。”

“……”

在书画圈,这样为人处世还能够立于不败之地的,也只有晏初水一个人了。

别指望有能力的人脾气好。

这是殷同尘与他共事多年后得出的一句结论。

小秘书将兰蓝送出拍卖行,殷同尘出于尊重,也送了一段从会客厅到电梯的路,等他回来时,晏初水还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不管对老板有过多少吐槽,在这一刻,他的心情异常愉悦,这意味着他离当代书画专场的白手套又近了一步!

“晏总,你到底还是想通了啊!”

殷同尘留下了老母亲的泪。

“我是仔细想了想。”晏初水单手扶额,目光幽深。

“嗯嗯!”

“包装纸要用浅蓝色的,许眠好像喜欢浅蓝色。”

“……”

殷同尘深吸一口气,“我马上就去买!”

晏初水倒也不是完全不走心,他叫住殷同尘道:“等兰蓝的资料发来,你好好研究一下。”

“研究底价和报价方式吗?”殷同尘问。

不同的画家,不同的画作,在上拍前都要制定好拍卖方式,有的适合快拍,有的适合放慢节奏,还有的要吊人胃口,逐步拉高价格。

晏初水予以否定,“我要你研究买主,每一个买主的身份,以及这些人买画后的动向。”

末了,他又说,“再替我约一下刘清和刘江。”

“刘林的儿子和女儿?”殷同尘许久没有听到这两个名字,恍惚了一下,“是还要处理赝品的事吗?”

“当然要。”晏初水笃定地说,不然他为什么让许眠去瀚佳签约?

殷同尘不由地竖起大拇指,“老板你真厉害,为了事业连新婚妻子都可以签去对手公司!”

唔……

晏初水拧眉,他怎么觉得这话听着像是在骂人?

他有那么冷血无情,把所有人都当工具吗?

殷同尘含泪点头。

老板,你真的有。

***

他是一个冷血又无情的人吗?

回家的路上,晏初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可以肯定的是,他对大部分人和事都是极其冷漠的。

这个大部分,是99.99%。

保持距离感是他一贯的行事风格,而能够打破这份距离感,强行闯入他生活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小时候的许眠。

一个是现在的许眠。

换句话说,和晏初水关系最密切的异性,就只有她了,所以他无法接受许眠“可能”不喜欢自己这件事。

可能吗?不可能!

就算他冷漠了一点,但也不是不能改啊。

不是还有那0.01%吗?

到家的时候,许眠并不在,晏初水想了一下,转身折去隔壁。宽敞的画室里,弥散着淡淡的墨香,他四下观察,想找一个既显眼又不那么扎眼的地方,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放在卧室吗?

可许眠现在住在他的房子,应该只有白天画画的时候才回来,未必会进卧室。

放在画桌上?

那也太刻意了,而且笔墨纸砚自有香气,还是不要染上别的气味。

他在屋内转了一圈,最终锁定卫生间。

女生嘛,都是在卫生间里梳妆打扮的,把礼物放在里面最合适不过了。

晏初水自信满满地走进去,卫生间是干湿分离的,他左右看了看,在选择放在镜子前还是梳妆台上陷入了纠结。

事实证明,选择困难症绝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就在这档口,大门外响起一串密码按键音,他来得及回神,也来不及撤退。

最尴尬的现场就此出现——

许眠拎着一袋手抓饼蹦蹦跳跳地开门回家,就看见了正从卫生间跑出半截身子的晏初水。

“……”

空气凝固,画面定格。

晏初水一半在门里,一半在门外。

许眠睁着乖巧的小鹿眼,认真地提问:“初水哥哥,你是来借厕所的吗?”

“……不是。”

“那你为什么从我卫生间出来?”

“我……”

他哑口无言,白净的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继而向下蔓延。

许眠眨眨眼,吧嗒吧嗒地向他走近。

晏初水心虚地往后退了一步。

小姑娘向前倾斜身子,脑袋几乎贴上他的胸口,隔着薄薄的一层衬衣,她听见晏初水纷乱无章的心跳声,仰头看去,是他上下滚动的喉结。

初水哥哥好紧张呀。

她清亮的眼眸闪闪发光,映着他局促又慌张的表情。

“你是不是想偷看我洗澡呀?”

“……”

***

为了自证清白,晏初水不得不把礼物交出来,不仅没能制造惊喜,反而有一种小学生被老师没收玩具的沮丧感。

还在站在卫生间门口被没收的。

许眠惊讶地接过礼物,浅蓝色的包装是她喜欢的颜色,上面还用同色的丝带扎着一朵小花,她好久没有收到这样精致的礼物了。

“送给我的吗?”

小姑娘捧着礼物,有点不敢相信。

这有什么不敢相信的呢,晏初水想,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就应该收各种各样的礼物啊。

他低眉点头,“是桃子的回礼。”

许眠兴奋地撕开包装纸,激动地叫出声,“哇,这个牌子好贵的!”

“是吗?”

他并不懂这些。

“真的!何染染卖掉一张画才买了一只这个牌子的口红,她说女生都用这个!”

糟糕!

晏初水在心里暗暗叫了一句。

早知道应该买口红的。

许眠拆开外盒,拿出香水,在自己的手腕上喷了一下,然后踮起脚尖,把手送到他的鼻下。

小姑娘的手腕细细白白的,淡青色的血管衬得她愈发柔弱,整个人就像一只软乎乎的粉团子。

想咬一口。

晏初水弯下腰,低头凑近。

微酸的桃子混合了杏仁的味道,另有一些花草的香气。他怎么觉得……还不如她身上的味道好闻呢?

他再一次后悔自己没有买口红了。

不过许眠十足的开心,看得出来,她喜欢这件礼物是超过一旁的手抓饼的。

晏初水觉得自己赢了。

香水赢了手抓饼,就等于他赢了火腿肠。

自信驱使下,他趁机发问:“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

“什么人?”

小姑娘沉浸在收礼物的喜悦中,一时没反应过来。

晏初水的耳根又红又烫,他抬手搓了两下,又清了清嗓子,尽力让自己的语气随意又平和,并不多在意的样子。

“我是说,假如不是为了拿嫁妆,你原本想和什么样的人结婚?”

说这话的时候,他是半弯着腰的,一向淡漠的眉眼也有了期盼的光,定定地望着她,恨不得替她把话说了。

喜欢我这样的吧。

他想。

许眠说:“我喜欢幽默的人。”

“……”

幽默?

好像和他关系不大啊……

晏初水的自信丧失了50%,他继续追问:“那除了幽默呢?”

就没点别的什么,比如才华啊,相貌啊,学历啊……

“那就是温柔了!”小姑娘举手抢答,“我喜欢脾气好,不随便生气的人!”

嗯,很好。

可以说是和他毫无关系了。

晏初水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喜欢幽默和温柔的人,还能粘他那么多年,她是有受虐倾向么!

带着一缕残存的不甘心,他最后问了一句。

“那……你觉得我温柔吗?”

许眠抬头,她握着的手抓饼比她的小臂还粗一点,薄薄的饼里裹着鸡蛋、肉松、里脊、还有两根火腿肠。

而她看晏初水的眼神,比这个饼还要复杂。

“初水哥哥……”她嗫嚅道:“你想教训我就直接说,不用铺垫的。”

“……”

漠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