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戒

第28章 震惊

司徒雪看着陆直竟然能将《赤阳剑》第一层运用的如此灵活,暗道陆直是个武学奇才,即使五行资质也能将平凡的一招变得不再平凡,奈何修为有些过低,不然即使自己也难以应对。

她抽身而去,脚步轻踏,飘渺的身姿在剑影中好似轻舞,闪躲之间没有惊起地上的一丝尘土。

“怎么可能,我虽然仅仅是展出《赤阳剑》第一层,但凭借我对剑道的领悟,即使同阶修士也不能胜我,难道这就是境界的诧异?”

他去不知道,就凭刚才与司徒雪交手的片刻,他所反映出的功法基础和剑道领悟已经足以傲视同阶修士,即使司徒雪没有施展境界威压,也只是堪堪躲过对方的剑招,在不出剑的情况下,却是拿陆直没有一点办法。

“陆师弟小心,我要出剑了!”

轻喝一声,司徒雪心念一动,从储物袋中取出本命佩剑,顿时一种强大的气势冲击着陆直的脸庞,感受到这种浓浓的气势,陆直非但没有一丝怯意,反而在心中燃烧起满腔的豪情,不留手,全部元力都灌输到剑身之中。

“嘭!”

两剑相交,轰鸣之声不绝于耳,陆直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尽全力去迎接对手的攻击,但作为对手的司徒雪内心震惊却是瞬间激起。

即使自己出剑,陆师弟也能从容应对,可见他确实有些本领,难怪宗主师叔会对他另眼相看,这样的弟子才是玄剑宗中兴的底蕴。

收起心思,司徒雪完全投入到交手之中。

面对陆直蛮横的打法,司徒雪可是不会与他比拼体力,她体内的元力还很充足,脚步轻踏,纵身一跃,顺势一剑下劈,一道闪烁着白芒的剑光向着陆直冲去。

心中知晓自己无法接下对方的一剑,陆直连忙向后退数步,《赤阳剑》第四层剑尖惊雷依然使出!

好似白日里突然天降骤雨,狂暴的雷声顺着陆直剑芒不断发出,丝丝闪烁着电光的微小弧度越聚越到,在陆直不断挥出的剑招之间,竟是积累出一道道明晃晃的闪电!

司徒雪轻皱素眉,暗自将体内一半的元力都灌注到剑身之中,向着陆直闪烁着雷光的一剑挥去,同时向前逼近,身体摇摆之间,快速冲到陆直身前。

没想到自己蓄力使出的一剑被对方举手投足间解决,陆直脚下猛的蹬地,身体重心前移,迎接着司徒雪的一剑,即使不敌,他也不会退缩!

虽然知道陆直还有后手没有施展出来,但看到陆直竟然如此莽撞的就去接下自己的一剑,心中隐隐有一丝后悔,不过现在她也无法收回之前的一剑,只能希望陆直受的伤势尽量小些,否则她会自责万分。

看着急速的剑芒在自己眼前,陆直心中也有一丝后悔,但既然已经到这这个地步,想要抽身已经不可能,只能以自己最强的招式应对。

“一剑破天!”

吞下一颗回气丹,陆直心中一狠,将丹田中所有的元力都调动出来,手中青山断剑已经泛起真正浓烈的光芒,断剑飞出,向着司徒雪的一剑狂暴冲去!

即使青山断剑袭向司徒雪,陆直对能否接下她此次攻击仍然没有丝毫信心,只见他右手在甩出法剑的同时,五指向天,正是施展《断天指》的征兆!

青山断剑和司徒雪交手在前,饱含陆直全身元力的一剑,伴随着一剑破天的强大剑势,与司徒雪看似无力的一击猛然相撞,然后便是一声巨响,就连陆直正要施展的《断天指》几乎被震得都要被迫中断。

司徒雪躲过了这凶险的一击,加上之前交手所耗费的元力,此刻她体内所剩元力不足一半,刚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与第一个大境界的修士对敌,司徒雪的元力就剩下不到一半,这是她之前从未想象到的事。

“停!”

陆直全身元力枯竭,正要使出吞吐灵犀,下一刻听到对方一声“停”,自己下意识收回了将要施展的功法,这回真的差点走火入魔。

“师姐啊,你是怎么了,在这个关头喊停,知不知道有些时候是不能停的啊。”陆直双手上端,无奈道。

不知想起了什么,司徒雪听到陆直的抱怨之后,俏脸竟有些泛红,“原来不知道,陆师弟竟如此不守规矩。”声音婉转动听,如莺啼,似雁鸣。

陆直再度无奈起来,心道,自己什么时候不说规矩了,是你说要停的好不好。

不过陆直也只是心里想想,嘴上却是半点埋怨都没说,毕竟对方可是他的师姐,还是玄剑宗地位很高的核心弟子,他这点微末修为在对方面前,是在提不起埋怨的劲头。

程易白一直在一旁观战,寡言少语是他的性格,但是在心里,他对此番陆师弟的表现大为震惊,凭借着练气期第七层的修为,竟然能逼得司徒雪出剑,而且看样子陆师弟还没有用尽全力,这样的人物竟然还能如此安静的呆在炼丹长老门下,做一个籍籍无名的记名弟子,如此心性,如此实力,将来必成大器!

陆直不知道程易白心里所想,如果知道,他一定会大喊冤枉,他也不想籍籍无名啊,只不过他实力提升的太过奇异,如果这么早就锋芒毕露,一定会让人察觉的不同寻常,到时自己的秘密就很有可能被别人挖出来。

陆直不想冒这个险。

“这不是外门废物吗,什么时候有胆到内门的?”

就在司徒雪和程易白对陆直修为大为震惊的时候,院外传来一声不友好的问候。

定睛一看,原来是许久不见的赵剑阳,陆直对他可是记忆深刻,当日若不是他几次三番对自己讥讽有加,自己绝对不会与他交手,不与他交手,也就无法得到父亲的传承了。

陆直看向赵剑阳的时候,正是带着这种又爱又恨的复杂心情。

与陆直的心情不同,司徒雪和程易白看到赵剑阳的时候,心里一直存在的疑问终于豁然开朗。

他们来这里找陆直并非仅仅因为宗主师叔的话,毕竟即使内门考核之时宗主有多看好他,在得知他属于五行资质之后,对他的期待立时减了几分,五行资质号称修炼界最烂资质,即使是他也无法避免。

两人心中的疑惑,除了宗主的话,还有剑林中,同为核心弟子的赵剑天师兄为什么不顾身份,要为难陆直,甚至他们还感受到赵剑天的淡淡杀意。

看到赵剑阳之后,他们就明白了,正是赵剑天的弟弟赵剑阳与陆直交恶,赵剑天才出手为难他,更是因为在亲自领会了陆直的可怕之处之后,使得原本只想让他退出内门考核的赵剑阳心中生出灭杀陆直的想法。

这样的人如果是自己的敌人,只怕他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司徒师姐,程师兄,你们也在这里,刚刚看到家兄,师弟还问他知不知道司徒师姐在哪里,想不到真是巧。”

看也不看一旁的陆直,赵剑阳向对面的司徒雪和程易白躬身行抱拳礼,虽然口口声声称“师兄、师姐”,但从他语调中不难听出一丝轻佻。

司徒雪闻言,眉头暗暗地皱了一下,一闪即逝,没有被躬身行礼的赵剑阳看到,倒是被一旁的陆直看了个透彻。

看来赵剑阳在内门也不受待见啊,只不过有一个核心大弟子的哥哥撑腰,行事如此嚣张浮躁,真不知道赵剑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弟弟。陆直虽然没说话,但看到他,心中还是不由自主产生反感,尤其是他言语中竟然对司徒师姐不敬,这让陆直大为恼火,恨不得当即上前去狠狠扇他两个耳光!

“原来是赵师弟,不知家兄闭关结束了吗?”司徒雪冷冷问道。

在内门考核之后,由于面临即将晋级,赵剑阳不久之后就闭关了,现在刚过了半个月,当然不可能出关。陆直暗想,师姐这般问话是不是有什么含义?晋级成功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突破的,如果失败,那时间久很短了,有可能今天闭关,明天就因为强行冲关而失败出关。看来师姐对赵剑天兄弟俩也有着不小的抵触啊。

赵剑阳倒是没听出司徒雪的话有什么隐含意义,脸上反倒露出灿烂笑容。这个婊子之前拿我我当回事,现在看到我晋升到筑基期了,我哥哥又快突破筑基后期成为大圆满修士,这才对我另眼相看,真势力啊。

他心里在鄙视他人势力,莫不知他自己是多势力的一个人,况且他连司徒雪话中的意思都听不出来,注定一辈子成不了什么大事。

“回司徒师姐的话,家兄刚闭关半月,想必还没有达到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不过我相信凭借兄长傲人的天资,一定能够达到大圆满,甚至晋级金丹也有可能。”说到晋级金丹期时,赵剑阳眼中露出一丝狂热的光芒。

“司徒师姐怎么会和这个废物在一起,师姐你不要被他骗了,他就是一个侥幸通过内门考核的废物,就连的参加考核的资格都是通过救了什么……天麟枝得来的,师姐你怎么能够更这种小角色一起来往,这不是脏了你的声誉吗?”

路痴谷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